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五十二章 虎蛟
              張木清聽著這聲音,思索了片刻,“若不是孩子,那就是有什么動物在學習孩子的哭聲,以吸引別人的注意。”

              說起來他就想到消失的翠翠和盈盈,那兩只傻鳥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一直沒見回來,也沒有告知過他們。

              “去看看吧。”張木清聽著這哭聲,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有人,還是一些動物在模仿孩子的哭聲,反正他們來尋可用的變異植物,也是隨緣的,去看看也沒什么關系。

              何況他們三人的戰斗力也不錯,若是真有什么東西在等著他們他們也不怕,何況有進化獸的地方,總會有些異植的。

              “多管閑事!”張木青翻了個白眼,卻還是跟了上去,手中拿著一把鋒利的匕首。

              “嫌煩就別去,沒人強迫你。”修樺冷冷說道,幾步就走到了張木清的前面,替他開路。

              “”張木青沒再說話,他不過是隨便說說而已。

              他都不知道為什么他要留在這里做苦力,雖然說了要他做三年的苦力,可是做不做在他,他可以馬上離開,沒人可以攔住他;可是他自己都不明白他為什么要留下來。

              幾人加速前進,來到那哭聲所在的地方,那哭聲一開始本是在樹上,等幾人走到近處,那聲音便到了地下,那是一個狹窄而幽深的溝渠,隱約還可以聽到里面的水滴滴落的聲音。

              因為這是白天,幾人也沒有拿手電,可溝渠深處,光線無法照到,自然也就看不清楚東西;也就修樺即使身處黑暗,也可以清晰看到黑暗之中的東西,可這溝渠太過狹窄,視線受到限制,依舊看不到那發出叫聲的是什么東西。

              “讓我來。”張木青推開兩人,手中藤蔓長出,直接將一塊巨石拽了起來,露出一個可供一人通過的洞來。

              “暴力狂。”修樺對于這人就是這么不喜,不管對方說什么做什么總是要刺上兩句才覺得舒舒坦。

              “呵!”張木青翻個白眼,拽開的巨石險些砸到修樺。

              如此一來,溝壑里的東西也露了出來,只見是兩只紫黑色的鳥兒正依偎在水面的一塊浮木之上,大的那只似乎翅膀受了傷,小的那只嘴里還在不停地發出孩子的啼哭之聲。

              “這是什么鳥?”修樺也看到了下方的黑紫色的小鳥,這鳥許是想救自己的伙伴,這才裝出孩子啼哭之聲,吸引幾人的注意吧。

              “這是紫光園丁鳥。”張木清將藤蔓延伸下去,將受傷的鳥兒輕輕捆住,那鳥兒也沒有反抗,又或者是無力反抗。

              張木清正準備將小鳥移出洞口,以便查看一下對方的傷勢。

              “不對勁!”修樺注意到下方原本平靜的水波微微蕩漾,可那水不夠清澈,上面又滿是掉落的枯葉,看不清水下有什么東西。

              修樺條件反應極快地拉住張木清的手,可那水波之下的那物也在同一時間咬住張木清的藤蔓,那東西的力氣極大,張木清都來不及斬斷藤蔓便被那東西拖下水去,緊緊拉著張木清的修樺,也被一同拖下水去。

              落水之前張木清只來得急將肩上的兩只豚鼠扔回了地面,隨之撲通一聲,;兩人消失在水中。

              而當張木清和修樺落水之后,那只看起來受傷的鳥竟然飛了起來,嘴里還叫喚著:傻子、傻子!

              兩只鳥哈哈大笑著往上飛去,卻被還在上面的張木青抓個正著,張木青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輩,何況這還是兩只騙子!

              “說誰是傻子呢!”張木一臉陰沉地看著兩只得意洋洋的小鳥,一手一只,將兩只鳥的脖頸直接捏斷,兩只鳥連句救命都沒有叫出來。

              “唧唧爸爸!”張團子和張團團奔跑到洞口的邊緣,看著里面不知深淺的水,兩只豚鼠毫不猶豫地跳了下去,撲通一聲,落進滿是枯葉的水中。

              “喂!你們就別下去啊!”張木青想攔都沒來得及,只看到下面由兩只豚鼠落水之后濺起的微弱的水花。

              “靠!”張木青用力捶了一下洞口,猶豫了片刻也跟了下去,連兩只小老鼠都敢下去,他不下去,不是連兩只老鼠都比不上嗎?

