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三十七章 是你將我送入地獄
              張木清的臉色依舊溫和,他也沒有說話,因為那時候的他,確實冷眼旁觀;而他為什么想要回來,或許是為了贖罪,或許是為了保護薛閣他們,不讓景小姐傷害他們。

              “喂,那個尋之!是我抓的你,和他沒關系,有什么你沖著我來!”景小姐看著臉色通紅的張木清,有些著急,她想她是真的很喜歡這個人,總是對方不愿多看自己,她卻也甘之若霖。

              而只有一雙眼睛在外的修樺急得更是眼睛充血,鋒利的指甲慢慢將身上的蛛絲割開,可惜縱使割斷了蛛絲,依舊被蛛絲粘在了地上。

              “…我叫尋枝不是尋之!”尋枝的馬尾甩在了景小姐的臉上,將她的臉劃出了幾道血痕!

              “…我的臉!!!”景小姐感受到臉上的疼痛,眼睛忽然爆紅,全身都開始長出銀白色和黑色的鱗片;腰以下化作了蛇一樣的半身,鱗片也是銀色與黑色相間,看起來猶如被大火燒傷一般。看起來毫無美感可言,也難怪她一開始不化作此種形態!

              她的背部還長出兩對翅膀,卻很是小巧,縱使四翼也是飛不起來的!何況她的翅膀和當初修樺的一樣,長滿黑色斑點,看起來就快要腐爛一般!

              她的蛇身上還長了六只腳,只有四爪,爪子似乎也被火燒過一般,黑一塊銀一塊的,還有一些血紅的斑點,看起來像是被火燒掉了鱗片一樣!

              她那被火燒過一般的鱗片可能是太滑了,所以沒有被地上的蛛網黏住,景小姐站起身體,滿臉都是黑色與銀白色的鱗片,看起來如同毀容一般,血紅的眼睛看向尋枝,似乎是一只毫無人性的異獸!

              相傳太華山,山崖陡峭像刀削而呈現四方形,高五千仞,寬十里,禽鳥野獸無法棲身。山中有一種蛇,名稱是肥??【wèi】,長著六只腳和四只翅膀,一出現就會天下大旱。

              看來景小姐是把自己往肥??【wèi】的方向改造了,或者是她覺得肥??看起來霸氣又戰力極強吧!

              “真是丑陋至極!”尋枝將頭發拂至腦后,嘴里滿是嘲諷的話語,“你們真是瘋了!好好的人不做,偏偏要做不人不鬼的異獸!”

              “什么叫不人不鬼!你給我去死!”景小姐真像瘋了一般,不要命地撲向尋枝,說她心狠手辣也罷,但是說她丑陋,說她人不人鬼不鬼的不行!!!

              兩只異獸戰到一起,小小的地窖哪里支撐的住,不過片刻,上方的泥土便開始垮塌下來。

              張木清似乎不想動了,任由掉落的泥土砸在自己身上,微紅的臉也被掉落的泥石砸出了淡淡的血紅,這一刻他真想一死了之!

              修樺看得難受,尖銳的指甲劃破蛛絲,露出那只黑色的翅膀,翅膀向上一扯,扯落了些許帶著鮮血的羽毛,他仿佛感覺不到疼痛一般,巨大的翅膀將張木清護在身下。

              “修樺。”張木清看向修樺,看到他掉落在蛛絲之上的羽毛,這才回神,小聲說了句,“抱歉。”

              “沒關系。”修樺依舊為他擋著上方落下的泥塊,忽然翅膀上方長出了一把藤蔓織成的傘,將上方落下的泥石全部都擋住。

              “謝謝。”張木清操縱著藤蔓,小心避開蛛絲,為兩人擋開了落下的東西。

              “這蛛絲如此黏人,怎么處理才好?”

              “蜘蛛的血”張木清說道此處,修樺也就明白了,兩人看向眼前成人大小的巨型蜘蛛。

              這只成人一般大小的蜘蛛見地窖就快要塌下來,便拖著自己的食物準備出去了,蜘蛛拖著食物從兩人身前經過,兩人瞬間沉默了,這么大一只,他們可能打不過,不等兩人反應,這巨型蜘蛛就跳出了地窖,后面被蛛絲裹住的食物剛好吊在張木清他們眼前。

              原來這蜘蛛的存糧就是司萍,似乎她還沒有斷氣,唯一留在外面的眼珠左右轉動著,似乎在和張木清求救!

              張木清和修樺回了個愛莫能助的表情,而下一刻司萍便被巨型蜘蛛給拖走!

              張團子趴在鹿蜀背上,看著身后狂追而來的蜘蛛,只覺得鼠身僵硬。

              “好嚇鼠啊!”張團子緊緊抱著鹿蜀的脖子,將頭埋在鹿蜀的鬃毛處。

              “也很嚇馬喲!”鹿蜀一路狂背,跑出了村落之后,蜘蛛們便不再追趕他們,而是往回走;鹿蜀看蜘蛛們總算停了下來,它也停了下來,啃了一大口地上的青草,壓壓驚!

              “它們怎么不追了?”張團子在鹿蜀的背上走了幾步。

              “應該是它們的老大在召喚它們。”鹿蜀又啃了一口青草,這才跟上蜘蛛往回走去。

              進坑了的張團團和小野正和張團團一般大小的幾只蜘蛛戰斗,好在蜘蛛少,個頭也大,若是風頭太小,反倒不方便打斗了!

