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四十二章 粉龍千足蟲
              景堯果真化作一只英招,只是他那潔白的翅膀依舊有些無力,根本不可能讓他在天空翱翔,但是看他健壯的四肢,也知道他現在的戰斗力絕對不低。

              景堯仰頭高聲鳴叫之后,便往實驗基地的大門跑去;恰好遇到趕來接管基地的人,那些人以為他是實驗室里的實驗體,只是不知為何逃了出來,就想將景堯攔下來。

              “滾開!”景堯本就還是人面,雖說整張臉已經扭曲,卻也隱約能夠看出他原來的相貌,那些攔截的人聽他口吐人言,又隱約看出那臉與景堯有些相似,便猶豫了幾秒。

              也就是這幾秒讓景堯遠遠逃了出去,他的身影逐漸消失在茂密的樹林之中。

              眾人擁護的男人景染看著已經逃了出去的景堯,抬手就給了身后的人一個巴掌,也不管是誰的問題。

              “一群沒用的東西!”景染從小就與景月兄妹不和,知道他們兄妹在這個實驗基地時,他才主動要求過來這個實驗基地的,也想借機羞辱一下這對兄妹。

              可眼見就可以把景堯當做實驗體抓起來時,竟然眼睜睜看著他從自己眼皮子底下跑了,他哪里能不生氣!沒錯,他第一眼就認出這異獸就是景堯,所以才更想抓住他,他想要好好借此機會羞辱一翻。

              景染叫出幾人,“你們去給我追,抓不到他你們就別回來了。”

              “是。”被點到的幾人,心里叫苦,卻也只能說好。

              景染陰狠地看了一眼景堯消失的方向,便轉身進了實驗室,等他看到空空如也的實驗室時,就他這暴脾氣,估計要親手去抓景堯了!

              張木清一行六人,兩個壯漢負責背著景月,一個叫的負責控制無人機勘察四周,外加張木清和修樺,兩只豚鼠并沒有跟過來,他出了實驗基地之后,就將小野和兩只豚鼠留交給了鹿蜀,讓他們先行離開。

              若是他推測的不錯,只要采集到蛛王的毒素,這樣可讓景月至少再活一年,其他的他在這一年里在慢慢研究就好,而這個景月他們的實驗室已經被他人接管,自然是不能再呆了。

              張團子對于異獸的吸引力又太強,他此行也不敢將張團團帶在身邊,而從別墅到這實驗室的這一路,他們來時也并未遇到什么危險的異獸或是進化獸,倒不如讓他們先回去,再說也有鹿蜀這個戰斗力極強的異獸相伴,他也算放心。

              他是放心了,可是他低估了張團子和張團團的堅持,他們哪能放任自己的爸爸去冒險?可是團子這吸引異獸的體質,不是那么好處理的。

              這山里一路都是茂密的雜草,頗有一些寸步難行的感覺,幾人都帶著黑色手套,衣袖也緊緊貼著手腕,盡量不留縫隙;褲腳更是扎在靴子里,再用布條將其裹得緊緊的。

              身上也是高領的衣服,將脖頸都遮擋嚴實,頭部也帶著類似頭盔一般的帽子,只是更加輕巧,耳部處也做了處理,帶上帽子也不會影響聽覺。

              張木清的包裹已經在修樺的背上,他走在第二,前面是一個開路的壯漢,身后是背著景月的另一名壯漢,再后面是哪個操控無人機的男人,最后才是修樺。

              拉直線走的話不過是十幾公里,可他們彎彎繞繞的,整個路程便翻倍增長;但就算是四十公里的距離,只要腳程夠快,也不需要多長時間就可以到,可這山路極其難走,雜草太多,總得一步一步將雜草推開,或者割斷才能前進。

              忽然無人機偵查到前方竟然有十幾個紅點,正在向此處靠近,十幾個紅點前面是一只梅花鹿,巨大的鹿角已經超過雜草的高度,可那些追逐它的紅點是什么便不得而知,那些東西被雜草包圍,看不見其身影。

