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二十六章 盤葉忍冬
              待到張團子和張團團回到房屋時,寇瓊和胥之已經帶著司萍來到了別墅。

              司萍雙眼血紅,如同一只發狂的野獸,不受控制;她雙手雙腿都被緊緊捆住,嘴巴也被膠帶封住,她的左手小臂被紗布包裹著,似乎就是傷在此處。

              幾人將司萍固定在實驗床上,手腳都用皮帶纏住,全身都固定得死死的。

              張木清示意寇瓊將司萍傷口處的紗布去掉,看著紗布之下那猙獰的傷口除了有些紅腫,并無其他現象時,張木清松了一口氣;張木清用棉簽擦了擦他的傷口,拿去做了個簡單的檢測。

              而其他幾人自知幫不了忙,便退出了實驗室。

              然而他們幾人不知道的是,在他們退出實驗室之后,司萍忽然安靜了下來,只是一雙血紅的眼睛看著張木清,不在像之前一直嘶吼著。

              張木清覺著奇怪,將手中的棉簽放下,走近司萍,司萍血紅的眼睛看著張木清,卻不像之前滿是殺意,張木清嘗試將她嘴邊的膠布扯掉,也不見她有其他反應,而張木清這才發現自己的手掌中竟然長出了一片青色的指尖大小的葉子。

              那葉子形似楓葉,和背上刺青一般的葉子形狀相似,可是這篇葉子是直接從掌心長了出來!

              張木清竟然也未覺得疼痛,這葉子如同憑空出現的一樣。

              忽然原本安靜的司萍突然抬頭,咬住了那一片葉子,直接把葉子扯了下來,猶如一根頭發被拔出離身體,再無其他反應。

              吃掉葉子的司萍,忽然昏睡了過去,張木清看了看自己手臂上如刺青一般的青葉,也不再多想,轉身去做檢測去了。

              張團子和張團團看著出來的修樺,便將薔薇花的事情和修樺說了起來,“唧唧院墻外面的薔薇花會抓昆蟲和蛇去吃。”

              “嗯?你們的意思是那薔薇有自己的思維,還會捕獵嗎?”修樺挽手。

              “對,我們去看看吧。”恰好外面的雨也停了,左右在屋里也沒事,張團團也是閑不住,也很好奇那薔薇是怎么捕獵的。

              “”修樺思索了片刻,覺得自己出去并不方便,畢竟自己背上長著一對翅膀,若是被外面的人不小心看到,那就麻煩了。

              “你叫胥之對吧?”修樺看著負手而立,面上帶著幾道傷疤的男人。

              “是。”胥之言簡意賅,也不多言,只是默默看了一眼修樺身后的翅膀。

              “你去看看那圍墻之外的薔薇吧,那薔薇好像產生了異變,會捕殺動物作為自己的養料。”修樺伸展了一下自己的翅膀,一雙眼睛犀利地看著胥之,似乎對方若是有什么異動,他就會毫不猶豫地殺死對方。

              “好。”胥之說完便出了門。

              張團子和張團團本想跟出去的,卻被修樺攔住,“你們兩個就別去了,就邵陽跟著去瞧瞧吧。”

              張團團點點頭,表示理解,雖說這些人都是邵陽從前的戰友,但是見到修樺的奇異之處,難免會產生一些不好的想法。

              寇瓊看著修樺警惕的目光,暗自挑眉,卻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默默守在實驗室門外;而她一頭短發,看起來極其干練,五官也極為立體,顯得英姿颯爽。

              而那已經出門的胥之,膚色白凈,身體瘦弱,只是臉上有著幾道疤痕,這疤痕已經很淺,所以并不顯得嚇人;他腳上穿著黑色中靴,小腿處綁著兩把匕首,一雙瘦長的手指也滿是傷疤。

