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六十章 圍城
              張木清和修樺暫且留在遠處的山上,觀察圍攻著基地的變異獸;地震剛過,基地東門處裂開一道縫隙,無數進化獸想要通過那裂縫進入基地。

              而基地里的人,正拿著槍對著裂縫掃射,可情況卻不容樂觀。

              “一時半刻怕是結束不了。”修樺看著遠處那些進化動物不要命的攻擊方式,也看到人類抵抗很是艱難,下一刻就會被攻破一般。

              “能否繞路?”曹市長堅持不了太久,他們耽擱不起,等不了攻城結束。

              “可以,就怕被那些猛禽發現后阻難,畢竟我帶著你們兩個,不方便和它們對上。”修樺也知道他們沒有時間去等待。

              可是如何才能夠不讓它們發現,畢竟基地的整個上空都布滿了磁場,猛禽根本飛不上去,他們亦不例外。所以要進入基地,必須得走基地大門才行,可是現在的衛星電話又打不通。

              若是近了大門被那些基地的人當做進攻的進化獸攻擊,又或者進化獸們趁他們進城的時候攻擊眾人怎么辦?!

              “倒不如我用藤蔓將自己和曹市長包裹住,你就提著藤蔓做的籠子靠近西門,那里的異獸最少。”張木清腳下長出藤蔓,頃刻之間便圍成一個圓,將他與曹市長包裹起來。

              “也可,而且我看那西門處時我們的熟人徐揚,那人觀察能力很強,我們只要在接近的時候露出一點破綻,他應該知道怎么做。”修樺抓住藤球,向前飛去。

              “嗯。”張木清通過藤蔓之間的縫隙看著外面的進化動物和異獸,他看見了幾只熟悉的身影,也難怪它們會不要命地攻擊基地,因為它們憎恨人類!

              里面有一只人面四目的怪鳥,為《山海經》之中的颙[yong],長相有些像貓頭鷹;與它站在一起的是一只形狀如鴟而人足,名曰數斯的異獸。

              也有好些其他的異獸,可是修樺飛向太快,張木清沒有看清楚,那些異獸都極為聰明地站在后方,讓那些進化動物不要命地攻擊人類的基地,那些進化動物死傷無數,卻是和它們無關,可見它們是極為聰明的。

              “攻城是異獸對人類的報復”張木清表情平靜,可是他心里在想什么誰也不知道。

              “就算你沒有參與其中,同樣會有異獸,何況你的存在讓它們少受了一些苦痛。”修樺聲音很低,不想讓其他的動物聽到自己的聲音。

              基因融合的研究本就極其漫長,可是因為有張木清在,基因融合突破之快,也讓許多異獸免除了漫長的折磨,也拯救了許多動物的生命,但是他也理解那些異獸為何會憎恨人類,因為實驗的疼痛可以讓它們銘記一生。

              “嗯。”張木清沉思,也罷,過去的事情便不要再想,現在需要思考的是如何解決人類與異獸之間的恩怨。

              修樺速度很快,十幾分鐘就到了基地門外,他繞過前面的動物,慢慢向基地的城墻靠近。

              這基地的城墻修的厚實,上方是一個寬敞的平臺,軍人們正站在上面,攻擊著城外的變異動物。而圍墻的外層,是一層金屬片,此刻那金屬片正通上了點,所以這西門的攻擊并不凌厲,畢竟動物們都是懼怕電流的,輕易不會靠近圍墻,也就只能扔一些東西騷擾一些。

              “你上前去做什么?找死么?那圍墻上面可是通了電流的!”一只麻雀飛到修樺的身邊,想要提醒他。

              “你既然知道危險,又為什么要留在這里?”修樺看著那只小小麻雀,沒想到麻雀雖小,膽子卻大!

              “被那些異獸強迫的!”麻雀無奈,它就那么一小只,真是承蒙那些異獸看得起它!

