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五十三章 鵸鵌qí tú
              三人一路向前,而這洞里似乎也再無其他異獸,地上的水也越來越淺,直至地面再無積水。

              “這青山下面還有這么冗長的一個地下溶洞也是稀罕。”修樺看著著洞頂上閃爍這光亮的石頭,“這頭上的石頭是什么?”

              “或許是一些特殊的螢石,螢石本是需要受摩擦、加熱、紫外線照射等情況下才可以發光,可這上面的螢石明顯不會照射到太陽的。”張木清仔細觀察了一下上方的石頭,卻沒有發現異常,畢竟他對于這類礦石并沒有什么研究。

              “嗯,這色彩斑斕的,還挺好看的。”修樺飛上洞頂,尖銳的指甲輕而易舉地取下一顆青色的石頭,那石頭有雞蛋大小,泛著淡青色的光,煞是好看。

              “這石頭摸起來還帶著一點點溫熱。”修樺將石頭遞給張木清。

              “矯情,還喜歡這些漂亮石頭。”張木青抱著手臂走在最后,對于上方色彩斑斕的石頭不屑一顧。

              “又沒有給你,你搭什么話?”修樺翻個白眼。

              張木清輕笑一聲接過石頭,他拿起石頭湊近一看,突然臉色一沉,“這不是石頭,而是不知道什么東西的蛋。”

              張木清說完便覺得手中的‘石頭’已經裂開,淡青色泛著青色光芒的液體流了張木清一手,淡淡的腥味傳到三人鼻中。

              “這么多全是蛋嗎?”修樺長大眼睛,突然洞頂色彩斑斕的蛋都開始破殼,各種顏色的液體從頭頂流淌才來,看起開還有些好看。

              “嗯,它們都開始孵化了。”張木清看著手里裂開的蛋,蛋殼里面的小東西長著三個頭顱,還有六條如鼠一樣的尾巴,看起來極為健康。

              “它們把蛋放在洞頂之上,就不怕剛破殼就被摔死嗎?”修樺有些無語,這鳥生蛋這么不講究的嗎?

              “或許有的會被砸死,但是有的不會。”張木清手中的那只已經開始展翅,翅膀足足有三個身體那么大,上面的羽毛豐滿還還帶著淡青色的液體。

              “快走吧,剛出生的它們暫時不會攻擊人,但是它們的父母應該快回來了。”張木清將手中的小怪物放在一旁的平臺上,而上方也陸續有些小怪物落了下來,它們總是落到一半就飛了起來,沒有哪只被摔到。

              幾人往前跑去,前面必定是有出去的路的,畢竟那鳥要進來下蛋,總不能走水中過來吧,而且能一次性下這么多蛋的的鳥必定不會是太小。

              “爸爸,那鳥怎么有三個頭,六條尾巴?”張團子忍不住問道,那鳥看起來也太奇怪了,而且自己可是一條尾巴都沒有,它們既然有留條尾巴,不過那尾巴也太丑了。

              “那是鵸鵌qi  tu,《山海經》記載翼望之山,有鳥焉,其狀如烏,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鵸鵌,服之使人不厭,又可以御兇。”

              這又是一種基因融合出來的產物,可是不管虎蛟也好,鵸鵌也罷,它們都適應了地球的環境,甚至已經繁育后代,而且繁育后代的速度是如此之快。

              從此這個世界或許就如《山海經》中所記載的一樣,是異獸的世界了,人類終將與異獸并存。

              “哦,那東西長得黑黢黢的好丑~~”張團子似乎忘了,張團團也是黑黢黢的~~

              “意思是我也很丑咯!!”張團團扭頭,哼!虧他這么護著他!他居然覺得黑黢黢的丑!!

