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五十六章 局勢
              然而就在張木清他們離開的第二天,別墅里又來了一波人。

              領頭的便是曹市長,帶著十幾個全副武裝的軍人。

              曹市長看著關著的院門,只能拿出衛星電話給張木清撥打電話。

              他本想直接過來將人帶走的,偏偏這院子里太過安靜,好似沒人一般,也不能硬闖進去。

              電話響了許久才被張木清接起。

              “木清,你沒在別墅里嗎?”曹市長撥打的是他之前給張木清準備的電話,方便他們之間聯系,這五個月來,他們每隔幾天總會通話一次。

              “有人將我們從別墅里接走了。”張木清當著若之望的面,淡然接起了電話。

              “什么人?”曹市長蹙眉,他本也是接到上面的消息,要求他將張木清帶去保護起來,不過說是保護,其實就是掌控起來。

              他們之前的幾個月一只在研究張木清所給的資料,原以為有了那些資料,不需要張木清本人也是沒有問題的,可是幾個月以來,他們始終沒有攻克下基因不穩的問題,這才想要將張木清帶回去。

              “讓他自己和你說吧。”張木清將電話遞給若之望。

              “曹市長,您好。”若之望說話還算客氣,語氣平靜。

              “你是?”曹市長思考片刻,確定自己并不認識這電話里的人,這才問了出來。

              “我是若將軍的兒子若之望,我遵循若將軍的意思,將張先生帶過去。”

              “既然是若將軍的指令,那便請你們保證好張木清的安全。”

              “這個您放心,我們必定會全力保證張先生的安全。”若之望說完便將電話掛斷,卻也未將電話還給張木清。

              “你們很窮嗎?一部衛星電話而已。”張木清一手搭在玻璃窗上,窗外是飛著幾只毒蟲,現在天氣寒冷,毒蟲、蚊子已經很少,出門也算安全。

              “到了基地,我們會重新為先生配備通訊的衛星電話的。”若之望將那衛星電話扔到了窗外,后面的車輛經過剛好把那衛星電話碾得粉碎。

              “呵,我身上再沒有其他的通訊設備,你可以不把信號干擾器打開。”張木清一手搭在窗上,靠在身后,開始閉目養神。

              “有備無患。”若之望將干擾器打開,也開始閉目養神,他們趕了接近十天的路,這才從他們的基地來到這里,所以他們也是極度疲憊的。

              ——

              別墅門口的曹市長正在給自己的上級撥打電話,匯報此處的情況。

              情況說完,對面的人沉默片刻,便叫他先行回去。

              “好,那我們馬上回去。”曹市長掛斷電話,輕聲嘆氣。

              “曹市長,我們不進去看看嗎?”曹市長身邊的人看著鎖上的別墅大門,沒找到人,那不知道可以不可以進去找一找張木清研究過的資料,或許還能找到有用的資料。

              “進去做什么?張木清已經把所有研究的資料給了我們,進去也找不到什么有用的資料的,何況我們也進不去,你就沒有看出這薔薇有什么問題嗎?”曹市長搖頭,轉身準備上車,對于已經被接走的張木清心里很是遺憾,卻也無可奈何,他們現在沒有人力再去將張木清帶回來。