              張團子和張團團跳入水中便被水中的張木清發下,他連忙將他們抱到懷里,而混濁的水中,看不清那拖拽他們的東西是什么。

              張木清與修樺本想先離開這看起來很淺,實際卻很深的水,卻被那異獸一直帶往下方。

              那水中的巨大怪物也還拖拽著張木清手中的藤蔓,修樺的巨大翅膀在水中劃過,本想帶著張木清離開往上游去,可還是抵抗不了那怪獸的力量。

              張木清對著修樺輕輕搖頭,示意別反抗,兩人就這么順從地被那怪物往下拖去。

              張木清尚且可以堅持,唯一擔心的就是他懷里的張團子和張團團了,好在沒多久張木清兩人就被那怪物拖上了岸。

              他懷里就快窒息的張團子咳嗽幾聲,將肚子里的水吐了出來。

              “沒事吧?”張木清將兩豚鼠放在地上,一邊輕聲問著,一邊仔細聽著洞里的聲音。

              “呸沒事呸就是這水太難喝了”張團子吐了幾口水,又甩了甩身上的毛。

              “沒事。”張團團倒是沒有被那水嗆著,他本就會游泳,閉氣這么一會也是沒有事情的。

              “那怪物呢?”修樺也將自己翅膀上的水抖了抖,這洞里的水很是清澈,頭頂還有一些閃閃發光的石頭,足夠讓他們看清周圍有些什么東西。

              可是兩人左右探尋,也沒有找到那個將他們拖下水來的東西。

              “往前走走看吧。”張木清將兩只豚鼠放在肩上,緩慢朝前走去。

              可惜前面都是水,不過那水只到了膝蓋處,還算好;兩人借著頭頂微弱的光亮走的緩慢,就擔心那怪物不知會從哪里鉆出來。

              “我在水里隱約見到了那怪物的樣子,長得有些像鱷魚,只是尾巴更長一些,頭也有些怪異”修樺走在后方,警惕地看著水下,這水清可見底,只是光線太過幽暗,也不容易看得清楚。

              “禱過之山,泿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海。其中有虎蛟,其狀魚身而蛇尾,其音首如鴛鴦。”張木清聽他的描述便知道那東西是什么了,他為何一開始就把那些出現的異獸和山海經里的東西對上號,那是因為他參與過這些實驗。

              “也是曾經的”實驗體?修樺沒有將話說完。

              “對。”張木清輕輕點頭,突然身后傳來一人奔跑的聲音,兩人停下腳步轉身看去,原來是跟來的張木青。

              “還好這里就這一條路”張木青微微喘氣,走到張木清身邊,那張與張木清一模一樣的臉上滿是諷刺,“叫你別多管閑事,現在呵”

              “你現在不也是在多管閑事。”張木清輕笑,也不管這人的諷刺,抬腳往前走去。

              “呵,多管閑事!”修樺的加快步伐超過張木青,嘴中冷哼一聲,故意用肩膀撞了一下對方。

              “真是找死!”張木青伸手抓向修樺的翅膀,眼神陰狠,看起來像是想將修樺翅膀上的羽毛都給拔干凈一般。

              “呵呵。”修樺輕而易舉躲過張木青的手。

              這三個月他與張木青每天都得打一架,一開始對方細胞衰老,打不過自己;后來對方產生了異變,一身病痛好全,修樺便打不過對方;如此互毆直到現在,兩人已經可以勢均力敵。

              “別吵。”張木清輕聲制止兩人的動作,而他肩上的兩只豚鼠已經警惕地開始環顧四周。

              “唧唧有東西把我們包圍了。”張團團看著寧靜的水面,低聲提醒著爸爸。

              “嗯。”張木清手中藤蔓一出,綁住洞口上方的一塊較為堅硬的石頭,整個人都離開了水面。

              停止爭斗的修樺和張木青也各自離開水面,微弱的光線之中,隱約見到下方微微蕩漾的水波。

              那躲在水下的虎蛟也冒出頭來,大大小小有十來只,其中兩只最大,看起來應該是那群小虎蛟的父母。

              “這東西的舌頭不會伸長吧”張木青聽著下面的虎蛟發出陣陣鴛鴦鳥一般的叫聲,看起來像是拿他們沒有辦法一般,便有些嘴賤地問了一句。

              “你倒是提醒它們了”張木清被這智障氣的翻了個白眼,這虎蛟確實被他們融入過青蛙的基因,方便它們捕食獵物!

