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五十九章 一路順風
              蒼鷹只能算是中小型猛禽,等它們與修樺兩人來到別墅,看到鵸鵌這兩只巨大的異獸時,只能低頭表示臣服!

              張木清抱著兩只豚鼠從修樺背上下來,吹了一路的風,只覺得身體都有些僵硬了。

              修樺也有些累,等到張木清下去,他才煽動了一下翅膀;張木清連忙叫人從別墅拿出一套衣服,修樺也終于變回原來的樣子,是那種沒有翅膀的樣子!那一對一黑一白的翅膀已經被他收了起來。

              等他進入別墅,便被一群人圍觀起來。

              “這是修成正果了?”岑偉一好奇地看著修樺,真能從人變成鳥,又從鳥變成了人!

              “這是進化到終極形態了?”陳開峰圍著修樺賺了一圈,他也是覺得修樺這樣很是洋氣,所以他的基因融合選擇的就是修樺的方向,可是基因融合之后外貌變化是不定向的。

              也就是同樣的兩個人融合雄鷹的基因,一個可能會長出翅膀,一個可能只是長出雄鷹的尾巴,而陳開峰就是長出了白鶴的尾巴,完全沒用,還會影響他正常的生活!

              唯一的好處就是,反應更加明銳,動作更加迅捷,指甲也可以變成雄鷹的爪子,戰斗力提升,并且基因及其穩定。

              “”修樺翻了個白眼,尋了個張木清身邊的位置坐下,也順便看一下張木清懷里還不能動彈的張團子。

              “團子好些了嗎?”修樺碰了碰張團子的額頭。

              “好多了~”張團子聲音很低,卻已經可以自己動彈一下,傷口已經結疤,只要不劇烈運動,就不用擔心傷口再次裂開;可見他恢復的速度是多么的快了!

              只是因為失血太多,所以身體還很虛,需要多補一補才行。

              張團子舔了舔張木清和修樺的手,示意他們別擔心。

              “團子怎么受傷了?”華子一看著虛弱的張團子,有些心疼,這幾個月里,張團子和張團團帶給了他們許多的歡樂。

              “你們這次出去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薛閣看著疲憊的兩人兩鼠。

              “我們這次出去”張木清三言兩語將此次的事情說了清楚,也將景月吃了人的事情和結果說了出來。

              “也就是說吃了同為進化者的人,會促進進化?!”眾人驚嘆,忽而全部看向修樺。

              “我沒有!”修樺翻了個白眼,抱過兩只豚鼠,將他們送上樓去。

              “”眾人看著他的背影,有些尷尬,他們也不會覺得修樺這樣的人會吞食同類,所以這才好奇地看向了他。

              “進化到最后應該就是修樺這樣的,他們體內會有兩天完整的基因,可彼此相互轉換,也就是他可化而為鳥,也可化作普通人,也可以只長出兩只翅膀。”張木清靠在木椅上,解釋著修樺此前的情況。

              “普通人想要變異,變異的人想要進化到完美形態,而吞食同類可以促進進化這不就是一個惡性循環么?”華子一蹙眉,他只是融合了普通的植物基因,是一種普通療傷的藥草,對于進化到完美形態也沒有什么興趣,可是像他一樣想的人有多少呢?

              “或許吧。”張木清揉了揉頭。

              而上樓的修樺也下來了,兩人坐在桌邊;岑母也其后端上兩碗細面,里面有一個煎蛋,和幾片火腿肉,還有院子里中的青菜,看起來就很有食欲。

              “謝謝阿姨。”兩人接過面,大口大口吃了起來,他們一家一天一夜沒有吃東西了,只是喝了幾口水,這么大的一碗面,怎么著也可以吃兩碗。

              “慢慢吃,知道你們餓,我特意多做了一些。”岑母笑看著張木清和修樺,她還燉了一鍋山藥骨頭湯,那山藥是之前在山上找到的野生山藥,口感很好,只是燉菜比較慢,得等到晚上才能吃了。

              “哎我媽現在對你們可比我好多了那蛋我之前想吃,她還不給我吃”岑偉一靠在木椅上,臉上帶著一些嫌棄,眼里卻是滿滿的笑意。

              “嘿,你這孩子,咋們這群人里就屬你最沒用,不用吃蛋補充營養。”岑母不理會耍寶的岑偉一,轉身去了自己的房間,拿出她之前織好的毛衣。

              “又這么說自己兒子的么!”岑偉一翻了個白眼,他那里有那么沒用,好歹他還可以幫忙搭建院子里的架子啊!

