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六十一章 出城
              張木清和修樺四處看了看,便回到西門,給手機中備注為徐揚的打了電話。

              “徐揚,我們現在就在西門。”電話剛響,就被對方接了起來。

              “好,那你們等一下我。”徐揚似乎還在安排事情,說完之后便掛斷了電話。

              兩人等了十來分鐘,徐揚才跑了出來。

              “走吧,我先帶你們去吃些東西,再送你們去住的地方。”徐揚揉了揉太陽穴,一天一夜沒有休息,只覺得太陽穴酸脹疼痛,腦袋就要炸裂一般。

              “好。”張木清和修樺跟在徐揚身后,“不過吃的東西便不用準備了,我們帶了幾天的干糧,而且你們現在物資也很緊缺,不用管我們,給個住的就好。”

              “好。”徐揚點頭,他們的食物確實很少了,這次地震又損失了一大半;好在他們開拓出來的種植蔬菜的地方,并沒有受到太多的影響,但那一批蔬菜糧食還需要幾天才能夠成熟。

              徐揚將兩人帶到帳篷處,這里搭建著許多軍綠色的帳篷,住的也大多都是軍人。

              這帳篷不大,修樺只能將自己的前半身放進去。

              張木清進了帳篷,便從包里拿出東西,喂給修樺一些,自己也吃了一些,吃完以后便安靜的坐在帳篷里等待著黑夜。

              晚上十點,徐嬌幾人正在開會。

              “我們儲層的能源即將耗盡,電網和空中的磁場耗費的能源太多,只能再支撐兩個小時。”

              “除了醫院,斷掉其它地方所有的供電,優先供應基地的防御。”徐嬌也知道即使這樣也支撐不了多久,可是暫時沒有更好的辦法。

              “是。”男人慌忙離開,去處理能源的事情。

              剩下的幾人開始討論張木清提供的資料。

              “他提供的資料有沒有問題?”一個中年男人食指輕輕敲擊著桌面,他的兒子徐宇之前被蚊蟲咬傷,后來成了變異者,可是因為基因不穩,時常會失去理智,攻擊他人,所以又被放進了冷凍倉里,而冷凍倉及其堅固,在這次地震中,全都完好無損。

              “我下午做了初步的研究,沒有發現問題,而且我使用了所有剩下的營養液催生出了一株他所說的藥植,不過時間太短,那植物才剛剛長出一片葉子,還未成熟。”研究員用食指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根據他的介紹,這植物即使用最好的營養液催生,也需要四天才能夠成熟,也就是葉子變成紅色之后才能使用。”

              “四天,太久了!”中年男人焦躁地敲擊著桌子,“把他叫過來,問一下他那里有沒有制作好的藥劑!”

              “你急什么!”徐嬌看向焦躁的中年男人,“不管如何,我們都不能得罪他,不過請他過來問一問也可以。”

              徐嬌看向門口的兩位軍人,“去請張先生過來詳談一下。”

              “是!”兩人下樓,往帳篷所在的地方走去。

              很快就到達張木清所在的帳篷,借著天上紅色的光帶,隱約看到那帳篷門口趴著一個白色的東西,而帳篷里還隱約有張木清自言自語的聲音。

              “這些變異動物圍城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結束天上的光帶也不知道有沒有什么害處”

              甚至還有翻來覆去的聲音,好似一個失眠的人在思考問題一般。

              “張先生,上面想請您過去一趟。”兩人站在距離那白色影子十米之外的地方,他們擔心走得太近會惹惱那只進化獸。

              “張先生,您睡了嗎?”見無人回答,兩人便向前走進了幾步。

              而帳篷里又傳來一句,“今夜一別,也后別再來尋我。”

              兩人差察覺不對,幾步上前,而地上白色的影子哪里是修樺,而不過是一塊搭在木棍上的白布;而帳篷里哪里有人,只有一個閃著藍色燈光的錄音器!!!

              兩人連忙趕回中心樓!

              ——

              “什么!張木清已經走了?!”徐嬌站起身來,雙手緊握,臉色脹紅,進而發青,“他們竟然敢不告而別!而且他是怎么離開的?!那是丹頂鶴長得如此巨大,若是離城,不可能注意不到?!”

