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十七章 名叫修樺的男人
              休息一夜之后,男人的翅膀恢復了一大半,看起來卻更加嚇人了,猶如被硫酸融化掉了一般,羽毛也還沒有長出來。

              張團團和張團團看著男人的翅膀,張大嘴巴。

              男人惡劣地笑了笑,故意晃動了一下翅膀,只見翅膀之上的一塊血肉,竟然直接掉了下來,“怎么,嚇著了?”

              張團子和張團團搖頭,“沒有,只是覺得有些丑。”

              張團團還補充了一句,“丑到不忍直視!”

              男人有片刻的無語,“既然你們如此實誠,那便自己爬上去吧。”

              聽到這句話,便換成張團子和張團團無語了,這么高的懸崖,讓他們用自己的小短腿爬,是否過于殘忍了些。

              張團子看著這么高的懸崖,不得不使出自己的殺手锏:撒嬌賣萌!

              “帥氣又善良的哥哥,你可以帶我們去找我們的爸爸嗎?”張團子見對方不應,便繼續說道,“我們的爸爸是醫學病毒學博士,對你的傷或許能夠有幫助。”

              男人聽到醫學病毒學博士時,突然問道:“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張木清,我爸爸叫張木清,啊!我想起來了,你就是把我送給爸爸的那個人”張團子看著眼前只剩下面容沒有改變的男人。

              “你以前的頭發是黑色的,現在怎么變成白色了?你也前也沒有翅膀,現在怎么有翅膀了?”張團子的兩只小爪子手舞足蹈地比劃著。

              “發生了一些事情。你們爸爸把你們弄丟了嗎?”男人看起來不想多說以前的事情,只得轉移話題問了一句。

              “不是的,是我和團團想要出去玩,結果就遇到了之前這只大鳥。大鳥抓住我的時候,爸爸上來阻攔,還被大鳥掀了出去,當時我好像看到爸爸流血了”張團子有些難受地低下頭。

              “爸爸受傷了?”張團團并沒有注意到張木清當時的情況,頓時也著急起來;都怪自己,要不是自己帶著團子出去玩,也不會這個樣子。

              張團團覺得自己真是一只掃把鼠,跟著誰,誰就倒霉!

              “喂,看你們一副要以死謝罪的表情還要不要離開這里了。”男人將自己那破破爛爛的背包打開,示意兩只豚鼠進去。

              “要的,要的,謝謝你。我叫張團子,這是我弟弟張團團,請問怎么稱呼你呢?”張團子覺得自己是只有禮貌的鼠,道謝肯定是必須的。

              “我叫修樺。”男人挑了挑眉,真是一只有禮貌的小豚鼠,還會撒嬌賣萌。

              修樺背起這個看起來快要散架的背包,開始往懸崖上方爬上去。

              而修樺背部原本已經恢復了大半的翅膀,又開始慢慢腐爛,血肉一塊一塊地掉落下來;看起來就知道很疼,可是修樺像個沒事人一樣在攀爬著。

              又或許他只是習慣了,習慣了這個傷口慢慢腐朽,又慢慢生長;習慣了傷口帶來的疼痛!

              張木清和邵華兩人,已經翻越了青山,一路上遇到人便會詢問對方,是否看到過一只巨大的鳥飛過。

              那只蠱雕巨大,長得又是稀罕,竟然又不少人看到了,還有人將其拍了下來。

              “你說的那只大鳥,我拍到了,而且我把照片拿去查了一下,發現它竟然和《山海經》里記載的蠱雕有些相似。”女孩將手機遞給兩人。

              手機像素并不高,蠱雕飛的也不低,照片看起來有些模糊,甚至看不清楚蠱雕的爪子什么是不是抓著東西。

              “謝謝,你看到它向什么地方飛過去了嗎?”張木清笑著將手機還給對方,根據時間來看這只蠱雕就是抓走張團子和張團團的那只。

              只是前方的路因為塌方已經堵了,雖然有人在處理了,但是也不是短時間之內就可以處理好的,何況這天,看起來又要下雨了。

              張木清看著將手機收起的女孩,“你對這片熟悉嗎?我想找一條可以翻過這座山的小路。”

              女孩指了指兩人身后,“只能從這里爬上去,從山上走,但是自從修建好了這條車路,就很少有人會從山上走了,這條山路已經荒了很多年了,何況最近下過雨,山上應該也有坍塌,只怕不好走。”

              張木清看了看堵得死死的路,山上還在陸續滾落著石頭,背上的傷也還在一陣陣的疼痛。可是他擔心張團子他們等不了太久,若是不盡快找到他們,只怕,只怕什么,張木清不敢細想。

              女孩看著張木清蒼白的張木清,有些心疼地問道:“你為什這么急著要找這只大鳥啊?”

              張木清俊美的臉皺了皺眉,苦澀地笑了笑,“它把我孩子抓走了。”

              “什么!!”女孩一聽是孩子被抓了,心里更加心疼眼前的男人了,看看人家臉都急白了。

              “你等一下,我打個電話問問我山那邊的表弟,問問他看到過那只怪鳥沒。”最近總是下雨,手機的信號并不是太好,女孩只能尋了個高出,這才將電話撥了出去。

              張木清小聲道謝,蒼白的臉色,似乎在表達著他的著急與脆弱。

              “喂弟娃兒,能聽到不,我問你件事,你今天看到過一只怪鳥沒得?”

              “看到過說,那你有沒有看到它飛到了哪里去了?”

              “是飛到山那邊的懸崖下頭了嗎?”女孩說著地方話,張木清大概能夠聽懂一些。

              現在他們能確定蠱雕飛到了何處,也是運氣很好了,不然就這樣漫無目的的去找,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夠找到。

              “我表弟說那只怪鳥飛到前面的斷崖下了,翻過這兩座山就到斷崖了。”女孩站在高處,和張木清說著自己所知道的消息,或許是有些激動,腳下一滑便向后倒去。

              張木清速度極快地挽住女孩的腰,臉色愈加蒼白地說道:“小心一些。”

              女孩被這一近距離的接觸,弄紅了臉,但是人家已經有了孩子了!壓住心里的悸動,結結巴巴地說道:“前面的路都有坍塌,車子是肯定去不了的,你們只能徒步前行了,山路難走,你們小心一些。”

              張木清見對方站穩,便放開了手,再次道謝之后,便與邵陽上了山。

              女孩嘆了口氣,現在的好男人怎么都早早有了另一半了!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