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六十三章
              而被圍攻的景月見等不到鴕鼠出來,便想找機會逃脫,可是修樺已經帶著張木清趕來,藤蔓瞬間瘋長而出,將景月捆綁起來。

              尖銳的刺一下就刺破了景月的鱗片,不到三秒,景月便全身僵硬動彈不得。

              等到景月完全不能動彈之后,張木清便松開了藤蔓,任由景月從高空墜落下去。

              修樺看著手中的藤蔓,“這么高,掉下去會摔死的吧”

              雖說他很想殺了景月,可是地震剛過,各個基因還沒有能力去抵抗異獸的進攻,若是景月真的死去,那基地的人可就難受了!

              作為一株植物的張木清沒有說話,當然也是因為他說不出話來,他只是抖了抖那捆綁過景月的藤蔓,將上面的血珠抖掉。

              他的藤蔓在刺破敵人的皮膚后,會注入毒素,同時也會吸取敵人的鮮血,補充消耗的能量。

              而他是可以感受到血腥味的,普通的鮮血味道尚可忍受,可是景月的血讓作為一顆植物的他有些想要嘔吐,那味道太難聞!

              眼見景月就要落地,被摔得粉碎;突然一只巨大的兀鷲將景月抓了起來,兀鷲是靠靈敏的嗅覺來找尋腐爛的動物尸體,可見景月那**果真是腐朽之深。

              客戶兀鷲原本是生活在還把2500米到6000米的山地的,而他們這里的海拔一千不到!不過這也不奇怪,畢竟整個世界都已經亂了套,地球另一面的東西跑到了這一面也實屬正常。

              兀鷲一雙利爪深深抓如景月的體內,往山上飛去,修樺等人被這突然出現的進化獸驚住,一時沒有追上去。

              等到那兀鷲越過山巔,看不見身影,修樺才回過神來。

              “追嗎?”修樺看向手中的藤蔓。

              而兩只鵸鵌早已經追了過去,這里可是它們的地盤,竟然來了這么一只極具威脅性的大型猛禽,那必定是要將其趕出去,或者殺死的。

              張木清輕輕搖了搖藤蔓,任由它們飛遠,他用藤蔓指了指下方,修樺會意,飛了下去。

              數斯兩只異獸也跟了下來。

              地上的猙和瞿如已經被張木青五花大綁起來,不過就算他不綁住對方,猙也動彈不得,而瞿如的翅膀已經完全腐朽,無法飛行。

              “這兩只異獸怎么辦,殺了嗎?”張木青指著地上的異獸,這兩只異獸身上的氣息極其殘暴,必定是吃過人的,留著無用。

              修樺也看向張木清,張木清的藤蔓上下搖晃一下,表示可以,畢竟無論這異獸死不死,他都可以研究,但是死了之后再研究,反而更安全一些。

              張木清一點頭,數斯便迫不及待地上前,尖銳的喙刺破猙的脖頸,準確地將猙的動脈啄破,鮮血瞬間濺了出來,好在幾人躲得夠遠,才沒有被濺到。

              數斯又是一口,竟然直接將猙的脖頸啄斷一半,看起來血腥至極;數斯又來了一次,等猙的頭完全和身體分開,這才走開。

              猙很是后悔,早知如此就不該如此貪婪,只聽景月說這里有最完美的進化基因,只要吞食掉那基因,就可以成為整個世界最強的異獸!

              可是后悔也于事無補,死亡不會放過它。

              而翅膀已經腐爛的瞿如,正狠厲地看著他們,嘴中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

              不過它也就只能看著、叫著,基因被破壞的疼痛它再無能力反抗。

              而不管怎樣,瞿如還是被颙結束了生命。

              瞿如被它硬生生扯下了頭顱,血肉被撕碎的聲音讓修樺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這血腥的氣息仿佛刺激到了颙和數斯,它們開始仰天長鳴,卻不曾食用地上的異獸尸體。

              兩只異獸剛鳴叫兩聲,正待再鳴叫一聲,宣誓此地的主權時,兩只去追趕兀鷲的鵸鵌已經回來,聽到兩只異獸的鳴叫,瞬間炸毛。

              它們落入林間,兩只巨大的翅膀把兩只異獸拍打開,阻止了它們的鳴叫。

              “這里是我們的地盤!”兩只鵸鵌大聲說道。

              它們六張嘴,也開始仰天長嘯,又或者是仰天長笑,畢竟鵸鵌的叫聲在外人聽來就是哈哈大笑的聲音,頗有些喜感。

              “”兩只異獸收聲,自知理虧,對于兩只鵸鵌拍打自己一事也不計較。

              等兩只鵸鵌收了聲,修樺才問道:“那只兀鷲呢?”

