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三十六章 人面馬身神
              鹿蜀將三只帶到那個與張木清三人分開的路口,便停了下來。

              “我只能送你們到這里了,若是遇見那些人,他們又要把我抓回去。”鹿蜀頗為人性地偏了偏頭,“還有你,你是叫團子嗎?”

              “嗯,我叫張團子。”張團子看鹿蜀看向自己,便點了點頭。

              “你身上有一種很好聞的味道,至少要和其他的異獸保持八米以上的距離,不然他們可能會聞到你身上的味道。”鹿蜀好奇地看著張團子。

              “好的,謝謝你,那我們先走了。”張團子舉著小爪子,對著鹿蜀揮了揮,兩只便爬上小野背上的小背包中。

              小野也對著鹿蜀搖了搖尾巴,便聞著味向張木清他們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鹿蜀在原地踱步,想要原路回到別墅卻有些猶豫,它仔細琢磨了幾分鐘之后,覺得還是跟上去看看,畢竟那三只看起來戰斗力就很一般,而張團子還是個移動能源一般的存在,說不得要吸引許多想要充能的異獸過來!

              鹿蜀轉身跑向小野消失的路口,一路狂奔過去。

              而此時的小野他們已經到了之前張木清他們停留過的地方,地上還隱約有一些血跡。

              “汪汪嗚嗚”小野忽然對著路邊叫了兩聲,前腳微微趴下,眼神也犀利了許多。

              這正是當初怪蟲爬出來的地方,那種長著人臉,九只如人手一般的爪子,那指甲很是尖銳,也極其堅硬!

              幾只怪蟲又從原來的地方爬了出來,似乎是一只沒有離開過這里,或者是把這附近的草叢當做自己的巢穴了。

              小野警惕地看向爬出來的怪蟲,可能是想以一敵眾!

              張團團趴在小野背上,小爪子拍了拍小野,“還不快跑!它們那么多只,你還想和它們打架嗎?!”

              “嗚嗚”小野嗚嗚叫著,似乎也明白過來,轉身跑開了。而幾只怪蟲相互對視了片刻,似乎是在交流,但卻沒有追上去,或許是聞到團子他們身上有熟悉的味道。

              怪蟲交流一會,便退回了草叢之中,而猶豫了幾分鐘的鹿蜀也終于追了上來,剛好看到小野的一個尾巴,消失在前面轉彎處。

              鹿蜀也注意到那幾只剛退回草叢的怪蟲,眼睛一瞇,前腳稍微用勁踩在了地上,地上便被它踩出一個坑來,那幾只蠢蠢欲動的怪蟲瞬間溜得更快了。

              鹿蜀繼續追著小野他們,沒一會就追上了前面狂奔的小野。

              而前面不遠處是一處村莊,村莊已經破敗不堪,看起來像是被路過的野獸們給撞破了墻壁,導致房屋倒塌了許多,墻壁沒有遭到破壞的屋頂的瓦片卻都是空的,小村里還隱約傳來一陣陣惡臭。

              這個村莊并不大,前前后后大約十幾戶人家,看起來也都是極為普通的人家,小野幾只小心翼翼進了村子,仔細聞著空氣中殘留的味道,可惜一戶人家傳來的惡臭味太重,小野幾只差點被熏暈過去,畢竟他們幾只的嗅覺都不算差的。

              “好臭啊!”張團團用小爪子捂住鼻子。

              小野甩甩頭,往前跑了幾步,味道總算淡了一些。

              張團子向后看了看,“那些是沒有撤走的村民吧,然后不小心被毒蟲咬了,無藥可治,所以死掉了。”

              “嗯。”張團團點頭。

              鹿蜀走在三只前面,突然看見前面停著幾輛車輛,急忙停了下來,也將后面的小野拖進一旁的屋子里面。

              然后幾只伸出頭,偷偷摸摸地看向斜對面的車輛。

              “車上沒有人。”張團子透過車窗,并沒有見到任何人影。

              “嗯,他們可能在那間屋子里。”鹿蜀伸出一只蹄子,指向車子旁邊的屋子,那是村里最好的一間屋子,保存還算完整,這天也快黑了,他們留下來休息也是正常的。

              “嗯,那我和團子去看看。”張團團從小野的背上跳下來。

              “不行,他們里面有變異者,會發現團子的。團子要離的遠一些才行。”鹿蜀把準備出門的張團子推了回去。

              “也對,那我先過去看看。”張團團身上除了耳朵和四肢小短腿之外都是黑色的毛,在這個時間里也極不顯眼。

              只見他小小一只,走得小小翼翼,也沒弄出聲響來,沒一會就走到了停車處,他小心翼翼聽了聽房內的聲響,卻什么也沒有聽到,剛想往前一步,卻見地上似乎有些絲線,看起來像是蛛絲。

              這門口每隔兩厘米便有一根蛛絲,若是有東西踩到蛛絲,便會引起蛛絲的震動,蜘蛛們便通過蛛絲的震動確認動物的位置。

              團團小心繞過蛛絲,慢慢靠近房門,通過房門的縫隙看向里面,隱約看到里面有一些白色的東西在晃動,門縫上面也有一些蛛絲,張團團不敢將門推開,只能小心翼翼地退了回去。

              “那門口全是蛛絲,門里更是被蛛絲給布滿了。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那我們圍著房子看看,有沒有其他地方可以進去。”張團子緊張地看著對面的房門,爸爸還在里面呀!