              別墅里的眾人聽著這母子對話,全都大笑起來。

              “這不是你之前織的兩件毛衣嗎?是不是給我和木清的啊!”岑偉一看著岑母拿出來的兩件款式一樣的毛衣,不過兩件毛衣一件黑色一件白色,衣服上面還有織有梅花盛開的圖案,岑偉一伸手就想接過毛衣,卻被岑母推到一邊。

              “誰說這是給你的!”岑母等兩人吃完東西,這才把毛衣放在修樺和張木清的身邊,“這是給你們織的,最近天冷,你們又經常往外跑,我也幫不了你們什么,只能做做飯,織幾件衣服。”

              岑母也是多年前就認識張木清的,她也知道是張木清替自己的女兒找回了公道,她一直都很喜歡這個孩子。

              “阿姨已經幫了我們很大的忙了。”張木清拿起毛衣,這毛衣很軟和,摸起來也很舒服,張上面織出來的梅花也很精致,一看就知道這是花費了很多心思的,“謝謝阿姨,我很喜歡。”

              修樺也趕緊拿起毛衣,直接穿了起來,他身上穿的還是張木清的衣服,有些偏小,而他們也到城里去尋過物資,可是城里的衣服都被那些蟲類糟蹋,上面都是蟲類的卵和一些很臟的東西,眾人自認不太愿意拿來穿。

              倒是尋了許多封存得很好的布料和毛線,可以自己做些衣裳。

              修樺剛穿上毛衣,便覺得大小剛剛好,也很保暖,“謝謝阿姨,很合適。”

              “合適就好。”岑母笑道。

              ——

              吃完東西的兩人便上樓休息去了,而剩下的眾人則出去整理院子,而被遺忘在院子里的兩只蒼鷹,正瑟瑟發抖地蹲在角落里。

              “這里好嚇鳥啊!”蒼鷹一看著前面一身漆黑的鵸鵌,和身后蠢蠢欲動的薔薇藤蔓。

              “大白鵝怎么不出來!!”蒼鷹而緊緊盯著別墅門口,修樺體型雖然比它們大了許多,但是在它們眼里,修樺就是一只殺傷力極地大白鵝,而張木清更是一個戰五渣的植物進化者,都不足為懼。

              可是眼前這兩只巨大的鵸鵌不同,它們同樣是猛禽,而且是大型猛禽,比兩只蒼鷹厲害的多。

              而那成片的薔薇藤蔓傷害也是極高的,但是只要不被抓住就好,可壞就壞在它們一開始就落入敵方的圈套之中!與薔薇離得太近,即使它們速度再快,都躲不過去,所以它們此刻正在這里瑟瑟發抖!卻是一動不敢動!

              “他們或許把我們忘記了”

              兩只猛禽就這么呆著院子里,看著滿院子的小鵸鵌四處走動,它們也不敢走動,因為只要它們一動,薔薇便會向它們移動,像個監視者一般。

              直到岑偉一他們出來,兩只蒼鷹激動的大叫起來,“大兄弟,快過來把我們帶出這個鬼地方!”

              大兄弟??一群人看向兩只蹲在地上的蒼鷹,蹲在地上收起翅膀的它們看起來不大,而此刻它們原本兇狠的眼睛帶著一點點二。

              兩只蒼鷹緊緊盯著陳開峰,畢竟就他的屁股上掛著一個不倫不類的鳥類的尾巴。

              “你們在叫我?”陳開峰小心翼翼靠近兩只蒼鷹,見他走來,地上的薔薇便讓出了一條路來。

              “對!大兄弟快把我們帶出去,這里太嚇鳥了!”蒼鷹一撲騰一下,躲過那根即將綁住自己的藤蔓。

              那薔薇見自己被發現,便遺憾地退了回去。

              “你們和大哥一起到這里來做什么?”陳開峰帶著兩只傻鳥離開了薔薇所在的地方。

              “來學習怎么搭建房子,我看那些人類的房子住起來挺舒適的。”蒼鷹一羨慕地看著身后的別墅。

              “”為什么有兩只鷹來學習搭建房子,“你們變異動物不是在攻擊人類的安全基地嗎?怎么想著來學習搭建房子了?”