              之前被蚊蟲叮咬之后搶救過來的人,基因正在崩潰,變得極度暴躁,猶如一開始的修樺,會失去一段時間的理智;好在張木清說的很清楚,他們也有所防備。

              “這些薔薇不會都是變異植物吧?!”那人有些驚訝,變異植物都很難對付,何況是這么多株的變異植物,這變異植物長得還如此茁壯。

              這薔薇怎么可能長得不好,張木清他們捉到進化獸后,吃不下的骨頭都是給了這些薔薇的,何況張木清也曾給這它們配置了一些營養液,就放在院子里,它們可自行取用。

              “是,不然他們也沒法在這里生存這么久。”曹市長打開車門正準備上車,突然那原本沒有動彈的薔薇突然扔過來一樣東西,那東西是個黑色的小盒子,盒子里裝著一個u盤。

              “市長小心!”那些護著曹市長的人還以為遭遇了襲擊,全都拿著槍瞄著那圍墻上的薔薇。

              “別開槍!不能開槍!它只是給我送東西。”曹市長打開盒子看著里面的u盤,心里一整激動。

              可他的的話還是晚了一步,被槍指著的薔薇明顯被激怒,它藤蔓瞬間暴漲,直接將十幾人的槍卷了過去,有幾個人忍不住想要開槍,卻想起曹市長的話,硬生生忍了下來。

              薔薇見這些人識趣,也未傷人,只是將槍用力卷起,硬生生將那堅固的槍弄成了碎片;碎片落在眾人身前,嚇得幾人手抖。

              “”被這一幕刺激到的眾人,流了一聲冷汗,若是它們真開了槍,這些藤蔓必定像對待那槍一樣對待他們。

              “我們走吧。”曹市長拿起手中的u盤,便轉身上了車,雖然步槍沒了,他們也還有其他的武器。

              何況他們來的時候也沒遇到什么危險,之所以會來的比若家的人晚,還是因為被他們拖住了手腳,這才讓他們占了先機,;是有了手中的資料,那他們誰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占了先機。

              “是。”眾人步伐一致,上車離開,看他們的背影,顯得有些迫不及待,好似是被這薔薇嚇到了。

              曹市長心想,若是他們真強行進入這院子里,只怕別想要什么資料,甚至他們一群人都別想全身而退了。

              ——

              見這些人走遠,薔薇這才趴回圍墻之上;看起來格外溫順無害。

              而院子里偶爾有幾個冒頭的土撥鼠,它們正在菜園里拔除雜草,也偶爾將一些漏網之蟲捉住,將那些啃食蔬菜的蟲子扔給薔薇,薔薇則很是嫌棄地將那小小的蟲子埋在自己的根部吞噬掉。

              ——

              曹市長將u盤握在手里,那目光深邃而又悠遠,似乎在思考人類現在的局勢。

              現在的人類分為三個派系。

              激進派,以若家為首,他們繼續了景家的研究,強行進行了人體試驗,他們自立門戶,成立了‘若啟’基地,以若家只姓冠名,‘啟’代表著新時代的引領者,表示若家將會是新時代的引領者。

              平和派,以徐家為首,也是曹市長所在的這一派,他們也同意基因融合,以便提高人類的戰斗力及生存能力,而且他們異想天開,想要和那些進化獸們和平相處,減少戰爭,這才與若家的觀念不相符合,而且徐家的實力也弱于若家。

              守舊派,以葉家為首,致力于消滅所有異獸進化獸,想要回歸以往的生活;研究出各種基因破壞藥劑,想要消除所有異端;或許那些變異動物也發現了葉家的想法,所以每次攻城的時候,葉家所在的基地,去的各類動物都是最多的。

              思索結束,曹市長將東西揣在懷里,他有預感,這個東西與他們而言絕對有大用處。

              ——

              而那張木清留下的變成透明固體的水珠,正被幾只異獸舔舐著。

              這幾只異獸也長著人面,有著傳說中神龍的身體,只是與傳說中神龍的身體相比,它們嬌小了許多,整個身體也就兩米之長。

              它們本是聞見了張木清的味道,才來到這路上,只是等它們到來,張木清他們已經離開,它們也被這奇特的無色透明的東西吸引。

              原來這東西竟然是張木清研究出來可以排除體內無用基因的藥劑,可讓異獸們在景月死后不發瘋。

              張木清竟然寧愿去救無數的異獸,也不愿在景月身上浪費時間了。

              不過總覺得他是順手而為之,畢竟修樺體內已經沒有了景月的基因,所以那些異獸發狂或是怎樣都與他無關的,他也不是那種會管他人的死活的人。

              又或許真是閑的無聊,想借若家的力出去看看走走,順便把這些異獸體內關于景月的基因排除,也算是彌補曾經他作為旁觀者的錯。

              幾只異獸將小小的珠子吃了下去,也不再去找張木清,而是回到原本所在之地,默默等待藥劑產生效果;這食用形的藥劑,吸收總是要慢一些的。

              ——

              天已經快黑了,張木清和修樺正靠在車上,閉目休息,而若之望看了看表,和陰沉的天色,示意大家尋個高點,停車休息。

              “這天看起來是要下暴雨了。”若之望蹙眉,末世剛開始的時候下過幾場暴雨,淹沒了許多城市,而現在的天空和那時候的天一樣。

              黑云猶如泰山壓頂一般,讓眾人覺得沉重無比。

              “暴雨狂風”張木清也輕聲低語,也不知那山后的洞穴會不會被淹沒。

              還未等幾人找到合適的地方停留,大雨便落了下來;狂風夾雜著暴雨,那雨水好似一條條鞭子一般,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著。