              “夜里太黑,我們沒有注意到有沒有人離開,但是那丹頂鶴肯定是沒有離開過帳篷的。”軍人低著頭,顯然有些緊張,頭上也開始冒冷汗,他們都沒有離那個帳篷太近,又因為進化獸襲擊基地,所以他們的目光也不是一直留在帳篷處。

              “算了,人都走了”徐嬌搖頭坐下,外面都是進化動物,他們能走也是本事。

              “那錄音器里,他留了一句話”

              “什么話?”

              “今夜一別,也后別再去尋他。”士兵說這話時有些結巴,畢竟總有人聽了這話會發火的。

              “他以為他是誰!能為我們服務是他的榮幸,什么叫別去尋他!”中年男人用力敲著桌子,原本老舊的桌子,被他用力一敲,竟然直接塌在地上!

              “徐昊!!”徐嬌有些生氣,這個男人真的是太過暴躁,容易壞事!

              “哼!”徐昊見徐嬌發火終于不再說話,心里卻嘀咕著,等他兒子徐宇恢復!

              “大家都散了吧,時刻警惕那些進化動物的情況。”有許多變異動物是夜行動物,而黑夜是它們最好的保護,所以晚上的時候總是需要花費更多的精力。

              “是。”

              眾人散去,忙碌于自己的事情之中。

              ——

              而張木清和修樺已經離開基地很遠,他們原本是想從那縫隙之中乘亂離開,但是徐揚竟然偷偷為他們打開了磁場,讓他們直接離開,甚至都沒有問修樺怎么會變成人。

              “徐揚這人還挺不錯的。”修樺化作丹頂鶴,帶著張木清漫步于眾多進化獸中間。

              它們畏懼于修樺的龐大和氣勢,任由修樺穿行而去。

              “嗯,比他母親好太多了,不過我給了他一只基因融合劑,是美洲豹的基因。我也給他說清楚了所有的利弊,以及吸收同為進化者的人類,可以提高能力”

              “為何要給他說這個?”

              “我不說,景月也會說的,但是我沒有研究過景月吸收景堯之后的基因情況,不過她的基因肯定沒有穩定下來,她可能會來別墅找團子,所以我們要在三天之內趕回去。”

              “好。”修樺有些后悔,當時景月抱著景堯來別墅的時候,他就應該把對方殺了的!偏偏他覺得景月就那樣痛苦的活著更好!

              兩人沒走多久就到了異獸所在的地方。

              颙[yong]和數斯也警惕地看著他們,這兩異獸都有些像貓頭鷹,只是一只人面四目,一只長著人腳,顯然是在貓頭鷹的體內,融入了人類的基因。

              “總覺得這人有些眼熟”颙的四只眼睛都看向張木清,“看到他就覺得極其厭惡!”

              “我也總覺得他長得有些眼熟”數斯也圍著張木清轉圈,“難道是因為人類都長得一樣?!”

              “人類!”颙突然看向那有兩倍之大的修樺,好似才反應過來張木清是個人類一般,“你怎么帶個人類過來!”

              這位兄臺,這反應莫不是太慢了些!

              “我來是想和你們談一談的。”張木清坐在修樺的背上,畢竟他若是離開了修樺的背,就得仰視那兩只異獸,他從不喜歡仰視別人。

              “我和人類沒有什么好談的!”颙的眼神犀利起來,好似下一刻就要攻擊張木清。

              “但是我知道拿你們做實驗的始作俑者是誰,我還可以制作基因穩定劑,可以排除你們體所有無用的基因。”

              “我們不需要什么藥劑,也不關心始作俑者是誰,我們只知道殺光了人類!”

              “你們基因看起來已經穩定,可是你們體內總還有一些多余的基因片段,那些無用的基因片段可能會引起二次基因崩潰。”

              “二次基因崩潰?”兩只異獸對視一眼,基因崩潰的感覺比之實驗的疼痛更加難受!

              “對,我可以幫你們,但是希望你們別再圍攻人類的基地。”

              兩只異獸突然退開十米左右的距離,低聲交談起來。

              “那些進化動物越來越不聽話了”颙歪著頭看向對面的數斯,而。

              “對,而且進化獸里有一些進化得比你我快,它們就快要超越我們!”這也是它們猶豫的主要原因,若是它們再不變強,又或者再次基因崩潰,那真的是要被那些進化獸反客為主,甚至被它們直接殺死!

              “可是我覺得答應他的要求有些不劃算。”

              “所以我們要商量一下”

              二十分鐘后,兩只異獸站在張木清面前。

              “首先我們只接受兩年之內不圍攻人類基地”

              “我們剛剛說的不是三年嗎?”颙的四只大眼睛看向數斯,數斯說話的聲音一頓,請問自己的兄弟老拆自己的臺怎么辦??

