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六十四章 最后(一)
              基地的亂暫時影響不到張木清他們,此刻他們還悠哉地在院子里堆這雪人。

              張木清正在給張團子和張團團做雪雕,可惜他有些手殘,只做出一大一小的雪球,雪球上面有兩個孔,看起來應該是眼睛

              “爸爸~~哈哈哈~~~”張團子看著張木清花費了一個小時,竟然就做出兩個雪球,頓時覺得自己無所不能的爸爸終于有了一些煙火氣息,反倒開心起來。

              張團子帶著張團團飛到雪球的前面,在雪球身上又戳出兩個洞來,“這是鼻子~~”

              然后又推了四個小巧的雪球放在雪球的兩邊,“這是腳~~”

              這雪雕怎么看怎么抽象!

              “接下來我們堆一個爸爸吧~~”張團子和張團團開始滾雪球。

              修樺看著那一大一小的雪球笑得開懷,“你們這個就算完工了?”

              “那交給你來處理后續。”張木清把手里的小鐵鍬遞給修樺,自己便去和張團子他們滾雪球去了。

              “好吧!”修護拿起鐵鍬將兩個圓圓的雪球劃拉成橢圓形,又捏出兩個小雪球作為兩只豚鼠的腦袋。

              半個小時之后,修護還真做出了兩只豚鼠的雪雕,看起來像模像樣的。

              正待將另一個大的雪球雕刻出來,突然聽到有人在叫他們。

              “木清、修樺,徐揚來電話找你們。”薛閣將手中的電話遞給張木清。

              “好。”張木清接過電話,直接按了免提。

              “木清,基地里有食人者出現。”徐揚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原來是八個月以來,人類恢復了地球上少數的基站,制作了新型手機;同時張木清離徐家的基地也很近,所以通訊是暢通無阻的,但是自那之后徐家的人確實再沒有靠近過張木清他們所在的地方。

              新型手機制作好后,都是徐揚和一只進化白鴿溝通好后,請那只白鴿送過來的。

              “食人者時隔八個月,景月還是出現了”張木清看著院里的皚皚白雪,有一種總算來了的感覺。

              他們也曾去青山的另一邊尋找過,并未看到兀鷲和景月的身影,而根據張木清的推測,景月應該堅持不了半年就會現身才對。

              “應該是景月傳出去的消息,許多基地在同一時間出現了食人者,作案時間都是昨天晚上。”

              “嗯,那些食人者應該都離開了基地,他們應該會來我這里。”張木清看著院子里的被白雪掩蓋住的薔薇藤蔓,這些薔薇長得愈加茂密,它們的藤蔓已經延伸出去,將院外很大一塊面積都占據了下來,畢竟它們根本不需要自己狩獵。

              僅僅是張木清制作的營養劑就可以讓它們加速進化,急速生長。

              “那我帶人過來幫你!”

              “隨意,不過那些人又或者獸并不好對付,甚至會付出生命”

              “現在不阻攔他們,以后便更加艱難了!”徐揚也明白這個道理,何況他還欠張木清人情。

              “嗯,那先這樣吧。”張木清掛斷電話看著別墅里的眾人。

              “你們都聽到了,景月還沒有死。”

              “她是不是蠱惑了許多人,然后利用那些人來拖住我們,她在乘亂去抓團子”華子一正手腳麻利地給一只小鵸鵌鳥頭上藥。

              不過當初的小鵸鵌已經長到華子一一般高大,這只小鵸鵌算是和華子一最為親近的一只。

              傷口消過毒后,小鵸鵌便跑出門去,不怕冷地在雪地里撲騰著,這是它們第一次見雪,難免有些激動。

              “嗯,那些基地里被發現的尸體愈多,來的人就會愈多。”張木清拿起帕子給張團子擦起身上的雪水。

              而張團子從之前的一米之長,慢慢長到現在的一米五之長,三對翅膀展開也有兩米之寬,他在已不能趴在張木清的肩上,只能趴在張木清旁邊的椅子上;而張團團名副其實成了他的弟弟~~走到哪都被張團子踹到背上的包里。

              “可是基地里的雪將那些尸體都掩埋了,要統計出尸體需要一定的時間,但是也不會花費太多的時間。”修樺將鐵鍬放下,再將自己的白色手套取下來放在一旁的架子上。

              “所以他們會在尸體統計出來之前從各個基地出來,有可能今明兩天天趕到這里,不過最先到的是徐家基地的食人者,再是其他的基地的,他們想要車輪戰消耗我們,又或者是在這附近結合,然后一起攻擊我們。”張木清和修樺對視一眼,頗有些心照不宣。

              “可是食人者本就自私,怎么可能團結起來,所以我們根本就不需要怕他們。”修樺冷笑,“剛好薔薇們已經許久沒有見血了,來得再多它們也消化得了。”

              “聽你們的意思,他們是迫不及待來送死的?!”寇瓊挑眉,而她的頭發已經齊腰,簡單地扎在腦后,而她的腹部微微隆起。

              而她已經和華子一在一起,其他的男士對華子一真是羨慕嫉妒恨,畢竟這別墅里也就寇瓊和岑母兩個女士,作為單身狗的他們怎么能不羨慕!