              “我們向左邊走,與它們錯開。”張木清看著屏幕,當機立斷,帶頭轉向左邊。

              走在最后的修樺超過其他人,走到了張木清的前面,輕聲說了句,“我在前面。”

              張木清點頭,輪反應,他自然是比不上修樺的,讓修樺走在前面也可以。

              幾人剛向左走了十來米,那只梅花鹿便到了幾人轉彎的地方,而那十幾個紅點緊跟其后。

              原本十幾米的距離已經可以讓那些狩獵者聞不到他們的味道,可偏偏一個壯漢沒有注意,被鋒利的雜草直接割破手套,將手背割破了一個小小的口子。

              那傷口冒出兩滴血珠,壯漢也懂,立刻用嘴將傷口蓋住,想要將血味攔住,可是那些進化的異獸嗅覺極其明銳,尤其是對人類的血味。

              “已經聞到了,快走。”張木清看到那血珠就知道不妙,這些進化獸仿佛就是針對人類,對人類的血液格外敏感,只是那么一點點血珠,那些狩獵者都是可以聞到的。

              果然,無人機已經查看到那十幾個紅點已經調轉了方向,往他們所在的方向跑了過來。

              這些狩獵者似乎長得嬌小,只能看到雜草晃動,卻看不到它們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幾人也顧不得其他,順著蜘蛛巢穴所在的方向奔跑著,而那受傷的壯漢雖說有些焦急,卻也還算鎮定,一邊跑一邊將衣兜里的保鮮膜拿了出來,在傷口上纏了好幾圈。又從衣兜里拿出一瓶小巧的藥劑,對著身上就是一陣噴。

              縱使已經吸引了那些紅點的注意,但是也要處理好傷口,不然再其他的進化獸吸引過來,就更加麻煩了。

              無人機一直跟著身后的紅點,卻迎面撞上了幾只鳥,這無人機也就報廢了,還在他們不止有一架無人機。

              “這前面是一處峭壁,可以攀巖,峭壁上也沒有什么異獸異植,我們可以借用此處擺脫后面的東西。”將前方的狀況投影在幾人眼前,投影隨著幾人向前移動著,如此也沒有耽擱幾人的行動,幾人看清前方情況之后,便關閉了投影。

              “可以。”幾人紛紛同意,直奔那個峭壁,沒一會就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他們身上的衣服褲子也多多少少被鋒利的雜草割破,好在沒有人再受傷。

              張木清手中長出藤蔓,藤蔓纏住上方一塊突出的石頭上,藤蔓再拉著張木清直接到了那突出的石頭上面,張木清再垂下藤蔓,將昏迷中的景月拉了上去。

              修樺則更加輕松,翅膀一動便飛了上去,剩下三人開始攀爬,攀爬的速度也是不慢,自然也是想慢也不敢慢的。

              而身后跟著的十幾只進化獸也出現在幾人面前,原來是十幾只鬢狗,鬢狗犬齒、裂齒發達,咬力強,是能夠嚼食骨頭的哺乳動物。它們的感覺器官原本就十分敏銳,尤其是它們的嗅覺和聽覺。

              它們的大耳朵可接收到許多高頻率的聲音,對許多超聲波非常敏感;可它們應該是生活在非洲草原,而不是這里。這山林中怎么還有這種東西?

              看來,這個世界真是亂了套了!!

              看著到嘴的食物跑了,鬢狗瘋了似的往峭壁上跳,險些咬到那個爬的較慢的人,還是張木清用藤蔓將其擋開了去。可是另一只鬢狗卻趁機咬住藤蔓,險些將張木清拽了下去。

              還是修樺拉住張木清,這才避免了慘劇。

              可那鬢狗還死死咬住藤蔓,甚至它的同伴也上前咬住了張木清的藤蔓,旁人想要用槍將它們處理掉,它們卻反應極快地躲開子彈,巨大的拉扯之力險些又將張木清扯下去。

              不想在耽擱時間,張木清直接將藤蔓割斷,這藤蔓說來也怪,別人自是切不斷它的,可是張木清自己動手,卻輕而易舉地切開了。

              “你要把這藤蔓切斷?”修樺見張木清拿出匕首對著藤蔓,也不知道這長出身體的藤蔓被切斷后他會不會疼?