              胥之和邵陽出了院門,走到離薔薇一米處,只見這薔薇無風自動,那帶刺的枝蔓緩慢伸向兩人,若兩人是背對著著薔薇的,那必定是聽不到任何聲響,也反應不過來的。

              “動物異變也就罷了,怎么植物也會產生一邊了?!”邵陽看著緩慢朝著自己移動過來的枝蔓,緩緩退后了兩步。退了兩步之后,這薔薇也就不再移動。

              “我見過。”胥之抿唇,他確實是見過的,就在這次的任務中。

              “你見過了?難道你們這次的任務就是和異植相關?”邵陽轉身,準備回去。

              “嗯,是一株盤葉忍冬。”盤葉忍冬,別名金銀花,是一種極為無害的植物,還具有藥用價值。

              胥之當時完全不明白,只是一株無害的植物,為何要安排他們去,顯得有些小題大做。

              可等隊里十幾個人到了目的地之后才發現,哪里那么簡單,這盤葉忍冬身邊圍著兩只極其詭異的異獸,那異獸戰斗力極強,似乎是在守護那盤葉忍冬,或者是那盤葉忍冬對它們有什么益處。

              見到兩只異獸他們也沒覺得害怕,畢竟他們是十幾人,帶著的武器裝備也極為不錯;但是這兩只異獸,反應極快,思維也很是清晰,甚至極為默契,在那茂密的森林之中神出鬼沒,不一會就拖走了他們兩個兄弟。

              胥之想要撤退,卻發現來時的路被那兩只似虎卻白身犬首的異獸攔住,他們只得向里一個方向跑去,卻發現那邊是一處峭壁,再無法前行,而峭壁之上又是一株盤葉忍冬,幾人本是沒有注意到這株植物的異常,直到兩位同伴被那食物卷了起來。

              那盤葉忍冬藤蔓本就很是纖細,原以為用刀隨意就能割斷,哪知道那藤蔓猶如金剛石一般極其堅韌,且無法割斷,也無法解開!最后兩位同伴被那藤蔓活生生勒死,而剩下的幾人不敢在靠近藤蔓,只得向異獸的方向而去。

              拼了命才逃了出去,然而逃出來的人只剩下胥之、寇瓊和司萍,而如今司萍還是此等狀況!

              兩人此時離那薔薇已經兩米之遠,背對著薔薇所在;薔薇本在之前就不在動作,可現在若是兩人回頭一看,便可以看到薔薇已經到兩人身后,馬上就要攀上兩人的腳踝。

              忽然寇瓊出來,叫了兩人一聲,而薔薇也神速般退了回去,胥之兩人也若有所感,轉身看了過去,然而什么都沒有看出來。

              寇瓊走近,她可是親眼看到那薔薇縮了回去的,“這薔薇和那盤葉忍冬一樣,已經進化到知道偷襲了,倒是聰明。”

              寇瓊看著藤蔓上還掛著的一些毒蟲的軀殼,再次說道:“也難怪此處沒有蟲類,也沒有什么毒蛇、蜈蚣進入院內,有它在,這院里安全了許多。”

              “嗯,司萍怎么樣了?”邵陽跟在寇瓊身后,準備回去。

              “你老板所她暈過去了,不過這是好事,她這一路可都沒有休息過。”寇瓊那一路緊繃著的心,也放松了一些,看來此次來對了。

              進屋之后張木清已經再次進了實驗室,而修樺又剝了個石榴,在一顆一顆地吃,偶爾還會分團子和團團一些。

              直至下午六點,張木清才從實驗室里出來。

              修樺看著從實驗室出來的張木清,他應該是剛清洗了手,手上還有些濕潤,修樺便將衛生紙拿了兩張給他擦手。

              “怎么樣了?”修樺指了指已經關上的實驗門。好在張木清財大氣粗,買了如此多的實驗用品,也備了很多藥品。

              張木清搖了搖頭,見胥之他們也在便沒有說出那片葉子,“確實是感染了異獸身上的某種病毒,這種病毒盤踞在他的大腦,影響了她的思維,使她變得極其暴躁。”

              “以其說是影響,不如說是控制。”修樺對于他人的生死倒是不在意,只不過是出于好奇而且,何況他總覺得他自己對于那些異獸身上的病毒是可以直接免疫的。

              “確實如此。”張木清揉了揉眼角,似乎有些疲憊,背上的疼痛雖說減緩了,卻沒有停止過。

              “先過來吃飯吧,查靈兒不舒服,我讓她回屋休息了,這菜是我做的。”修樺拿出三副碗筷,做的菜也不多,似乎只給自己、張木清還有薛叔叔準備了。

              果然片刻之后,邵陽又做了兩個菜端了出來,示意胥之和寇瓊來吃。

              張木清看著眼前都是自己愛吃的菜,笑了笑,也不覺得修樺這樣什么不對,修樺就是這樣,只對自己認可的朋友推心置腹。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