              “那你躲遠一些,我先過去了。”修樺加速甩開小麻雀。

              而圍墻上的人正拿槍對準修樺,在他們即將開槍的時候,徐揚卻抬手阻攔了他們,因為他見到了藤球里面的張木清和曹市長。

              “別開槍,那是自己人。”徐揚讓眾人發下槍,對著張木清做了個手勢,便到操作臺將基地上空的磁場開出一道門來。

              修樺根據他的手勢尋到了那個可以進入基地的位置,順利地進了去;可是那只小麻雀也跟了進來,不過小小一只麻雀,對他們而言并不是什么威脅,小麻雀進入基地便蹲在修樺的背部,用修樺厚厚的羽毛把自己遮住。

              “丹頂鶴,幫幫忙,我不想再被那些異獸脅迫著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了。”小麻雀的話讓修樺收了動作,也罷,就讓它帶著身上吧,對他而言也沒有什么影響。

              而城墻外的的飛禽看著他們進入城內,卻沒有被磁場影響,便有幾只畫眉跟了過來,卻被磁場影響,直接摔到了地上。

              可即使摔到地上,也沒讓它們受傷,它們搖了搖暈乎乎的腦袋,從地上飛起來,停在一匹水牛的背上。

              這水牛明顯是一只進化獸,有兩米之高,巨大的角泛著悠悠寒光,它就那么站在里基地大門最近的地方,嚼著一口不知道從哪里找來的青草,吃的正開心。

              圍墻上的人也沒有攻擊它,他們和這頭牛已經不是第一次見面,這牛從來都是站在這里當一個雕像,若是那些異獸逼迫得厲害,它才會動彈一下,卻只是做做樣子,并不會真的攻擊他們,所以這西門守門之人即使很少,卻也很少發生傷亡。

              ——

              進了城的張木清收起藤蔓,看向迎面跑來的徐揚。

              “木清!”徐揚先是看了一眼張木清,這才看向昏迷的曹市長,連忙叫人將曹市長接過去。

              “曹市長斷了一只手臂,傷口已經感染,需要盡快處理!”張木清也顧不得敘舊,示意需要盡快將曹市長送去醫院。

              “好。”徐揚直接開來一輛車,讓人將曹市長抱上了車,隨后張木清也上了車;修樺則是直接邁開兩條細長的腿,都不需要加速就能追上了徐揚的車,比較這基地里也有許多垮塌的房屋沒有處理好,路上并不平整,那車也快不起來。

              “這是進化獸丹頂鶴?”徐揚通過后視鏡看著那看起來很是悠閑自在的修樺。

              自古形容丹頂鶴的詞語便是素樸純潔、飄逸雅致、高傲美麗、冰清玉潔、超凡脫俗等這些稱贊之語,可見此刻的修樺在眾人眼中是什么樣子,他的現身沒有讓人們恐慌,反倒引來了許多人的圍觀。

              “這是傳說中可載人的仙鶴嗎?”一個十幾歲的少女站在廢墟傍邊,驚訝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天吶,即使這丹頂鶴一只翅膀為黑色,一只翅膀為白色,卻依舊引得人們感嘆。

              “喵喵~~”好的鳥啊!一只橘貓被自己的主人抱在懷里,正從一棟已經裂開幾個縫隙的三樓

              ——窗口看著那與窗同高的修樺。

              “汪汪~~”一只金毛對著街上的修樺狂吠起來,金毛的主人連忙抱住它。

              “小寶,別叫,它不是敵人。”女人看著修樺正跟著軍方的車,自然知道修樺是站在他們這邊的,而他們對進化動物沒有偏見。

              “嗚嗚~~”金毛舔了舔女人的手,便不再叫喚,只安靜坐在女人的身邊,心里卻有些羨慕修樺的體型,要是它也可以長那么大,那它就可以養媽媽啦~~

              沒幾分鐘,幾人就到了醫院,醫生護士早已等在醫院門口。

              等到曹市長被醫生們接走,張木清這才環顧起這個他從未來過的基地。

              “城里建立了基站?”張木清見徐揚拿出手機,應該是給徐家的領導人打電話。

              “對,這樣通訊方便一些。”

              此刻徐揚手中的電話已經接通,對面傳來一個中年女人的聲音,徐家的掌權者是個名叫徐嬌女人,張木清知道。

              “我已經知道了,你先帶張先生來見我。”