              “嗯。沒時間了。”張木清手起刀落,將藤蔓斬斷,斷指般的疼痛傳至全身。讓他全身麻木了片刻。

              “很疼?”修樺發現他身體僵硬,也猜測到這切斷藤蔓必定很疼。他扶著張木清起身,兩分鐘之后張木清的身體才恢復正常。

              “沒事了。”張木清輕嘆一口氣,臉色有些蒼白,“果然還是不喜歡疼痛的感覺。”

              修樺挑眉,不喜歡疼痛的感覺,卻偏偏自殘,那么多道傷疤,不疼嗎?!

              可是他知道,張木清自殘是因為心理問題,也是為了控制自己,不愿去傷害別人。

              他即使在參與景月的實驗時,都未自己親自對實驗體動手,他只是冷眼旁觀,卻不會主動傷害。

              “既然不喜歡,以后就別在受傷了。”修樺放開扶著張木清的手。

              “好。”張木清笑了笑,帶頭離開峭壁上的平臺,繼續向上爬去。

              之后幾人的運氣還算不錯,唯一遇到的就是一群麻雀,那麻雀個頭稍大,爪子也很尖銳,幾人猝不及防,險些被那麻雀抓傷。

              好在修樺身上也有猛禽的基因,一聲如鳥一般的嚎叫,嚇退了瘋狂撲來的麻雀。

              麻雀退去,幾人的卻不曾放松,因為修樺的那一聲更有可能引來其它東西,幾人只能加速前進。

              修樺的一聲嚎叫恰好被追來的景堯聽到,原本找了一圈沒有找見幾人,也尋不到他們走過的痕跡,獸化的景堯已經有一些暴躁了,現在正好尋著這聲音找了過來。

              英招的速度比起他們幾人快上很多,沒多久就追上了張木清幾人,而此時的張木清他們正巧被一群馬陸圍了起來。

              馬陸()也叫千足蟲,大多種類的馬陸能噴出有刺激性氣味的液體以防御敵害,熱帶雨林中的馬達加斯加猩紅馬陸噴出的液體能使人雙目片刻失明。

              馬陸的種類繁多,其中代表類就有粉色馬陸,也叫粉龍千足蟲,是世界自然基金會發現的新物種之一,擁有粉紅色的外衣,能夠噴射氰化物,其兇悍程度確實能夠配上這件粉紅色的外衣。

              而圍住張木清他們的便就是這種馬陸,越是鮮艷美麗的東西越是有毒,這粉龍千足蟲則是很好的詮釋了這一點;而且它們本是只有泰國境內才有的的物種才對。

              此刻幾十只粉龍千足蟲正圍著張木清幾人,若是它們還是原來一般嬌小也就罷了,偏偏它們長成一米之長,似乎是把張木清等人當做了入侵者,這才從枯葉之中顯露出來。

              “屏息,這東西會噴射氰化物。”張木清輕聲提醒了一句,眾人本就見這東西極為鮮艷,就知不好對付,這會更是屏息凝神注視著四周。

              張木清在它們包圍過來時就放出了手中的藤蔓,藤蔓橫掃一通,掃出一條路來,幾人趁此機會向缺口跑去。

              跑出缺口的眾人恰好遇到迎面而來的景堯,幾人被嚇了一條,險些攻擊上去,好在景堯及時說了話。

              “是我,景堯。”景堯剛要停在幾人身邊,卻恰巧看見他們身后的粉龍千足蟲,他本就研究動物基因的,對這些動物了解的不比張木清少,自然是不再停下,調轉身體,讓壯漢將景月的身體放在他的身上。

              如此跑了一路,總算擺脫了粉龍千足蟲,離那蜘蛛的巢穴也近了。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