              “不過我還有一個問題,要是那些人帶著炸藥,或者直接拿炮轟咋們怎么辦?”房子就在這里,搬不走,他們可不喜歡自己的家被炸得稀碎。

              張木清拿出一張不知何時畫好的地圖,上面標記著幾個基地所在的方向,而地圖中心正好是他們,“我之前已經仔細查探過,并在下雪之前就在那些他們應該會走過的地方布置了一些陷阱,也分別移植了幾株薔薇過去,同時我也將我那藤蔓的毒藥涂滿了薔薇的尖刺。”

              “我還放了一些”張木清詳細給眾人講著他的布置和他們該如何防守并進行反殺。

              而那些布置眾人都有參與其中,但是那些種植薔薇的位置和布置陷阱的位置有些不可思議,距離院子又有四百多米,他們就以為張木清只是將聚集在一起的薔薇分開種上,也便它們自己成長。

              不過若是這些變異薔薇沒有遇見張木清,那它們必定也會相互吞噬的,畢竟它們沒辦法轉移自己的根部,想要成長就只能吞噬附近的東西,而變異動物。

              ——

              徐家基地之中。

              徐揚正安排人手檢查所有的街道,并挨家挨戶查詢,而不過一個小時他們便找到了十二具尸體,無一例外,全是沒了心臟。

              看著一地的尸體,只覺得像是冰冷的雪花飄落心間,只覺得心里一陣涼意。

              “這些人怎么下的了手!”徐嬌握緊拳頭。

              “呵,他們不僅下得了手,還下的了口。”徐揚冷笑,果然,有的人類真的是畜生不如!

              “徐昊還沒有過來?”徐嬌轉身進入會議廳,看著那個空著的位置,心里更是怒氣沖天,“真是越來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徐嬌看向兩個犬類異變的警衛員,“你們去看看他到底怎么回事!”

              “是!”

              半個小時之后,兩個警衛員回來,卻抬著一句尸體,而這具尸體正是徐昊的。

              “報告,我們剛到門口就聞到血腥味,便強行破開們進去查看,只發現這具尸體。”警衛員將尸體直接放在會議室里,便退開幾步。

              “徐昊!”徐嬌看著徐昊的那睜得大大的眼睛。

              那眼睛似乎看到什么不可思議的一幕,而他正是和他兒子徐宇變異方向相同!

              “不會是徐宇干的吧?”眾人只覺得難以置信,畢竟徐昊是有多么寵愛自己的孩子,他們都是知道的,再怎么沒有人性,徐宇也不應該殺掉自己的父親才對!

              “不是徐宇又能是誰?!”徐揚蹲下身體,看著徐昊的雙眼,那眼睛里滿是不可置信,好似通過這雙眼睛可以看到當時徐宇殺害他的場景。

              眾人無話反駁,可是徐宇平日里出來驕縱任性一些,怎么看都不是會殺人的,何況殺的還是自己的父親!

              最可悲的就是徐昊,一輩子就這么一個兒子,一直往心坎里疼,可是換來的卻是自己的一條命!

              “真是畜生!”一個老者雙眼氣的血紅,“不過只是融合了動物的基因,怎么就沒點人性了!”

              “說他是畜生,都侮辱了畜生這兩個字。”徐揚也不管他們還要討論什么,直接開門走了出去,也就是這么一會,門外的尸體已經增加到了二十一!

              看見越來越多的尸體,徐揚著急起來,被這么多人圍攻,張木清他們如何撐得下來?!

