<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歷史小說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 第一百三十章:朕講理

          第一百三十章:朕講理(1 / 2)

          自老爹去面圣時,安位便開始焦慮不安,果然,還是被皇帝扣在四川回不來了。

          水西安家,本來與眾土司商議了一年多。

          大家都約定好了,你安邦彥與奢崇明,一個四川,一個貴州,同時舉義,然后眾土司再群起響應,推翻明朝暴政。

          安邦彥等奢崇明先舉義后推遲起事,這已經引起不滿。

          去面圣,絞殺昔日盟友宋萬化,更是觸動了一些土司的底線,其實王三善動兵以前,安位在貴州,已經是獨木難支的局面。

          如今,安位雖是繼任為安撫使的人選,卻成了名副其實的過街老鼠。

          他望著被人呈送上來的最后通牒,嘆了口氣,水西安氏徒有二十萬眾之虛名,若朝廷大軍追擊過來,無論如何也是打不贏的。

          何況安邦彥和安效良還被扣押在朝廷軍中,僅憑他自己,實在難以力挽狂瀾。

          安邦彥為人殘暴,常以射殺漢民為樂,政治大局上,又是個首鼠兩端,無利不起早的人。

          其子安位,卻生性懦弱。

          朱由校這份通牒一到,安位沒有一丁點頑抗的心思,當即就在商議如何負荊請罪,向朝廷請降的事。

          “什么、你要請降?”

          眾人正在商議,卻聽門外傳來一道女人的聲音,卻是安位之母,奢社輝怒氣沖沖地走來了。

          這女人一來,安位即驚的渾身發抖,下意識站起來,將自己的位子讓空出來。

          奢社輝是奢崇明之妹,雖然是個女人,卻比大多數歸附水西的土酋都要強勢。

          得知自己哥哥被皇帝下令處死,傳首西南的消息后,奢社輝悲痛欲絕,發誓將率水西安氏,與朝廷抗爭到底。

          她痛罵安位懦弱,要投降扣押他親生父親的仇人,其實心中早就知道,水西不降,安邦彥只會死的更快。

          “我水西何曾叛國?王三善無故發難,朝廷又說什么改土歸流,是要逼反西南土司嗎!”

          “聯絡東川土司祿千鐘、武定土司張世臣、沾益土司設科…”奢社輝嘴不停,一連串說出了三十余家土司的名字,道:

          “就說朝廷無道,無故屠我水西族人,逼反西南!”

          “母親…”安位大驚失色,忙勸道:“朝廷大軍,豈是我等土司能相抗的,不要抗拒天兵,為水西招惹禍事啊!”

          “天兵!?”

          奢社輝已因兄長之死徹底紅了眼,她冷笑連連,道:“我水西勤勤懇懇,世代忠于大明,鎮守邊疆近三百年!”

          “那王三善無故屠戮我族人,皇帝卻如此不明事理,竟庇護那個賊子,簡直是昏君!”

          “大明到了他的手里,是該亡了!”

          安位抖著手,聲音愈發低了下來,喃喃道:

          “慎言、慎言…”

          諸土司面面相覷,各都有心思。

          少傾,一人站立起身,道:“這次安氏是下定決心,要舉義了嗎?”

          奢社輝看了過去,怒道:“朝廷于貴州行此人神共憤之舉、天怒人怨,安氏是在順應天意!”

          諸土司無奈,對視一眼,見奢社輝已失了理智,便無人復再勸言,只是在心中盤算。

          幾日過后,云南,東川土司。

          最新小說: 我真不是吃軟飯的啊 美食百味屋 從饕餮開始 神話行者 最佳軍旅導演 命運決定 斗羅之重振藍霸 被影視耽誤的歌神 我奪舍了渡劫老祖 大唐的旗幟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