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二十四章 一株青色的藤蔓
              等幾人爬上了山,天已經黑了下來,雨依舊沒有停下;只是稍微小了一些,尋著記憶,邵陽帶著幾人抹黑前進。

              手電筒和手機燈光微弱,視線極差,而張木清的背部越來越痛,險些腳下一滑,就從山頭滾落下去,幸好修樺反應極快地拉住了他。

              修樺拉住張木清的手,只覺得似乎拉住了一團火;修樺心里一驚,怎的這么嚴重還不說出來!而被修樺拉住的張木清竟然直接暈了過去!

              修樺連忙將其接住,邵陽也發現了異常,連忙回身,查看張木清的情況。

              “怎么突然燒得這么嚴重?”張木清的身體說差也不是很差,難道是之前的傷口出了問題;但是在這雨幕之下,也無法查看張木清的傷口。

              “不知道,你把這包帶著,我抱著他。”修樺將肩上的包遞給邵陽,將手中的兩只土撥鼠也放了下來,“此處之后就是下山,你們跟著邵陽慢慢走,我先將他帶下去,再回來接你們。”

              土撥鼠揮了揮爪子,示意沒事,夜晚它們的視力反倒不受影響,只怕比邵陽跑的還快。

              于是修樺抱著張木清便急速下山,也不需要照亮;黑夜里的修樺,反應極快,步伐也走得很穩。

              沒多久便到了山腳之下,之前張木清兩人開來的車還在此處,然而此處也再無半個人影,瀝青的路面也更加荒涼,更加殘破。

              修樺在包中找到車鑰匙,將車門打開,把張木清放在后座,又將他那濕透的衣服脫了下來,熟練地打開后備箱拿出一條毛毯,把張木清裹了起來。

              這才又進入雨幕之中,去接邵陽他們。

              并未耽擱太久,幾人幾鼠便上了車,邵陽開車,修樺在后座照看張木清;在一路的顛簸之中,張木清總算醒了過來。

              “修樺,你幫我看看我背上的傷口”張木清想動也動不了,背上的疼痛讓他只想昏睡過去。

              “好。”修樺將裹得嚴嚴實實的毛毯拿開,直接將張木清翻了個面,也不用脫衣服,直接用那尖銳的指甲將背部的衣服劃開。

              這一劃開,只讓修樺震驚到難以言語,只見張木清的傷口處長著一顆類似藤蔓一樣的東西,只是這藤蔓似乎是將傷口給做了縫合,把原本裂開的傷口遮了嚴嚴實實。

              難怪會痛到難以忍受,畢竟無麻藥縫合傷口,那肯定疼到難以忍受的,何況張木清本就怕疼!

              “你這傷口被一株藤蔓貫穿了,這藤蔓的根部將傷口做了縫合”修樺不知該如何描述,說是一株藤蔓,但它卻像是一株青色藤蔓的紋身,而且這紋身還會移動!

              它的根部細長,長在傷口之處,它像個藝術家一樣,將原本已經撕裂的傷口做了縫合,但是伸手去摸卻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聽起來像一株寄生植物。”張木清反倒淡定了,他在這之前就感覺到傷口有些異常,但是反手去摸卻沒有發現異常,只是感覺那東西生長在皮肉之中,讓人痛到難以忍受!

              “或許。”看著那猶如刺青,卻在張木清的背部游走著的藤蔓,確實說不清楚它是不是植物。

              張木清不再說話,又昏睡了過去,而他那背部的藤蔓也如同休眠了一般,不再動彈。

              修樺見無法將著藤蔓取出,也只得為張木清蓋好毛毯,讓他好好休息。

              邵陽蹙眉,小聲說道:“我白日里給他清理過傷口,都沒有發現有那么奇怪的東西”

              修樺搖頭,“不知道是何緣故,或許只是一種異變,而不是真的被什么植物寄生,也說不清是好是壞。”

              這車行駛了三個小時之后總算回到了青山腳下,邵陽直接將車開進了院子里;而院外本在之前搬來了許多人家暫居的,現如今卻一個人也沒有。

              而別墅里的人也少了許多,只剩下薛閣和查靈兒。

              薛閣見著幾人回來,直接披上衣服就下了樓,“木清這是怎么了?”

              張木清昏睡了一路,直到此刻都還沒有蘇醒;而薛閣先是看到長著翅膀的修樺,心中一驚;然后就被昏睡的張木清吸引了過去。

              “他這一路太累,所以睡著了。”修樺將張木清抱下車來,“他房間在哪里?”

              “我帶你去。”薛閣雖說不信,卻也不再多問。

              張團子和張團團看著修樺將張木清抱回了屋里,他們兩個則是帶著一群鼴鼠和土撥鼠在一樓門口處擦干凈了爪子,然后再去了他們自己的房間。

              張團子拿出幾塊干凈的毛毯,讓它們擦一下自己的毛。

              “哇,你們這窩真好看!”土撥鼠一看著整個房間的,眼神里都是一陣羨慕。

              “你們爸爸對你們真好!”土撥鼠二拿著毛巾搭在自己的頭上。

              “我也想要一個人類的爸爸。”土撥鼠三說道。

              “什么叫你想要的一個人類爸爸?我對你不好嗎?”土撥鼠一拍土撥鼠三一爪子。

              “爸!爸!我錯了!你別打了。”土撥鼠三連忙認錯,惹得其他鼠哈哈大笑起來。

              “不是所有的人類都很好,只是恰好我們的爸爸很好。”張團團正頂著一塊青色的毛巾,擦著自己的毛,然后它熟悉地打開一旁專門為他和團子安置的吹風機,開始吹起毛發來。

              “就是,有些人類可壞了!”翠翠和盈盈站在一旁的架子上,把自己的一只腳伸了出來。

              “我們這腳上的傷疤就是被一個人類用魚線勒出來的,他還會拔我們的羽毛。”

              “真可怕!”幾鼠全都瞪大了眼睛。

              “對啊,要不是遇到團子他們爸爸,我們可能都不在了”盈盈飛到團子身邊,用頭碰了碰團子的下巴。

              幾只勞累了一夜的毛團子,擦干了身體之后,便都睡在了團子他們的房間里。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