              “什么意思?!”張木青有些懷疑,見下方的虎蛟們竟然長大嘴巴,伸出嘴中長長的舌頭,也知道這話是什么意思了,連忙換了位置。

              “你們可真會為它們著想!”張木青有些無語。

              “團子、團團抓穩了。”張木清用手扣住石頭,將藤蔓轉移到另外的石塊上,也給自己也換了個位置。

              那些虎蛟應該是第一次使用那長長的舌頭,用的不是很利索,也讓幾人有時間躲避。

              可若是等它們能夠利索的使用自己的舌頭之后,那他們可就難受了。

              “我們下去。”張木清先落了下去,那離他近的虎蛟收起舌頭,用它那大嘴咬向張木清的肩膀,那時張團子所在的肩膀。

              “它聞到我身上的味道了”張團子撓了撓頭,突然從張木清的身上跳了下去,張團團見張團子下去,自然是不放心的,還能跟過去。

              “張團子!張團團!”張木清見兩只豚鼠消失在水中,心里一急,藤蔓猶如鞭子,抽的虎蛟往后一退。

              可這虎蛟身上都是堅硬的鱗片,那藤蔓抽在虎蛟的身上猶如抽在鐵片上,只擦除些許火花來,卻沒有殺害到它們。

              “你們給這東西身上鑲嵌了鐵嗎!”張木青見自己尖銳的匕首完全刺不穿那虎蛟的皮,到人之上還被震出幾個缺口。

              “那是犰狳的基因,犰狳的殼比穿山甲的殼還堅硬。”張木清將近前的虎蛟都抽到一邊,便焦急在水中尋找兩只豚鼠的身影。

              “我是想知道這些嗎?!!我只是想知道他們的弱點是什么!”張木青躲過對方襲來的舌頭,有些抓狂。

              “弱點是腹部,他們的腹部沒有鱗片。”

              突然,幾只異獸放棄了對幾人的攻擊,轉身去找那個剛剛冒出水面的張團子,可張團子小巧靈活,哪里那么容易被它們抓住。

              而與張團子一同下水的張團團還躲在水中,沒有冒頭,他動作輕盈地游到這些虎蛟的下方,尖銳的指甲撓破它們的腹部。

              這小小的傷口并沒有讓虎蛟在意,虎蛟們在意的是張團子這個誘獸的美味!

              “唧唧我就這么小一只,你們這么多只,抓到我之后準備怎么分啊~~”張團子也不著急,在水中一會冒頭一會下水,動作輕盈地躲開虎蛟們的利齒和爪子。

              而那些圍攻張團子的虎蛟竟然開始相互攻擊!

              “張團子回去得好好給你上上課才行”張木清用藤蔓把沖向張團子的一只虎蛟攔住,看著張團子的目光很是擔心,卻也帶著一點點生氣。

              “爸爸~~”不一會張團子從張木清的腳下冒頭,著急的張木清急忙將團子抱了起來。

              “沒受傷吧?”張木清抱起張團子,見他身上沒有血跡便放下心來,可是四處一看沒見著張團團,這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團團呢?”

              “唧唧在那里~~”張團子正在一頭嬌小的虎蛟身下,而那虎蛟的頭正扎進水里,想要將抓傷自己的張團團咬死,可是那小小的黑影動作迅疾,輕而易舉地躲了過去。

              見張團團也無事,張木清總算放下心來,“團團把所有的虎蛟都給撓傷了?”

              “嗯。”他每日都會給團團的爪子上涂抹藤蔓的毒,可是此處有水,只怕他爪子上的毒不足以讓虎蛟全身僵硬,可是此處的水并非活水,那倒是可以試一試。

              張木清將到了自己身邊的張團團抱到懷中,手中的藤蔓滑進水中,藤蔓在水中分泌出毒素,毒素在水中蔓延,又通過小小的傷口進入虎蛟的身體之中。

              中毒的虎蛟攻擊速度越來越慢。

              有些疲憊的張木青和修樺,看著這些動彈不得的虎蛟,心里松了口氣,這些虎蛟的皮也太硬了些,唯一柔軟的肚皮還藏在水里,攻擊不到。

              “這些虎蛟體內的基因很穩定。”張木清檢查著動彈不得的虎蛟。

              “不是所有動物實驗體的基因都比人體試驗的基因更加穩定嗎?”修樺抱著手臂,踢了一腳身前的虎蛟。

              “確實如此,可是它們不一樣,它們似乎是將體內無用的基因都排出去了無用的基因”張木清抬頭看了一下修樺,修樺也明白,將背上濕透的背包遞給張木清。

              “它們體內的基因已經達到平衡狀態,只要不使用基因崩潰劑,它們的基因就會穩定下來,或許是這洞里有什么變異植物,才讓它們進化得如此之好。”張木清采集了一些血液便不再動手,也沒有對這些虎蛟趕盡殺絕。

              “那我們去前面找找看。”修樺接過背包,率先向前走去。

              “好。”

              見威脅不在,張木清便有時間來教訓懷里的兩只小可愛了。

              “你們兩個知道錯了嗎?”張木清輕輕拍了拍兩只豚鼠的頭。

              “爸爸~~”張團子楚楚可憐地看著張木清,加上那濕透的絨毛,讓本想繼續教訓他的張木清嘴中的話一頓。

              “哎,你們下次可不能這樣了,真是把我嚇壞了。”張輕笑一聲,將兩只豚鼠的絨毛揉的亂糟糟的。

              趴在張木清手臂上的兩只豚鼠對視一樣,都齊齊松了一口氣!

              張團子當時也是害怕虎蛟們都來圍攻張木清,擔心張木清受傷,這才直接跳了下去。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