              “我們不喜歡打架,所以么有去,而且去的大部分動物都是受到人類迫害的。”總不能說他們比較怕死,所以才沒去的吧。

              “好吧,你們想學習搭建房子?這種木房子?”陳開峰指著一旁有些傾斜的木屋說道。

              “這種也可以,但是后面那種更好。”

              “那種我們也不會”

              “好吧,那就學這個吧。”

              兩只蒼鷹甚至還知道去抓幾只兔子和野雞充當學費。

              陳開峰拿去地上的野兔和野雞,“你們說我們能不能組成一個專門為這些異獸搭建屋子的團隊,說不定還能有穩定收入呢,哈哈哈。”

              沒等其他人說話,他自個便笑了起來,哪有那么多動物想要搭建屋子。

              ——

              張木清和修樺一覺睡到晚上,便又出了門,他們這次要去找曹市長。

              根據地震的時間來開,曹市長等人應該也沒有到達基地才對,也不知道情況怎么樣?

              “這天都黑了,你們還要出去?”岑母將中午就熬上的骨頭讓端出來,看著背著包裹準備離開的兩人,只得拿出廚房里的保溫桶,為兩人將湯裝上。“拿著路上喝一點,暖暖身子。”

              “好,我們要去找一下曹市長。”張木清將保溫桶提上,背上背著黑色的大包,帶著一些藥物和一些需要用到的東西。

              “那你們一路小心。”眾人目送兩人出門,看著修樺就在院里脫了衣裳遞給張木清,便化身為鳥,依舊覺得有些神奇。

              “嗯。”張木清將衣物塞到包里,便爬上修樺的背部。

              兩人就這么向著曹市長他們所走的方向找去。

              ——

              鳥背上。

              “根據他們離開的時間,和車速來看,他們應該在這附近。”張木清示意修樺飛低一些,借著空中紅色的光帶,隱約看到前方的山脈有一個巨大的裂縫,這裂縫深不見底,百米之寬。

              “看一看那裂縫附近,若是他們被攔住裂縫的這邊,那應該沿著裂縫尋找過去的路,若是他們已經到了裂縫對面,那應該快到基地了。”

              “嗯。”修樺應了一聲,便往前飛去,而裂縫的這邊,有車輛往山上開走的痕跡,看來他們還留在裂縫的這邊。

              修樺沿著裂縫,往他們汽車前進的方向飛去,沒走多遠就看見他們停下的車,因為前面已經是峭壁,無法開車前進。而這裂縫貫穿了整個山脈,也就是說他們想要過去必須越過這座大山才行。

              兩人繼續沿著裂縫邊緣尋找,果真找到了他們,他們來時是十幾人,現在只剩下六人。

              “木清?!”曹市長幾人正坐在一個平整的地方休息,而曹市長竟沒了一只手。

              “是我。”張木清從修樺的背上下來,看著虛弱的曹市長,檢查起他的傷口,這傷口經被雨水泡過,又沒有處理好,現在已經感染,必須的盡快回去治療才行。

              “張先生,您好,可以麻煩您送曹市長先回基地去嗎?曹市長的傷口再不治療就”那幾個曹市長帶來的人面露焦急之色。

              “可以,那你們慢慢趕路,我先帶回去。”張木清簡單為曹市長上了一些消炎的藥物,便將曹市長背在背上。

              “好。”幾人見曹市長可以先行離開,便不再休息繼續沿著裂縫前進,他們已經隱約看到裂縫的盡頭。

              ——

              修樺搭載著兩人,也不覺得累。

              速度反倒比之前還快上幾分,而背上的曹市長已經陷入昏迷。

              “我都不太明白為什么曹市長要跑這一趟。”他們和張木清的關系已經很好,何必多此一舉過來把人帶過去呢?

              “徐家的人不想把我研究出來的東西給其他的基地,所以他們想要控制我,但是知道不能來硬的,所以叫曹市長過來,希望我可以看在往昔的情面上和他回去,卻沒想到若家的來早一步。”

              “那你讓他們躲在后山不出來,就是擔心他們用強,把他們帶走,借此威脅你?”

              “嗯。”

              ——

              沒耽擱太多的時間,張木清和修樺便到了可看見基地的山上,可是基地的大門都被異獸們團團圍住,他們只能暫且留在這山上。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