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三十九章 基因崩潰
              第二日一早,景月的手下便趕了過來。

              張木清坐在駕駛位,動了動已經酸麻的腳,看著車外正在將泥土搬開的眾人,這些人都是一個裝扮黑色西裝,十個人里總會有三個長得一樣的臉!

              似乎大部分都是克隆人,只是他們都被強制植入了指令和一些簡單的記憶。

              而之前的祝晉川為何會與當時景月身邊的人一模一樣,自然也是因為其中一人是克隆的,現在看來那個來接張木清的祝晉川是本尊了。

              仔細瞧瞧,這里面也還有幾個祝晉川的克隆體,只是他們沒有祝晉川那么多表情,也不太會說話。

              張木清沒有下車,拿出車里的干糧,隨便吃了幾口,應付了一下饑餓的肚子。

              張木清吃完干糧之后,景月便走了過來,她還是一身長裙,手臂都暴露在空氣之中,卻絲毫沒覺得寒冷,她施施然地走到張木清他們的車邊。

              只是暗沉的臉色表達出她這一夜睡得并不好,或許是基因崩潰折磨得她沒有睡著。

              車門并沒有鎖上,她直接打開了后車門,上了車,后座的小野見到來人,便立刻齜牙發出低沉的聲音。

              景月沒有理會小野,直接坐在小野身邊,只是看向一旁張團子的時候,眼神有些變化,還舔了舔自己的紅唇。

              張團子被她的目光嚇得身體一顫,猶如被一只貪婪的野獸盯上一般。

              “你來做什么?”張木清抱過張團子和張團團,他可不放心把他們留在景月身邊。

              “我提取了一些蜘蛛的毒素,過來讓你看看有沒有用。”景月將一個針管拿了出來,再將自己的裙裙擺撩起來,露出小腿的位置,那里有一塊巨大的黑斑;黑斑貫穿了整個小腿。

              景月直接將針管里的毒素注射到那塊黑斑之中,那黑斑肉眼可見地淡化了一下,然后又變成了黑色,并且還有加深的跡象。

              “看來注射蜘蛛的毒素,就像吸毒,只要不吸毒了,就更加難受了。”張木清笑了笑,“不是吞噬那些異獸,基因就會穩定一些嗎?你是吞噬得太多,已經無用了?”

              “嗯,我吞噬了二十只左右,便不再有效果了。”景月放下裙子,不再看自己的小腿,可是那塊黑斑越加疼痛起來。

              她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緩緩靠下,雙手環抱著自己,蒼白用力的手指表達出了她此刻的難受。

              “你淋了那兩場雨嗎?”張木清知道她一定很疼,可是這能怪誰呢,人總要為自己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的。

              “淋過,那是可以促進進化的東西,可惜收集不起來。”

              “淋過那雨,你的基因都還如此不穩定,果然是因為你體內的基因太復雜了吧。”張木清笑著看向難受的景月。

              “我和你說過,做人不能太貪心的。”

              景月看著張木清的笑臉,只覺得心里難受極了,“可是上天都在幫我!它降下讓動物可以進化的東西,也把人類推入絕境,而我不過是和一些貪錢的父母買下一些孩子做個試驗有什么問題?”

              “他們要怪也是要怪他們父母,誰叫他們父母貪財呢!”景月說完便看向修樺,“你也是啊,你父母把你賣給我了,我不過花了幾十萬而已。”

              “呵。”修樺推開車門,下車后走到后車門處,打開景月這里的車門,景月也不等修樺動手,直接下了車。

              “不能讓你死,對吧?”修樺雙眼血紅,也不管對方是不是女人,直接與景月動起手來,此刻景月基因崩潰,疼痛難忍,哪里是他的對手。

              修樺毫不留情地扯下了她蛇身的鱗片,生扯蛇鱗,雖說比不是基因崩潰的痛,卻也能讓她疼得死去活來。

              聽到景月的慘叫聲,周圍忙碌的人,全都圍了過來,想要攻擊修樺。

              忽然一圈藤蔓將他們都擋開了。

              修樺看著地上慘叫的景月,笑的極為惡劣,“你覺得我很可憐對吧?我被父母拋棄,拿來賣錢,可是呢?就算現在我變成這樣,也有人愿意護這我,可是你呢?能護著你的就只有外面這些克隆人,呵呵!”

              “對了,明明還有一個正常的人類想要護著你的,可是你當著他的面,說他們是垃圾!”修樺說的不是別人,就是此刻呆在別墅的祝晉川。

              “我要殺了你!”景月掀開修樺,黑白相間的蛇尾因為基因崩潰,變得血紅,蛇鱗已經自動脫落了許多。

              “可惜你殺不了我。”修樺退開幾步。

              “那我殺了我自己,然后,讓你們自相殘殺!哈哈哈!”景月真是瘋了一般,鋒利的爪子直接劃向自己的脖子。

              張木清此時已經下車,藤蔓也是極快地將景月綁了起來,張木清拿出一只鎮定劑,給景月注射下去。

              等到景月昏睡過去,他才將綁住眾人的藤蔓收了回來。

              “小姐?”一個和祝晉川一樣的男人走上前來,看著昏睡在地上的景月,表情有些死板。

              “沒事,只是昏睡過去了,你把她抱上車去,我們準備回去了。”張木清轉身回了車上,準備發動車子離開此處。

              而此時的別墅,來了幾位不速之客,這幾人手里還都拿著槍,似乎是從什么地方逃過來的,他們一身衣裳已經破破爛爛。

              “老大,這院子里的房子看上去還能住人啊。而且這里的毒蟲也很少。”一個看起來二十來歲的男人對著一個大胡子男說道,幾人從院門口退開,走到了圍墻處,似乎是為了不讓別墅里的人發現他們。