              數斯感覺一口氣堵在嗓子處,沉默半響,這才繼續說道:“我們接受三年之內,只要人類不主動攻擊我們,我們就不主動攻擊人類基地,但是我們只能保證我們兩個不帶領進化動物圍攻人類基地,其他的異獸我們可管不了。”

              “好。”三年的時間足夠人類發展了,總不會像現在這樣脆弱的不堪一擊。

              見張木清答應的如此快,兩只異獸總覺得自己虧了,可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它們不可能反悔就是。

              張木清把那只跟了兩人一路的小麻雀叫了出來。

              “小麻雀,你可以把我能夠制作基因穩定劑的消息傳遞出去嗎?想要的就以三年不攻擊人類基地為交換,還有那些進化獸受傷了也可以來找我,我就住在青山腳下。”張木清摸了摸小麻雀的頭。

              “好,這就去找我的姐妹們!”小麻雀迫不及待地飛進了叢林里,終于解脫了!

              事情定好,兩只異獸便發出長鳴之聲,聽到這聲音的進化動物們都一哄而散,而有一些食肉動物已經開始捕獵!

              一頭變異的白獅盯上了那只變異水牛,那水牛也不懼怕,頭上尖銳的大角對準白獅,卻也不主動攻擊,畢竟它的速度不及對面的白獅,倒不如以靜制動,做好防御。

              “它們都很強。”修樺看著對峙著的兩只進化獸,頗有些好奇誰會勝利。

              “它們兩個不會真的打起來的。”數斯自然是看見了數次這樣的場面,但是那一牛一獅,從來沒有正式開戰。

              果然,那兩進化獸對視片刻便各自離開,白獅則是選擇了一只還未走遠的野豬作為目標,野豬抵抗不了,只能成為白獅的食物,這也讓那些動物加快了離開的步伐!

              而基地的人頗為迷惑,就這么走了?!不會是什么陰謀吧?!

              ——

              基地內,徐嬌正坐在徐揚的身邊,而徐揚已經注射了那只基因融合藥劑,此刻的他已經基因融合完成,正坐在凳子上看著自己的爪子,。

              “你真不應該放他離開的,我總覺得即使我們根據他所說的做,也研究不出這么好的基因融合劑!”徐嬌看著徐揚,她已經知道是徐揚放他們離開的,也知道那個丹頂鶴竟然可以化作人!

              “母親,正因為這樣,所以我們需要和他保持好關系,而不是強迫他留下來。”徐揚迫不及待地嘗試起自己的能力,強大的力量是他迫切需要的。

              “也對。”徐嬌看著徐揚,心里的抑郁也消散了許多,無論怎樣,至少她的孩子可以很好地活下去了。

              至于其他人看到變異之后的徐揚是什么感受,她可不管,左右那些人也不敢再惹他們。

              ——

              三天之后,青山下,別墅二樓。

              今日的陽光很是明媚,天氣也在逐漸回暖,而兩只豚鼠正躺在窗戶邊上的小平臺上曬著太陽。

              張團子和張團團張趴在一個軟和的墊子上,身上蓋著柔軟干凈的粉紅色小毛毯。

              “團子餓嗎?”張團團舔了舔張團子的小耳朵,看著精神極差的張團子,心疼到只能時刻問他想不想吃東西,要不要喝水,要不要方便。

              “不餓~~”張團子地三十一次回到張團團,可能是之前睡得太多,他此刻并睡不著,可是他后腿有傷,爸爸不要他出去玩,他有些無聊地翻了個身。

              “團子小心點,別把傷口扯開了!”張團團緊張地看著翻身的張團子,哎,團子也太不注意了!

              “我沒事啦~~傷口都不疼啦~~”張團子好脾氣地看著緊張的張團子,將自己的腦袋搭在張團子的脖子背上,畢竟豚鼠有沒有脖子不太好說~~

              被當做枕頭的張團團,一動也不敢動,深怕碰到張團子的傷口。

              “不疼也要小心些,你失血過多,現在正貧血,不能運動。”

              “我就翻了個身而已,團團你太緊張了~~”張團子舒服地晃了晃頭,團團的毛可真軟,很適合當枕頭。

              “才不是我太緊張”張團團小聲嘀咕,突然兩只毛團子一起看向院外。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