              “跑了!”兩只鵸鵌頗有些惱怒,它們的速度已經夠快,沒想到還是沒有追上,又或許那只兀鷲是躲在了某個山洞之中,讓它們發現不了。

              “也不知道景月這次還能不能死里逃生?!”

              “怕是死不了,畢竟那兀鷲若是吃了景月,那同樣也會被景月體內的毒素影響,所以,能不能死,還不一定。”張木青用藤蔓裹起地上異獸的尸體,開始往回走去。

              “也對!”修樺蹙眉,不過死不了也好,總歸以后的他們肯定不會再怕她。

              ——

              修樺帶著張木清飛回別墅,進入別墅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張木清送回房間,而自己也回了房間穿起衣服來。

              穿上衣服的張木清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張團子,可等他看著窗口那個長著三對翅膀,長大了幾倍的張團子時有些蒙圈。

              “團子?”張木清看著變地完全不一樣的張團子,心里極為詫異。

              張團子看見張木清進來,像是見到救星一般,“爸爸~~”

              即使團子長成了大號豚鼠,那聲音依舊是原來的樣子,軟綿綿的聲音,和以前一樣可愛。

              張木清上前,打開玻璃窗戶,想要把張團子抱進來,卻被張團子躲開了。

              “爸爸~我的翅膀太鋒利了,我怕它傷到你~”張團子爪子上還沾滿了泥土,和一些鮮血,應當是他之前去埋土土的時候染上的。

              “沒關系的。”張木清看著退了一步的張團子,直接像之前一樣將張團子抱進懷里,而張團子的翅膀在碰到張木清的時候竟然變成了普通柔軟的翅膀,絲毫不會割傷人。

              “你看,你的翅膀沒有割傷我。”張木清揉著張團子的頭,看著他因為哭了太久變得有些紅腫的眼睛。

              “爸爸~~”張團子再以忍不住,撲到張木清的懷里。

              “嗯,爸爸在。”張木清抱起一米之大的張團子,又讓張團團爬上自己的肩膀,這才轉身出門。

              “爸爸~~”張團子將自己的頭放在張木清的脖頸之處,語氣之中滿是眷戀。

              “嗯。”張木清很有耐心,輕輕拍著張團子的背部,讓他放松下來。

              “我的好朋友土土死了”張團子依舊傷心,卻沒有在哭,只是在想為何他沒有早些變異,若是他早些變異,那土土說不定就不用死了。

              “”張木清沒有說話,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他,畢竟張團子知道什么是死亡。

              “但是我把殺害土土的鴕鼠殺死了!”

              “嗯,團子已經很厲害了。”張木清的聲音很輕。

              “可是我還是很難受,那土土的家人肯定比我還難受”

              “但是它們不會怪你的。”

              “嗯,我要和爸爸、團團、還有修樺,還有薛閣爺爺永遠在一起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好,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張木清抱著張團子,拿出一塊帕子打濕,為張團子擦干凈爪子,這才抱著張團子下了樓。

              “哎呦,團子學會變身了?!”修樺好奇的戳了戳張團子的翅膀,而原本柔軟的翅膀瞬間變得鋒利,險些割傷修樺。

              “團子你怎么還區別對待!”修樺改戳張團子的額頭。

              “哼!”張團子輕哼一聲,收起了鋒利的翅膀。

              “好啦,別逗他,讓他休息一會。”