              “團團,我不是說你丑,我是說那鳥長成黑的,簡直侮辱了黑黢黢這個詞!而且你耳朵和四四只腳都是白色的,整個搭配起來,特別帥氣!”張團子絞盡腦汁,討好地說道。

              張團子本還想用小爪子拍拍團團的背的,可惜腿太短,他與團團又分別站在張木清兩邊肩膀,就像隔著一條護城河。

              “團團~~真的,你長得可好看了~~”張團子歪著小腦袋看著另一邊的團團,一臉真誠。

              “嗯嗯嗯,知道啦。”張團團看向張團子,心里嘀咕:傻是傻了些,偏偏挺可愛的。

              張木清笑聽著兩只豚鼠的對話,哎,這團子說傻也不傻,說膽子小卻也不小,明明說怕水還要自己往水里跳。

              三人沒走多久就見到前方有些光亮,正準備往前跑去,卻見前方光線一暗,兩只長著三顆頭顱的巨鳥飛了下來,這便是那群鵸鵌qi  tu的父母。

              這兩只成年的鵸鵌身高接近兩米,長得也極為壯實,一身的羽毛猶都是黑色,和烏鴉很像;這鳥本就有三顆頭顱,若是身體太過瘦小,那反倒有些不協調。

              三人連忙躲進一個凹陷的洞里,避過那兩只巨鳥的視線,好在這兩只巨鳥也忙著回去看自己的孩子,沒有過多地在意此處的的情況。

              等兩只巨鳥離開,三人才從擁擠的洞中出來。

              “你沒長眼睛?踩著我腳了!”剛能動,張木青便把修樺推開,將自己的腳從泥坑里拔出來。

              “嗯,我故意的。”修樺帶著張木清,快步往前,不理會身后的男人。

              “你”張木青想說句狠話,卻覺得沒甚意思,說了那么多次狠話,也沒有哪次真的去做,沒甚意義。

              三人走到前面巨鳥落下的洞口,那里長著幾株紫紅色的藤蔓,藤蔓的葉子已經被啃得只剩葉柄。

              “看來就是這個東西了。”張木清小心翼翼將幾片新長的葉子取下,又輕輕挖掘出一株藤蔓,小心放進包里。

              “你說基因融合會不會變成大勢所趨?”修樺幫張木清將藤蔓裝進包里。

              心中隱約覺得這個世界終將回歸本源,地球不再接受破壞力極強的人類作為地球的第一大種族。

              “或許,只怕現在有太多的人在研究基因融合。”張木清收拾好東西,便率先離開了洞。

              “小心些。”修樺緊跟其后,說不清楚這里出去之后是在何處,他們可是在底下穿行了許久的時間。

              “嗯。”張木清小心爬出洞口,這洞竟然在一處懸崖上,好在洞口有個不大的平臺可供三人停住腳步。

              “這是青山的另一邊。”修樺小心護著張木清,此處懸崖哦,風有些大,也很冷。

              “嗯,這崖下有一條路,可以到家里,我們就不用再上山下山了,此行出來的的收獲已經不小。”張木清被修樺護在翅膀之下,雖說身上的衣服還是濕潤的,卻也沒有那么寒冷。

              反倒是兩只濕透了毛的豚鼠冷得瑟瑟發抖,只能進入背包,暫且躲避一下外面的寒風。

              “嗯,這下山總比上山容易些。”修樺偏頭去看,山崖上爬滿了藤蔓,看起來便失去了那種凌厲的氣勢,讓人覺得不那么嚇人。

              而山下,隱約可以見著下面那已經滿是雜草的路,偶爾還可以看見一塊平整的瀝青塊。

              “我帶著你下去吧。”修樺下現在的翅膀比之前更加健壯有力,帶上張木清,也沒什么壓力。

              “好。”此刻天已經晚了,早些回去更好,黑夜對人類并不會太過友善。

              修樺摟住上木清的腰,“閉上眼睛。”

              張木清聞言,閉上眼睛,一股失重的感覺,讓他頭皮發麻。

              “別怕。”修樺聲音很輕,將人穩穩抱住。

              幾秒之后張木清倒是不怕了,可包里的張團子和張團團同樣失重。

              “唧唧!!!”張團子在寬大的背包里雙腳懸空,被這失重的感覺嚇到快要窒息,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別怕。”張團團反倒是帶著些許激動,這莫就是蹦極的感覺吧!以前電視里總有這樣的情節,現在他終于嘗試到了。

              張團團用小短腿抱住張團子,心里嘀咕:團子膽子也太小了些。

              “唧唧唧唧太可怕了!”張團子緊緊抱住張團團,心里的恐懼這才減淡一些。

              “沒事,我們在包里,很安全的。”

              “嗯”

              失重的時間不長,沒一會便到了山腳,而張木青還在半山中央,果然慢的不是一星半點。

              “我們走吧。”修樺可不會返航去接他,更不會等他。

              “嗯。”張木清也不想管那人,反正也知道路,他身手也很是不錯。

              兩人就這么轉身離開,不管那還在山崖上的張木青。

              還在山崖上的張木青,看著兩人無情的背影,翻了個白眼。

              下了山,兩只豚鼠這才從包里出來。

              “爸爸我想吐~~”張團子將背包的拉鏈拉開,跳了出來。

              跑到路邊就是一陣狂吐,將中午吃的東西全都吐了出來。

              “團子這是被剛剛失重的感覺嚇到了?”張木清拍了拍團子的背部。

              “嗯剛才也太刺激了~~”張團子有些無力地趴在地上,白色的絨毛濕噠噠地,看起來可憐極了。

              “沒關系,多來幾次就習慣了。”張木清難得惡趣味地說道。

              趴在地上的張團子被這話嚇得一個激靈,瞬間站了起來,撒著嬌,“爸爸~~”