              小野本就兇狠,團團也是反應極快,對付幾只蜘蛛也不在話下,他們身上也黏上了幾根蛛絲,好在這蛛絲沒有張木清他們那里的厲害。

              終于將幾只蜘蛛終結了,蜘蛛青色的血液噴了滿身。

              然而碰到血液的地方,蛛絲便失去了黏性,脫落了,張團團用小小的爪子將蜘蛛的血往身上涂抹,“這血液有些用處,我們多在身上多涂一些,”

              “嗚嗚”小野更是直接,直接在地上打了個滾!

              “”還好蜘蛛的血不是紅色的,不然看起來就極為恐怖了。

              兩只將全身涂抹上蜘蛛的血液,便沿著洞口繼續前進。

              地窖里的張木清和修樺還在思考如何將蛛絲處理掉,畢竟屋子都快塌了!屋外兩異獸的戰斗太過激烈了。

              突然手邊有什么東西撞了一下他的手,一個小小的爪子從層層的蛛網之中伸出來,小爪子的指甲很是鋒利,輕輕一劃,蛛絲便被割斷,也沒有黏上那只小爪子。

              “團團?”張木清看著這爪子就覺得熟悉,這不就是團團的爪子嗎?

              “爸爸!”張團團此時已經整個進了地窖,看到張木清自然是激動不已。

              “團團,你怎么在這里?!”張木清又是驚又是氣!

              “爸爸,咋們待會再說。”張團團把自己身上的蜘蛛血液涂抹在了張木清身上,而后面的小野也總算從洞里出來。

              “嗚嗚……”小野也將自己身上的蜘蛛血液給修樺涂抹上。

              “小野也來了!那團子是不是也在外面?”張木清只想說他們的膽子可真大!!

              “嗯,團子和鹿蜀在外面。”張團團將張木清身上涂滿淡青色的血液。不夠就又回到遠處用自己的絨毛帶一些過來。

              也好在那些蜘蛛都被外面的戰斗給吸引了,沒有到地下來,不然他們必然不會這么順利。

              外面景小姐的蛇身已經爬滿了大大小小的蜘蛛,她一個甩尾就把大部分蜘蛛甩了出去。

              而她身下的六只爪子還在不停地將附近的蜘蛛捏碎,蜘蛛的血液融進了她那血紅的傷口,而她血紅的傷口,竟然在慢慢長好。

              “嗯?”景小姐看著不斷爬向自己的蜘蛛,再看了看傷口,不知是不是錯覺,她覺得她的傷口沒那么疼了!

              尋枝捂住胸口,躲在蜘蛛后面,任由無數的蜘蛛撲向景小姐。

              “我喜歡你的外貌,漂亮。”景小姐不顧爬上身體的蜘蛛,慢慢靠近尋枝。

              “呵,我當然不像你這樣讓人惡心!你不是喜歡張木清嗎?他看到你這幅德行,怎么還可能會喜歡你。”尋枝擦掉嘴角的鮮血,姿態優雅,一頭長發有些凌亂,反倒有種別樣的魅力。

              “呵,可惜,你是個戰五渣!不過是可以操控蜘蛛,這些蜘蛛與我而言,造不成任何傷害!”景小姐就要靠近尋枝,只是屋頂的房梁突然垮塌下來,暫時阻止了景小姐靠近尋枝。

              而地窖里的張木清和修樺此時正好離開地窖,就在兩人爬出來之后,地窖終于坍塌,而整個屋子也搖搖欲墜。

              張木清急忙抱著團團向門口跑去,小野和修樺也跟在張木清身后。

              看著搖搖欲墜的房子,尋枝和景小姐也跑了出去。

              許多蜘蛛卻被埋在了泥土里。

              而張團子和鹿蜀也趕了過來,張團子看到張木清便激動到不行,直接從鹿蜀的背上跳到了張木清懷里。

              “爸爸,爸爸…”張團子眷戀地叫了好幾聲爸爸。

              “嗯。”張木清將兩只豚鼠抱住,整個眼神都溫暖起來。

              與之相反的便是尋枝和景小姐。

              “那一組原始進化基因!”景小姐原本恢復一些的理智又再次被獸性占據!

              “這個味道,好香啊!”尋枝也看向張木清懷里的張團子,雖然無目,卻也能讓人感覺她目光森冷。

              張木清將兩只豚鼠放到小野的背上,示意他們退后幾米。

              張木清則用藤蔓將尋枝和景小姐攔住,景小姐目露兇光,蛇尾甩向張木清,張木清目光一凝,大指頭一般粗的藤蔓抽向對方,連帶著她身后的尋枝也被長長的藤蔓抽到。

              只是一下,她們兩個便鮮血淋漓,這也讓她們更加暴躁起來,然此時小野已經帶著兩鼠退至十米之外,兩人的情緒突然穩定下來,又或者是藤蔓中的毒素讓兩人安靜下來。

              景小姐褪去肥??【wèi】的外形,一身破碎的長裙掛在身上,有些衣不蔽體,張木清將外套脫下,輕輕蓋在景小姐的身上。

              “張木清,你怎么能為了一只畜生打我!”景小姐覺得全身僵硬,動彈不得,她看著張木清,臉上都是又是憤怒又是傷心!

              “他是我的孩子,在我心里他比你重要的多。”張木清揮退蜘蛛,說出的實話更讓景小姐難受。

              “明明是我把你從地獄之中解救了出來,為何你卻更在意別人!”景小姐說這話時有些撕心裂肺!

              “不,是你將我送入地獄,是修樺他們把我從地獄中解救出來。”張木清曾因為父母的死亡變得極度抑郁,開始自殘。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