              修樺聳聳肩不在逗弄張團子,安靜坐在一旁。

              而院子里的祝晉川和陳開峰幾人正在搭建房子,之前那兩只跟著張木清而來的蒼鷹也瑟瑟發抖地跟著陳開峰,正在學習正在要求房子的款式。

              因為它們的爪子不適合自己搭建房子,索性和陳開定制了兩間可移動的簡易木屋,它們只需要選好地方,把木屋搬過去就好。

              而它們則是以各種肉類和山中的野果作為報酬,所以別墅里的人這幾天在沒有缺過肉類和水果吃。

              幾人不知道的是,一個木屋要不了多久就會被它們玩壞,到時候還得過來找他們定做,這也算是長久的生意。

              而事后,張木清檢查了張團子的身體。

              應該是以前的張團子雖然被注射了最原始、最完美的進化基因卻沒有進化,是因為它所處的環境太過安全,所以那些基因在他的體內休眠。

              所以他唯一的變化就是比之其他的動物聰明一些,身體虛弱了一些,格外吸引異獸之外,再無其他變化。

              可是后來遇到張木清生死之際,他的情緒崩潰,激活了體內的休眠的基因,然后又被土土的死刺激,便一下子變了身。

              ——

              半年之后。

              當初那小麻雀的效率很高,自從和小麻雀說了之后,青山下的別墅里便陸續迎來了一些異獸,這些能來的異獸,都是可以交談的,不像猙和瞿如,身上只有狂暴的氣息。

              這些異獸也說話算話,來到別墅也不生事,按照張木清的要求,注射了基因穩定劑之后便離開了,又或者大部分的異獸都是懼怕鵸鵌,不敢在此處生事。

              而張木清他們的生活也歸于平靜,張木清每日里都在制作基因穩定藥劑,為下一個到來的異獸使用;而修樺則是每日里帶著張團子和張團團出去轉轉。

              他還請岑母縫制了一個小包,張團子便每日里背著那包,帶著張團團飛,從此兩只豚鼠的活動范圍越來越大,因為張團子的飛行速度比修樺還快!

              華子一依舊要給那群戰斗狂治療脫臼的翅膀和傷口,光是每天給一群鵸鵌治療,都能讓他忙到很晚。

              也有很多受傷的進化動物,會來到別墅看傷,而他更是一天比一天忙

              岑偉一、陳開峰、祝晉川他們依舊在制作木屋,因為來定制木屋的動物越來越多,可是青山上的樹越來越少,他們只能種植起樹木來,并不在制作木屋。

              而人類基地里的一切也慢慢穩定下來,并且他們大部分人都進行了基因融合。

              ——

              又是三個月之后,空中飄起了鵝毛般的大雪,只是一夜,整個世界都變成了雪白色。

              若啟基地。

              若之望正領著一隊人,向城門走去,而他的背上正有一對褐色的翅膀,看起來強大而有力。

              突然一個士兵踩到了什么東西,出于好奇,他蹲下身體,推開地上厚厚的白雪,卻被嚇得跌坐在地上。

              這人呆愣片刻便回了神,連忙叫住前面的若之望,“隊長!這里有一具尸體!”

              “尸體?!”若之望轉身走了回來,“把這尸體挖出來!”

              士兵聞言,便齊齊動手,將那尸體從厚厚的積雪之中挖了出來。

              這尸體已經被凍得僵硬,而他的胸口破開一個血洞,里面的心臟已經不在。

              “他的心臟沒了”一個士兵翻檢查這尸體的死因,說出了自己的判斷,“看他胸口的傷,應該是被猛禽類的變異人一爪穿透所導致的,而且從這人的面部表情來看,那個殺他的人應該是他認識的人”

              “季志揚,你抬上尸體,跟我回去。”若之望煽動翅膀,而身后的一名有翅膀的士兵上前抱起地上的尸體,煽動翅膀,往來的地方飛去,兩人巨大的翅膀,帶起了一片片雪花。

              等兩人飛遠,剩下的士兵沒這才交談起來。

              “季志揚運氣真好,竟然長出了翅膀,不像我”他看著自己的爪子,心里一陣無語。

              “你那個還算實用的,你看看我”只見那人身后長著一條條褐色的毛茸茸的尾巴,“我好不容易湊夠積分換來了獅子的基因可是你瞧瞧,我就長了個獅子的尾巴”

              “哈哈哈你這尾巴除了賣萌還能有什么用”眾人看著他的尾巴大笑起來。

              “不過二隊那邊有一個也是融合的獅子的基因,他的雙手就變成了獅子的爪子,看起來可霸氣了!”

              “對啊,你倒是可以和他聊聊,畢竟你們是同類”

              “算啦,他對我防備的厲害,基地里不是在傳吞噬同種進化者的心臟,可以促進自身進化甚至可以直接獸化嗎,所以他每次見到我就躲得遠遠的”

              “對,我也聽說了不過吃掉人類的心臟這也太邪惡了!”

              “剛剛那具尸體不就是心臟沒了?!”

              “有人吃了他的心臟!”眾人打了個冷顫,不在討論這個問題,越是思考,越是覺得可怕,何況那個殺人的和被殺的還認識!

              ——

              同樣的情況出現在各個基地,弄得各個基地人心惶惶。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