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十六章 一個只有一只翅膀的男人
              張木清被那一翅膀掀開,剛好撞到一根斷木之上,尖銳的木頭刺破了他的背部。

              回到別墅,隨意處理了一下傷口,便準備出發去尋找張團子和張團團。

              薛閣知道勸不住張木清,便想與他一起離開。

              “薛叔叔留下替我看著這房子我才放心,畢竟最近時不時的下雨,有許多人已經搬到我們附近居住了,所以家里需要一個人守著才行。”張木清臉色有些蒼白,嘴邊依舊掛著淡淡的微笑。

              他也想問自己,為了兩只豚鼠,值得自己去跑這一趟嗎?

              然而哪有什么值不值得的,只有想不想而已!

              車路已經被暴漲的野草和樹根弄的有些殘破,瀝青路上滿是一叢叢的草和穿透瀝青的樹根;整條路上的車都很少,顯得有些荒涼。

              張木清和邵陽開著一輛吉普,帶著一些便攜的糧食開始往蠱雕消失的地方前行。

              不知前路幾何,唯有努力前行。

              張團子被蠱雕握在爪中,倒不覺得累;只是辛苦了咬住蠱雕的張團團,他爪子太短抱不到蠱雕的爪子,只能一直用嘴咬住對方,一對門齒都已經有些酸痛了。

              還被蠱雕的鮮血灌了滿嘴,血腥味刺激得張團團想吐,卻只能強忍住,不然這么高的天空落下去,只能來個粉身碎骨了。

              張團子心驚膽戰地看著僅僅靠著兩個門齒將自己掉在蠱雕身上的張團團,深怕對方就這么掉下去了。

              也不敢說話影響對方,只能盼著蠱雕早點落地。

              突然,這個翻越了幾座山的蠱雕慢慢開始降落,看來總算是到了地方了?!

              蠱雕降落到崖壁上的巢穴中,而掛在它爪子之上的張團團也終于堅持不住,將自己的嘴松開來,砰的一聲,落在巢穴中的枯枝上,一根尖銳的斷枝險些刺破他的毛皮。

              蠱雕看也不看張團團,仿佛他不過去一只跳梁小丑,無足輕重,也對他造不成傷害一樣。

              蠱雕抓著張團子就想往嘴里放,心想總算可以享受美食了。

              張團團哪里能讓它如意,小短腿一個跳躍就跳到蠱雕的翅膀之上,鋒利的指甲割破了蠱雕的翅膀,蠱雕被惹得暴怒,那如人手一般的利爪如風一般往翅膀上抓去,。

              張團團哪里躲得過,剛要被抓蠱雕抓起,卻看見一雙天降大腳將蠱雕踩在了地上。

              蠱雕整個頭顱都被踩進枯木之中,也因為慣性將爪中的張團子拋了出去,眼見就要掉出懸崖,張團團也極速往飛起的張團子跑去。

              忽然一雙大手接住了即將落下懸崖的張團子。

              男人將張團子放在張團團身邊,看著張團團圍著張團子焦急的轉圈,男人冷漠的嘴臉難得地笑了起來,這些小動物總是比人類可愛呢!

              張團子:“唧唧我沒事,你呢?”

              張團團搖了搖頭,“唧就是牙齒有點酸。”

              想到張團團就靠著門齒將自己掛在蠱雕身上,被蠱雕帶著飛了如此之久,張團子就一陣后怕。

              張團子用小爪子拍了拍張團團的頭,“唧你傻不傻,明明它就抓了我一個,你偏要跟上來,差點就”

              張團團用頭頂了頂張團子的下巴,難得的撒嬌起來,“哥哥,你看現在不是我們都沒事嘛。”

              哎,要不是哥哥快哭了,他也不用撒嬌哄他了!!哥哥,真是個愛哭的嬌氣包!!

              男人聽著兩只豚鼠的對話,是的就是聽著,他其實可以聽懂大部分動物的聲音。

              細看男人才發現他的耳朵比起尋常人來更加尖銳一些,和傳說中精靈的耳朵有些接近。

              男人身后還有一只灰白色的翅膀?!為何只有一只呢?到他身后才發現他的另外一只翅膀已經腐爛了,腐爛到只剩下一截骨頭!看起來像個墮落的天使!

              男人扭斷蠱雕的脖子,尋了一處平整的石塊,開始生火。

              男人將蠱雕的心臟剝離出來,撒上調料,竟然開始燒烤起來!!!

              張團團看著男人的舉動,頓時嚇了一跳,將張團子護在身后,“唧唧這人看起來就不像好人。”

              張團團以為對方必定是聽不懂他和張團子在說什么的。

              然而,男人突然接過張團團的話,“我確實不是個好人,甚至可以說看起來都不像個人呢。”

              張團團身體僵硬了片刻,有些尷尬,哪里知道眼前這個看起來像人的家伙,居然可以聽懂他們豚鼠說話呢!

              張團子神經大條,并不覺得有什么可怕的,“唧唧你可以聽懂我們說話?”

              男人點頭,看著趴在地上的張團子總覺得有些眼熟,啊想起來了!他曾經給自己唯一的朋友送過一只豚鼠,那只豚鼠似乎就是長這個樣子的。

              或許就是一只呢?不然自己怎么會對這么小一只豚鼠產生了食欲呢?畢竟那只豚鼠是獨一無二的。

              不然誰會對這么一小只豚鼠感興趣!肉總共也沒有多少!

              男人看著張團子吞了吞口水,張團子絲毫不知道他在男人眼里也是個美食;張團團將男人的動作看得清楚,急忙將張團子往身后扒拉,不讓他走向男人。

              男人看的好笑,“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們怎么樣的,畢竟”

              畢竟什么,男人沒有說出來;而此時的天已經快黑了,巖壁上的風有些大,也有些冷,男人將蠱雕的翅膀扯下,墊在巖石上,只接躺了下來。

              張團團兩鼠也選了個背風的石塊躲了進去。

              許久之后,男人被背部血肉生長的疼痛痛醒,男人坐起身來,看著灰暗的天空,心想:這天又要下雨了。

              黑暗之中,男人身后的翅膀竟然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慢生長著,也難怪男人會被痛醒。

              張團子和張團團也醒了過來,兩豚鼠是第一次在離開家的地方過夜,雖說身體已經很是疲憊了,但是他們依舊睡不著。

              張團子試探性地問道:“請問,你知道青山怎么走嗎?”

              男人聽到青山兩字沉默了片刻,“青山?青山可是有點遠呢,得翻過這身后的幾座大山才行。”

              “幾座大山啊!我們一個月也才從青山腳下爬到青山五分之一處呢!”張團子泄氣。

              “我們可以去青山到這里的車路上,爸爸如果來找我們的話,肯定會從車路一路找過來的。”張團團拍了拍張團子的背。

              “嗯,爸爸肯定會來找我們的。”張團子把頭靠在張團團背上。

              “呵,你們不過只是兩只豚鼠,怎么有人會來找你們?”男人嗤笑一聲,哪有一個人類會為了兩只豚鼠翻山越嶺的,何況現在野外都是進化的異獸,一不小心就可能會送命的。

              “爸爸當然會來找我們,因為那是我們爸爸!”張團子小聲爭論了一下。

              “呵呵,你們開心就好。”男人不想和兩只豚鼠爭論,疼痛已經緩解,男人又躺了下去,準備睡覺;不過如果這只豚鼠真的是送個他的那只的話,那他確實有可能回來找這兩只豚鼠呢。

              男人忽然有些期待了。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