              狂風險些將車都掀翻過去,眾人無奈只能原地停下。

              若之望按下車上的紅色按鈕,車身之下瞬間出現四根尖銳的鐵棍,那鐵棍神圣插入泥土之中,將車固定在原位。

              車的頂部也蔓延出半圓形的鐵皮,將車護在身下,不過這鐵皮之上還留有兩扇門,方便車內的人出入。

              “這車改裝的不錯。”張木清看著被保護的嚴嚴實實的車,真心覺得這車確實挺好,耐用也實用,是出行的必備交通工具。

              “因為這次要出遠門,這才將基地最好的幾輛車開了出來。”若之望蹙眉,這暴雨狂風不停他們便動彈不得;而他們耽擱的時間已經很長了。

              “看來這雨來的不是時候。”張木清見這人心不在焉,輕笑著說道。

              “確實不是時候先吃些東西吧。”若之望將車里的食物拿了出來,都是一些軍用的罐頭和餅干,味道還算不錯。

              張木清和修樺接過食物,慢慢吃了起來。

              張團子和張團團不吃肉類,對于那肉罐頭沒什么興趣,反倒是吃了幾口餅干。

              “這餅干還挺好吃~~”張團子趴在張木清腿上,吃著他手心里的餅干。

              張團團也很喜歡這餅干的味道,吃的頭也不抬。

              “喜歡的話,這些就給你們留著。”張木清將剩下的極快餅干放到他們小小的背包之中。

              “嗯~~謝謝爸爸。”張團子和張團團異口同聲地說道。

              吃完東西,眾人就那么坐在車上,休息起來。

              ——

              可就在夜里凌晨2點,眾人都陷入深度睡眠的時候,張團子和張團團突然尖叫起來,將睡著的張木清等人驚醒。

              “他們怎么了?”若之望聽不懂張團子他們在說什么,還以為是有異獸圍攻他們,可是守夜之人并沒有拉響警報,他以為只是兩只豚鼠哪里不舒服。

              在他將話問出來的時候,張木清和修樺已經抱著兩只豚鼠下了車。

              “地震。”張木清只來得及說著兩個字,便抱著張團子他們沖進雨水之中,他在夜里看不清楚東西,雨水落在臉上,眼睛都不太睜得開;好在修樺用巨大的翅膀替他擋住了大部分雨水,這才拉著他往記憶之中比較安全的地方跑去。

              一聽是地震,若之望也來不及開車,拿出對講機將眾人叫了起來,這才拿上車里準備好的背包跑了出去。

              ——

              “這里還不夠安全。”張團團趴在修樺的肩部,清晰地看著四周的環境,“上方的巖石可能會滾落到這里。”

              “那我們再往前走一些。”修樺拉著張木清往前跑去。

              若之望等人也正背著幾個大包,跟著張木清幾人向前奔跑著。

              幾人速度都是極快,一分鐘就跑出三百多米,來到一處地勢平坦,上方也無巖石的地方。

              “這里就可以。”濕透的張團團趴在修樺肩上,仔細環顧這四周,確實沒在發現什么危險的地方,這才讓修樺停下來。

              “好,那我們就在這里等著。”張木清深吸一口氣,這急速奔跑的一分鐘,讓他喉嚨又疼又癢,還帶著淡淡的血腥味。

              “有雨衣嗎?”張木清淋著大雨,微微彎腰,將懷里的團子擋住,讓他盡量不淋到雨水。

              “爸爸你沒事吧?”張團子剛想冒頭看看張木清,就被張木清按回大衣里,張團子就那么趴在張木清懷里,聽著張木清的心跳聲。

              “我沒事,你別出來。”

              “嗯。”張團子拉長身子,趴在張木清的胸膛上。

              “有。”若之望也將包里的雨衣拿了出來,分了兩個給張木清。

              ——

              眾人這才將雨衣穿上,可是衣服都已經濕透,再加上寒風凜冽,此處又格外空曠,冷得眾人只打冷顫。

              可是眾人不敢多問,只能在心里嘀咕:要真有地震,還能等他們跑到安全的地方嗎!真是大半夜瞎折騰!

              若之望確實相信幾人的,他拿出自己的衛星電話,給若將軍撥打了電話,電話剛響,就被接了起來。

              以此同時張木清也直接將若之望手里的電話搶了過來。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