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四十章 父母
              女人發泄完,卻也沒有直接了解男人的性命,任由他慢慢失血過多而死。

              等到女人放下手中的刀,她的丈夫才上前將她抱進懷里,輕輕叫了一聲,“莉莉。”

              雙胎兄弟也上前抱住自己的母親。

              邵陽幾人默默等在一邊,等到幾人調整好情緒,才和對方交談起來。

              “你們好,謝謝你們幫我抓住他。”莉莉將臉上的淚水擦干,禮貌地看向邵陽幾人。

              “不客氣,進屋坐坐嗎?”薛閣溫和地笑著,讓人覺得如沐春風,警惕不起來。

              “好。”幾人都極有禮貌,縱使心里難受,也沒有表現出來,和幾人進了屋里。

              原來他們都是開著車出來的,只是路上他們的車都被對方的槍打爆了輪胎,這才一路走了過來;而莉莉的父親是江市的市長,可是因為最近城里事情太多,也分不出什么人出來抓那些逃犯,他們夫婦二人便決定自己出來,本是要讓雙胎兄弟留在家里的,可是他們也很是疼愛自妹妹,哪里愿意呆在家里。

              就這么兩方人馬你追我趕,跑到了這里,而且雙胎里的哥哥,為護住弟弟,已經被毒蟲咬傷了,現在傷口已經開始發炎,他們沒車也沒有藥,又如何能夠趕回去。

              “如果可以,我們想借一輛車回去。”莉莉說完他們幾人的狀況,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借車,可這也沒有辦法,事關兒子的性命,不好意思也得開這個口。

              “嗯,這個沒問題,可是這一路上不知道會不會遇上那些進化過的動物,耽擱時間。”薛閣笑了笑,他對莉莉的父親,也就是那位市長也有一些了解,聽說這人不錯,也做事實。

              “那聽你的意思是?”莉莉也不是傻,自然明白薛閣話中的意思。

              “這是一只藥劑,盒子里還有制作抵抗感染藥劑的所有資料,這些可以給你們,可是”薛閣將東西放在桌上。

              “可是什么?”莉莉動心卻也不會馬上就說沒問題,若真是做一些違背良心的事情,她也不能夠接受。

              “也沒什么大事,就是請你們千萬別說你們是從哪里得到的這個資料就行,更別提我們,現在世界都亂了,我們就想安安穩穩地呆在這個地方。而且里面的資料也很是清晰,你們只需要根據這個資料去研究就行。”張木清曾經和薛閣說過,他會在藥劑里面加入青葉,只是為了讓藥劑效果更好,但是即使沒有青葉,感染者也只需要多注射幾次藥劑就可以痊愈,并不影響。

              “這個倒是沒問題,這資料若真有用,我們也不會將您的功勞抹去。”莉莉心里松了口氣。

              薛閣搖頭,臉上帶著些許悲傷地說道:“這些東西都是我們少爺留下的,現在他已經”

              “抱歉。”的臉色,任誰都覺得他口中的少爺已經不在了,莉莉有些尷尬。

              “沒事,已經過去了。你們也看看這里面的資料吧。”幾人之中,也就莉莉的丈夫可以看懂里面的東西,他越是看越是震驚,看完之后,他對著莉莉點了點頭,表示這資料確實有用。

              “那先為勛勛注射藥劑吧。”莉莉看著靠在沙發上,已經快要昏迷過去的兒子;也覺得對方沒必要騙自己,畢竟人家人多勢眾,若真要對她們不利,直接動手就行,何必繞個圈子。

              莉莉的丈夫拿起藥劑,將藥劑注射進兒子的身體里,勛勛便直接睡了過去。

              岑母拿出一床毛毯,“別擔心,注射藥劑之后都會昏睡兩個小時,你們走了一路也累了,就先在這里休息一下吧。”

              接過岑母拿來的毛毯,莉莉連忙道謝。

              “沒關系。”岑母手腕處的傷疤露了出來,恰好被莉莉看到了,這也讓莉莉更加放心。“你們先在客廳休息,我去做飯。”

              岑偉一也跟著岑母進了廚房,幫著自己的母親做飯。

              把那些資料給那幾人帶回去,他也就不用再回去了,他覺得這樣挺好的,他就可以陪著母親,何況現在他就只剩下母親了,現在外界這么危險,他總要自己守著母親才覺得安心。

              岑偉一看著母親,突然笑出了聲。

              岑母看著傻笑的兒子,用食指戳了一下他的額頭,“這孩子,傻笑什么呢?”

              “沒什么,就是覺得開心。”岑偉一抱了一下自己的母親,活著真好。

              張木清和景月等人也回到了他們的實驗室里,張木清叫人將還在昏睡的景月抱進休眠倉。

              一位和景月有幾分相似的男人跑了過來,男人帶著眼鏡,只是奔跑了幾步路,便有些喘氣,他拍著胸口,問道:“我妹妹怎么了?”

              “基因崩潰,暫時還死不了。”張木清熟系地站在操作臺上,給景月調整了休眠模式。

              “又是基因崩潰?她現在基因崩潰發作的時間越來越短了。”景堯看著休眠倉里的景月,心里的擔心越來越重。

              “嗯,再這樣下去,只怕要不了幾天就得死了。”張木清離開操作臺,抱著兩只毛茸茸的豚鼠,身后跟著小野和修樺,他熟悉的找到實驗室,用自己的指紋和記憶中的密碼將實驗室的門打開。

              也難怪她那么急著來找張木清,原來是她身體已經快堅持不下去了!

              “去把我們采集回來東西拿過來,再叫人去看看附近最近的進化蜘蛛的巢穴在哪里。”張木清揉了揉鼻梁,昨夜在車上本就沒有休息好,偏偏景月基因崩潰得如此厲害,而景月要是死了,那些克隆人、異獸全會發瘋,所以他不得不拼盡全力去救景月這個瘋子!