              ——

              而空中的雪越下越大,地上的積雪越來越深,那一群從徐家基地趕往青山的食人者所化成的異獸,已經到了那個因為地震而裂開的深淵處。

              而數斯和颙就居住在這裂縫之中,昨夜突然降雪,它們便一直留在下面的一個洞里。

              它們也挺講究,將洞挖得很大,洞里還鋪著平整的石塊,安裝著幾個木制架子,還有幾塊干凈整潔的獸皮。

              它們對視一眼,在那些聲音消失之后,它們才從下面出來。

              “這些異獸有些奇怪?!”數斯看著已經遠去的那些異獸,“總覺得它們身上有一個腐臭的味道”

              “我也聞到了,和那只異獸的味道一樣。”

              “那只?八個月之前的那只?”

              “對。所以說那些異獸原本應該是人類,沒想到人類也有這么多會吞食同族。”颙微微瞇起四只眼睛,“它們前進的這個方向看來是要去找張木清的麻煩。”

              “那我們去幫忙嗎?”數斯煽動翅膀,讓自己的腳離開白雪,就這么光著腳站在雪地里,太冷了些。

              “”颙沉默了許久,它們并不喜歡人類,可是張木清確實幫過它們,也讓它們變得更加強大,“去吧,算是還他人情了。”

              “那就走吧。”

              兩只異獸速度比起那些殘次品快的太多,沒一會就追上了前面的異獸。

              于是一群食人者在沒有遇見張木清之前就遭遇了這些異獸的襲擊!

              ——

              青山腳下,張木清一群人正四散開來,隱藏到各自的位置,靜靜等待著那些‘異獸’的到來。

              可等到天黑也不見有什么異獸過來,幾人暫且回了別墅,吃了一些東西,準備回去繼續蹲守一下。

              “算了,你們先別出了,外面這么冷,就在這里等著吧,那些異獸過來,總歸會碰到陷阱的。”

              “好吧。”邵陽對自己和張木清制作的陷阱還算有信心,而且那些陷阱距離院子有五百米以上的距離,就算它們帶著火箭筒,那也炸不到院里里來。

              眾人散去。

              剩下的修樺看著張木清,“我出去看看吧。”

              “不用出去看,它們沒來,那必定是被什么東西絆住了腳。”張木清敲了敲桌面,又或者就是要把他們騙出去,逐個擊破。

              “好。”修樺正想勸張木清上樓休息,門口卻傳來翅膀煽動的聲音。

              推門一看,門口站的是當初的小麻雀,長得還是那么嬌小,看起來就沒什么戰斗力的那種。

              “小麻雀,你怎么來了?”修樺伸手,示意小麻雀站在自己手上。

              “數斯它們讓我來的,深淵那邊來了一群很是奇葩的異獸,數斯它們正叫了一群變異動物和它們打架!”

              “所以那徐家基地過來的異獸都被它們攔住了?”當初那兩只異獸可是表現得極度不喜他們的,沒想到還會幫忙。

              “也沒有,漏了兩只,應該快到門口了!”

              小麻雀剛說完,院外便傳來兩聲慘叫,慘叫之后便沒了聲息。

              “來了嗎?”

              “咋們快出去!”

              一群人正聽到叫聲便從各自的房間里出來,急急忙忙就想往外走。

              “沒事,只到了兩個,邵陽和我出去,把陷阱重新弄好就行。”修樺把小麻雀放在桌上,叫上邵陽,出去把陷阱重新做好。

              “怎么就來了兩個?”華子一正和寇瓊走在一起,本來他是讓寇瓊別出來了,寇瓊不聽。

              “數斯它們把徐家基地過來的異獸都攔住了。”張木清喂給小麻雀一些吃食,便讓它離開了。

              “那挺好的。”

              “那可真是幫了大忙”

              眾人松了一口氣,雖說他們準備很全面,但是他們不希望這個地方的平靜被破壞,這是他們的家。

              不一會修樺兩人便回來了,手里還擰著一之異獸,是一只變異虎。

              此刻的它身上滿是血跡,僵硬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顯然是被薔薇刺破了皮膚。

              張木清拿出試管,在對方的嘴中滴入一滴青色液體,只是片刻那只異獸便覺得整個腦袋可以動彈,但是身體依舊僵硬。

              “是景月叫你們來這里的?”張木清放下手中的試管,看著地上的異獸。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告訴我們吃同類的心臟可以完美進化,但是吃完之后,想要保持這份完美就需要來這里。她說這里有東西可以幫助我們完全穩定下來,從此以后,我們便是地球霸主,壽命也會增加到兩百年”

              出于對壽命和強大的貪婪,所以他們來了,可顯然他們嘀咕這里的一切,而他不過也是想等其變異者到來再靠近院子的,卻沒想到院子外面已經布置了陷阱!

              張木清嘴角抽搐,這是得多怕死,他還沒有問,就把所有的東西說了出來。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