              “好。”徐揚掛斷電話。

              “木清,我母親讓我先帶你去見她。”他打開車門,讓張木清上車,他們要去中心樓,那里是他們的辦公地點。

              “嗯。”張木請把自然知道徐嬌為什么要見他,徐嬌的名字里帶著嬌字,可是這個女人的掌控欲很強。

              ——

              車行駛了十幾分鐘,便到了中心樓,然而所謂的中心樓只不過是一個地震后未倒塌的小二層樓,而且這樓也滿身都是裂縫,頗有些搖搖欲墜的感覺。

              而這一路走來,有無數的人哭泣著尋找廢墟之下的親人,這次的地震帶走了太多的生命。

              修樺個頭太大,進不了房內,他本想變回人形,卻被張木清制止住。

              有些東西不適合讓他們知道,至少現在不適合;張木清示意他就在門外等待,自己則背著包跟著徐揚上了二樓。

              “這位就是張先生!久仰久仰!”徐嬌一臉笑意地伸出手來,“張先生看起來真是年輕有為。”

              “多謝夸獎。”張木清笑容很淡,語氣平靜,單刀直入地說道:“我把關于基因融合的最新資料帶來了,也不用再擔心基因崩潰。”

              “你竟然研究出來了基因穩定的藥劑?!”徐嬌沒想到他們整個實驗室,無數的人才研究了五個月都沒有研究出來的東西,被眼前這個年輕人研究出來了;這讓她更想將人留下,不管這人愿不愿意。

              “機緣巧合而已。”張木清將u盤和幾粒種子拿了出來,“這里面有所有的資料,這資料很詳細。”

              言外之意是,這資料很詳細,不需要在用到他,所以他不會留下來,他要回去。

              “地震剛過,動物們又在攻城,你們不如在城里休息幾天,等到動物們退去,你們再離開。”徐嬌自然聽出了張木清的意思,可是,總要等他們把這資料里的東西都弄清楚,才看是不是真的不再需要他。

              張木清輕笑一聲,“如你所愿。”

              “那我讓徐揚給你安排住處。”徐嬌讓站在一旁的徐揚將人帶走,而自己則帶著資料實驗室。

              他們的實驗樓已經因為地震而坍塌了,僅剩的幾臺儀器被搬到了中心樓的一樓,所以徐嬌只是從另一個地方下樓,將資料給了一個研究員。

              “看一看里面的資料。”徐嬌有些不相信張木清竟然不要任何好處,就將東西給了自己,有些懷疑這資料是不是真的。

              “好。”研究員是個帶著眼鏡的中年男人,他接過u盤,用自己那個在地震之中幸存下來的筆記本看了起來。

              ——

              張木清下了二樓便同徐揚告辭,“我在這城里隨便看看,你去忙你的。”

              “也好,那你把手機拿著,方便聯系。”徐揚把自己的手機給了張木清,城里的基站修的穩固,不過也因為這次的地震倒塌了一半,還是他們搶修好的。

              “好。”張木清把手機踹到包里,便轉身離開。

              等到離徐揚很遠之后,張木清才將包里的手機拿出來,又從包里拿出一個黑色小盒子,將手機放進盒子里,在裝進自己的背包之中。

              “你怎么還帶了信號屏蔽器?”張木清這想的也周到了。

              “嗯,這些安全基地本為了內部通訊肯定是要修建基站的,同時也是為了監控,無異我才帶了信號屏蔽器。”張木清走在修樺身邊,看著眼前的廢墟,人類在天災面前真的太過渺小。

              “好吧,那我們要在這里呆到什么時候?”這里看起來實在是太糟糕,他覺得呆在這里實在是又壓抑又難受。

              “今天晚上就走。”張木清也不想在這里耽擱太多的時間,他能給他們的,他已經給了;何況他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那我們怎么出去?”修樺這么大一塊頭,不可能有人看不見他。

              “有辦法的。”張木清笑了笑,沒再說話。

              修樺也弄不清張木清葫蘆里賣的什么藥,索性也不再管。

              ——

              而留在中心樓的徐嬌打開了監聽器,卻未聽見任何聲音,還以為張木清他們沒有說話,也就不管了,直接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地震剛過,她還需要做很多的事情;何況修樺那么大一塊頭,走到哪都很顯眼。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