              “哈哈哈,爸爸和寶貝開玩笑的。”張木清張團子抱起來,看著張團子的動作大笑起來。

              “你爸可真皮,來叔叔這,不要你爸爸了。”修樺也輕聲逗趣道,他當初會選豚鼠,是覺得豚鼠好養活,很多蔬菜、青草都能吃,看起來也很可愛。

              而且腿短,攀爬能力差,不用擔心它們會爬上桌子,打翻桌上的東西。

              “爸爸才不是皮~~”張團子倒很是維護張木清,對著修樺伸出了了一只爪子。

              “??對著我伸出個爪子做什么??”修樺捏住張團子的小爪子,小小的,冰冰的,帶著厚厚的繭。

              “我想比個中指~~”張團子用力撤回自己的爪子,哼,敢說他爸爸的都是壞人!

              “中指??好孩子不能學這個。”修樺忍笑,就那么短的指頭,還想比中指

              “為什么我不能學?我看你救經常這么做。”張團子歪著頭,小眼神很是懵懂。

              “因為這是罵人的,小孩子不能隨便罵人。”

              張木清看向摸著鼻子的修樺,“家里有孩子,你們的注意著點。”

              “嗯。”修樺有些尷尬地回了一句。

              “好吧~~”張團子對著一旁的張團團眨眼睛,那個手勢的意思張團團早就和他說過,不就是鄙視的意思嘛~~他懂的,可惜自己的指頭太短了,沒做出來。

              “你可真是個小機靈鬼。”張團團湊近張團子,小聲和他交談起來。

              兩人兩鼠打打鬧鬧,走的不快,身后的張木青不一會就追上了兩人。

              三人身上的衣裳都還帶著濕意,也沒心思在這路上停留太久,都是加快步伐,往家里走去。

              走了將近兩個小時,這才從山的另外一邊,回到家里,此時的天已經黑了,別墅客廳里傳來淡淡的燈光,桌上備著四菜一湯。

              也是張木清之前準備充足,他們從末世到現在都未曾餓過肚子,院子也大,就在院里種一些蔬菜都夠他們自己吃了;肉類則是由祝晉川他們的去抓的一些變異又兇殘的動物,像什么異變的野豬等。

              巨大的野豬抓到一頭,都夠他們十幾人吃許久;這日子比起安全基地大部分人過的好。

              “今天怎么回來這么晚?”薛閣坐在客廳,見到三人進門,這才松了一口氣。

              “今日遇到些事情,等我們換身衣服,在同您說說。”身上的衣服都已經半干,依舊潤潤的不舒服。

              張團子和張團團已經去到了干凈的木板之上,往自己的房間跑去,不過他們腿短,跑個十步,都不敵張木清走一步。

              “快去吧,別凍感冒了。”薛閣催促著,現在天氣這么冷,“家里種的姜長的不錯,我去給你們三個熬一點姜湯,去去寒,團子和團團也可以喝一些。”

              “姜湯好喝嗎?”已經爬上梯子的張團子好奇地看向一步的團團,他沒喝過姜湯,也不知道那東西是什么味道。

              “待會喝了就知道了。”張團團瞇了瞇眼睛,“挺好喝的。”

              “想喝~~”張團子咽下一口口水,好吃的東西他都愛吃,不好吃的他也喜歡去嘗一下,吃貨的世界就是這樣,天下之物皆可使用。

              張團團暗笑:待會可別哭!

              張木清三人換完衣裳下樓,就見桌上放著三晚姜湯,團子和團團的專用椅子上面也放著小小一碗姜湯。

              “先喝碗姜湯,在吃飯。”岑母坐在一邊,借著燈光織著一件毛衣,看起來應該就快織好了。

              “好的,岑姨。”三人齊聲說了句好,端著微熱的姜湯喝了起來,溫熱的液體流進胃里,很是舒坦。

              張團子也迫不及待低頭喝起碗里的姜湯,張團團則是一邊喝著自己的一邊看張團子喝,本想看他會不會被姜湯辣辣的味道刺激道。

              可是張團子將一小碗姜湯喝完,都沒見出聲的,張團團心里有些疑惑,“團子,你覺得這姜湯好喝嗎?”

              “就是辣辣的,沒啥好喝的~~”張團子舔了舔嘴巴,搖晃了一下腦袋,這東西也不好喝啊!

              “那你還把它喝完了?”

              “餓了~~”張團子吃著一旁岑姨準備的蔬菜,心里都是滿足感,雖然姜湯不好喝,可是這些青菜很可口。

              張團團:行吧。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