              “好,我這就去拿。”景堯用食指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整個人都顯得很是斯文;他的長相也很俊俏,他和景月女王一般的氣質不一樣,景堯整個人都表達出一種我很好欺負的感覺。

              張木清看著慌慌張張的景堯,再看向雜亂的實驗室,覺得真是一個頭兩個大,心里長嘆一口氣后,張木清搖了搖頭,收拾起自己的情緒,投入到實驗之中。

              而跟在張木清身后的修樺一路上都沒有說話,見張木清已經全身心投入實驗,他便沉默地離開了實驗室,他離開實驗室之后,實驗室的大門便自動關上,必須要里面的人或者錄入過指紋的人才能打開,就算知道密碼也無用。

              修樺隨意逛著,他胸前掛著一塊銀白色的金屬牌子,這是景堯給他的,免得他被當做入侵者。

              也不知道景堯是太過單純還是沒反應過來,他給的這個金屬牌,竟然可以去基地的許多地方,包括實驗體所在的地方。

              修樺本只是想試一下,看著金屬牌能不能把實驗體所在的金屬大門打開,等到真能打開的時候,反而覺得有些傻眼。

              不過既然能打開,不進去看看那可就不是他了!

              小野也跟在修樺的身后,慢慢走了進去,里面先是一個五米左右長的走廊,走廊大概有兩米的寬度。頭也知道其作用。

              里面便是一個個實驗體,它們被關在一個個玻璃箱子里,都是一些奇形怪狀的動物,不是多頭就是多尾,還有獨目或者多目等。

              這些異獸基因似乎也極不穩定,看起來極其狂躁,正有人向每個異獸的箱子里投入一種青色煙霧,吸入青色煙霧的異獸們便開始昏昏欲睡起來。

              修樺一路往里走去,里面的異獸體型也更加大,也從一開始的玻璃箱,變成了玻璃房,再向里走,便是關著幾個形狀各異的人類,有些能夠看出面貌,有的則面貌都已經看不出來。

              修樺透過玻璃,仿佛看到了當初的自己!忽然他拿出金屬卡片,在門上刷了一下,可惜這次門可沒有打開。

              修樺用力拍了一下玻璃,用了自己十成的力量,玻璃卻絲毫不曾破損;沒有辦法,修樺只能繼續往前走去。

              直到最后,他竟然看到了三張熟悉的臉。

              竟然是他的父母和弟弟!

              三人也看到了修樺,頓時激動地撲到玻璃之上,嘴里大喊著:救命!

              修樺都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表情,看著如此凄慘的三人,他心里也沒覺得好受,就是他們為了幾十萬買了自己,還為自己修建了假的墓碑!

              他沒有說話,就那么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一家三口,自己或許真不是他們的孩子吧。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腳步聲正在慢慢靠近修樺,來人是張木清。

              他正是在實驗室看到了這一家三口的實驗數據,這才知道他們也被抓來做實驗了,這才過來看看的。

              張木清看也沒看那一家三口,走到一邊用指紋打開一扇小門,“你們跟我進來。”

              修樺聞言,便不再看后面瘋狂拍打玻璃的三人,跟著張木清進了小門里,也再聽不到他母親和父親的謾罵。

              呵,他們明明把自己給賣了,怎么現在又在罵自己不孝?!罵得還那么難聽!他被證明‘死亡’之后,他所有的資產都被父母拿了去,他們還有什么不知足的?!他是真的不懂,當然他也不想懂。

              小門之后是一個三十平米的小房間,里面有操作臺,張木清坐在操作臺前方的凳子上,他先是按了一個紅色的按鈕,而就在他按下按鈕的一瞬間。

              整個試驗基地都響起一道機械的女聲:實驗體即將脫離實驗艙,危險!危險!危險!請大家躲避在安全位置!請大家躲避在安全位置!請大家躲避在安全位置!

              “你要把所有的實驗體都放出去?”修樺看向操作臺的屏幕,里面正在顯示整個實驗室如今的情況,只見眾人有序地躲進房間,將房門緊緊關閉。

              “嗯。”張木清點頭。

              “可是有一些實驗體剛剛吸入了藥物,還在昏睡,跑不了。”

              “我進來的時候已經給他們投放了舒緩劑,現在它們都可以正常行動。”張木清將所有實驗體的大門同時打開。

              修樺的父母弟弟是看著兩人一狗進入這道暗門的,出來之后便開始拍打他們的門,嘴里依舊罵罵咧咧,沒有一句好話。

              修樺沒有理會他們,只是默默聽著他們罵人,一會罵修樺,一會罵景月。

              說修樺不孝,不管他們,可是修樺已經將命都換給他們了,還要怎么樣?

              又罵景月賤人,不過是又和景月要了點錢,居然把他們給抓來做實驗,把他們折磨的生不如死。可若是他們不那么貪心,哪里會被抓來做實驗呢?!

              “呵呵。”張木清聽著門外三人的話,笑出了聲。

              但是修樺和張木清誰都沒有理會外面敲門的三人,張木清直接按下一顆藍色的按鈕,一種白色的煙霧開始從他們門口的金屬管道里噴涌出來,而站在門口的三人直接被白色煙霧噴了一臉。

              頓時三人開始不停地咳嗽,也沒辦法再說話,三人見房門一直不開,便只能向外跑去,白色煙霧所到的地方,原本互相廝殺的異獸們也停止了廝殺,開始向沒有白煙的地方跑去。

              就這樣,張木清將所有的實驗體驅逐出實驗基地,這才關閉了實驗基地的大門。

              然后再將基地里的白煙給排了出去,而離開實驗基地的異獸們自然是四散而逃。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