              “嗯,不如小野和團團一起去找房子的入口,我帶著團子去附近看看,弄一些響動,看里面有沒有什么東西出來。”鹿蜀輕輕踢了踢后蹄。

              “嗯。”張團子和張團團輕輕點了點頭。

              張團團帶著小野圍著房子,避開有蛛絲的地方。

              忽然村里傳來一聲巨大的聲音,小野和團團反應也是極快,急忙爬進一旁的雜草堆里,這雜草堆應該是這里的住戶割回來喂家里養的牛羊或者其他動物的,可能因為最近下雨下的太多,這雜草堆已經有些臭味,應該是下方的草已經腐爛了。

              如此反倒是掩蓋住了小野和團團身上的味道,兩只把雜草蓋在自己身上,看向傳來響動的方向。

              只見幾只兩歲小孩一般大小的蜘蛛從墻角鉆了出來,身下跟著無數的黑色小蜘蛛。

              張團團看著這密密麻麻的蜘蛛,只覺得全身發麻,全身毛發都豎了起來。

              小野更是嚇到將爪子放到了眼睛上,不敢去看,這密密麻麻的蜘蛛簡直逼死密集恐懼癥。

              等到蜘蛛們都散了去,張團團和小野才從草里出來。

              兩只歪著頭對視一眼之后,看向那個墻角的洞。

              張木清和修樺幾人此時正在房內的地窖里。

              地窖不算大卻很黑,黑暗中鋪滿了白色的蛛絲,像一張巨大的白色毯子。

              張木清、修樺還有景小姐都被蛛絲黏住,而這里還有一只更加巨大的蜘蛛,看起來和成年人一般大小。

              蜘蛛正在進食,似乎是景小姐帶來的那些人中的一個,角落里還有幾個白色的人形繭。

              張木清三人并未被白色蛛絲完全包裹,至少還留了一張臉在外面。

              “我想一把火燒了這蛛絲。”景小姐正對著那只進食的蜘蛛,只覺得惡心透頂!

              “你可以試一試。”張木清手心長出無葉的藤蔓,可惜這蛛絲太過粘人,藤蔓剛碰到蛛絲,就被黏住,想撤回藤蔓,也撤不回去。

              張木清心里暗暗嘆氣,這蛛絲割不斷,又黏糊。

              最慘的還是修樺,兩只巨大的翅膀被裹得嚴嚴實實的,只留了一雙眼睛在外面。

              “…打火機…被它們扔出去了。”景小姐動了動自己的手,只覺得全身如同陷入沼澤之中,動彈不得。

              “嗯,它們也不傻。”張木清隨遇而安,就那么靠在墻上,當然,就算他想動也沒法動彈。

              忽然上方的木板似乎被什么東西打開,微弱的光線透了進來,那只巨大的蜘蛛也停止了進食。

              一個說不清是人還是異獸的東西從地窖入口跳了下來。

              看到她全貌的人便會想到山海經里面的一段話:凡北次三經之首,自太行之山以至于無逢之山,凡四十六山,萬二千三百五十里。其神狀皆馬身而人面者廿神。其祠之,皆用一藻茝(chǎi),瘞(yi)之。

              這是傳說中的馬身人面神,而她上半身白色長發妖嬈,有臉卻無目;只見她原本眼睛所在的地方是兩朵玫紅色的花,將她整個額頭和眼部遮住。

              兩雙修長的手指,輕輕將垂落的蛛絲拂開,原本黏人的蛛絲在她面前普通普通的白線一般。

              再看她下半身,和普通的白馬很是相似,只是體型稍微小巧一些。

              她伸手將背上的不知從何處落下來的小蜘蛛拿到手心里,然后將它放在垂下的蛛絲上。

              “馬身人面神?!”景小姐有些驚訝,她也曾想要制造出這樣完美的異獸,可是她一直沒有做到!

              他們制造出來的也就只有盅雕、長右這樣的異獸,而且基因還極不穩定,容易基因崩潰而死。而眼前的這個太過完美了!

              “神嗎?”馬身人面神捂嘴輕笑,看向被蛛絲裹住的景小姐,明明不見其目,卻能感覺得到她的目光。

              “哪里來的神?”她低頭看向躺在地上的景小姐,“你可是忘記了你曾經扔過一個失敗品嗎?”

              “……”景小姐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若說忘了,對方必定更加憤怒,可她確實想不起來了!她扔過的實驗體,她自己都記不清楚有多少個!

              “我記得你,你叫尋枝,原本是個癡兒,被她買來做了實驗。”張木清看著完全變樣的尋枝,心里有些不可置信,臉上卻沒有任何反應。

              “我也記得你,張木清!”尋枝看向張木清,“那時候我一直在說疼,讓你救救我,可是你呢!”

              尋枝將張木清從蛛絲之中扯了出來,尋枝捏住他的脖子,將他高高舉起。享受似地看向快要窒息的張木清。

              “我當時是不是一直哭著求你!求你替我把實驗室的門打開?!”看著臉色通紅的張木清,尋枝將人又扔了回去,“而當時的你,就站在玻璃外,就那么看著我!聽著我撕心裂肺的叫聲,你都無動于衷!”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