              “嗯,讓小三翻墻進去看看。”老大隨手指了一個男人,示意對方進去翻墻進去看看;他們不知道的是,院門處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叫小三的男人沒有說話,幾步助跑便跳上了圍墻,還小心避開了薔薇的刺。

              小三看了看里面的場景,正準備說話,卻被薔薇綁了起來。

              薔薇尖銳的刺刺穿皮膚,疼痛難忍,小三忍受不住,叫出了聲來,而院子里的幾只小狗也聽到聲響,對著幾人的方向就是一陣狂叫,雖然是小奶狗,聲音確是極大。

              幾人正準備上前將小三從圍墻上解救下來,可祝晉川等人已經從門口出來了。

              老大身后的幾人,一看來人氣勢沖沖,便想溜之大吉,可是卻被老大叫住,“怕什么怕!咋們有槍!”

              幾人握住手里的槍,膽子瞬間大了起來,一個小混混對著領頭的祝晉川就是一槍,可是祝晉川早已將蛇鱗布滿全身,并不怕他那區區手槍。

              “明明打中了!他怎么沒反應?”小混混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槍。

              “我去!這些人有問題!快走!”老大也動手開了一槍,見被打中的祝晉川依舊沒有什么反應,便招呼小弟們趕緊走。

              可是他們再快哪里快的過一群已經產生異變的人,不過幾分鐘就被追上,接下來就是一陣慘叫。

              最后,祝晉川只拖著老大一人進了別墅,至于其他的人便不得而知了。

              “你們是做什么的?怎么往山里跑?”邵陽看著被綁在椅子上的男人問道。

              “我們只是小混混,市里被襲擊的那天,我們也乘亂搶了幾名警察的槍。”男人想要說謊話,卻被一邊正用蛇蝎舔著嘴唇的男人嚇到大哭,瞬間想說慌的勇氣都沒了。

              原來他不過是城里的一個混混,那夜毒蟲襲擊城市,好多人都被咬傷,他和幾名小弟的運氣不錯,沒被咬傷,還乘機拿了幾名警察的槍,然后他們乘亂去搶奪了物資。

              可是他們去的那個超市,里面恰好躲著兩個女人,是雙胎姐妹,十幾歲的年紀,長得也很是好看。

              他和他的幾個小弟動了邪念,那兩姐妹自然是寧死不從,一個小弟見她們哭的可憐也動了惻隱之心,想要偷偷將人放走,卻被老大發現,老大直接一槍將人給蹦了。

              他們的槍聲引來了警察,本來他們想要逃走的,可是他當時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順手把那兩個女孩也給打死了,還被剛剛趕到的警察看到,城里對他們下達通緝令,他們便只能逃出來,好在現在世道亂了,警察都忙著安排受傷的群眾,沒時間來抓他們。

              可是那兩個女孩的家人一直在追他們,她們的家人也不簡單,帶著一群人追著他們,一路上雙方都有傷亡,他們也是好不容易才跑到了這里。

              邵陽和身為警察的岑偉一冷笑一聲,邵陽指了指門口,“把他綁在門口,能讓那些追來的人一眼看到的地方。”

              “不要啊,求求你們,直接殺了我吧,給我一槍。”男人撲倒在地,苦苦哀求道。

              眾人都不理會他,直接將人帶了出去。

              “世道真是亂了。”若是以前,哪里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岑偉一嘆氣,岑母拍了拍兒子的頭,以作安慰。

              “現在城里正在建立避難區,城里依舊滿是毒蟲,之前那些殺蟲劑對毒蟲也根本無用。”華子一拿起杯子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毒蟲門無孔不入,而且被咬到之后,除了木清可以將人治療好之外,只怕國家還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法。”岑偉一蹙眉,作為一名警察,他憂慮的東西太多了!

              “木清留下了關于毒蟲的資料,你可以帶著資料回去城里去,把它們交給你覺得靠譜的人。”薛閣大概也知道岑偉一的想法,他起身上樓,不一會又從樓上下來,手里拿著一個盒子,這是張木清之前備下的,似乎他知道這次出去之后短時間內不會再回來。

              “”岑偉一接過盒子,哎,這人總是這樣,什么都給你準備好,不用你擔心。

              “只是不要和他們提到木清,也不要提到家里的地址。”薛閣溫和地拍了拍岑偉一的肩膀,他也理解岑偉一的心情。

              幾人還想再說些什么,突然門口傳來一陣慘叫聲,正是那個被綁在門口的男人發出來的慘叫聲。

              岑偉一幾人出門看了一下,只見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正拿著刀,一刀一刀割在男人身上;她身后站著四個人,分別是那兩個女孩的兩個雙胎哥哥和父親,還有一個應該是家里雇傭的保鏢之類的,而正往男人身上插刀的女人就是兩個女孩的母親。

              只是女人保養得很好,看上去就像個三十多歲的人。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