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末世之豚鼠歷險記 > 第九章 暴露了
              兩鼠回到自己的小別墅休息,張團子吃飽之后便開始折騰自己的磨牙草球。

              他用頭將草球推到一邊,還一邊推一邊磨牙;這是張木清為他們準備來解悶加磨牙的;畢竟豚鼠是屬于無尾嚙齒動物,而這一類動物的動物牙齒都是在不斷生長的,必須要磨牙才行。

              豚鼠是溫帶陸生夜行性動物,所以在這快要天黑的時間點,他們都會比較活躍。

              張團子把草球推到團團身邊,示意他和自己一起玩,而正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的張團團,被張團子一打岔,索性也不想了。

              開心愉快地和張團子玩起了你追我趕的游戲。

              而此時張木清兩人已經結束用餐。

              張木清則正在劉曉曼打開車門,只見他左手固定住車門,右手則擋在車門上沿;動作嫻熟到無可挑剔。

              “謝謝學長。”劉曉曼壓制住內心的興奮,上了車;滿心都是:啊,學長好帥,好溫柔,還這么的體貼!

              而岑偉一終于如愿以償地做了副駕駛,看著正為人打開車門的張木清。

              “怎么不見你給我也開個門”岑偉一挑了挑眉,對著張木清無盡嘲諷。

              張木清笑了笑,用那溫柔似水的眼神看向岑偉一,“如果你需要的話。”

              完全體會不到張木清的眼神是多么勾人,只覺得好似被威脅了一般,岑偉一連忙說著不用不用,他就是開個玩笑。

              半個小時之后,張木清帶著兩人來到了朋友華子一的醫院。當然這家醫院張木清也是占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的。只見他嫻熟地找到華子一所在的辦公室,禮貌里敲了敲門后,便直接進去了。

              而當華子一看到所為傷者的傷口時,華子一看張木清的眼神變了,變成了一副‘你仿佛在逗我?!’的眼神。

              “你知道這么小的傷口多久便會結痂嗎?”張木清示意自己并沒有開玩笑。

              “這么小的傷口,最多只需要兩天的時間就會結痂。”華子一出于作為醫者的責任,雖然不理解張木清為何會如此在意這么一個細小的傷口,還是取出棉簽,輕輕擦了擦傷者的傷口,給劉曉曼噴上碘伏消毒。

              “她的傷口是七天前在青山被類似于芫菁的昆蟲咬到的。”

              “七天前?”華子一蹙眉,這么小一個傷口,竟然七天都未愈合?!那確實有些問題。

              傷口結痂,就是傷口中的血液和滲出液中的纖維蛋白原凝固形成凝塊,有的凝塊表面干燥形成痂皮,凝塊及痂皮起著保護傷口的作用;而這個過程一般只需要兩到三天,何況只是一個這么微小的傷口。

              華子一將剛剛用來擦拭傷口的棉簽拿給護士,讓值班的護士拿去進行化驗。

              幾人則坐在辦公室等待,直到此時,張木清才有時間和劉曉曼了解那個咬到她的昆蟲。

              “嗯,那個昆蟲和芫菁確實很像,只是它的頭比芫菁的大了幾倍,整個身體也比成年芫菁大;觸角也是鋸齒形狀的,但是它的觸角有一種堅硬的感覺,像真的鋸齒一般,能刮傷皮膚。”劉曉曼仔細描述了一下昆蟲的長相,但是由于對昆蟲的厭惡,她并沒有自己觀察過那只昆蟲,只能將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

              張木清上網查詢了一下,并沒有找到這樣的昆蟲,感覺像是芫菁變異了一般。

              根據劉曉曼的描述,幾人討論了片刻,也沒有談論出個結果,便只能等待化驗結果出來。

              兩個小時之后。

              華子一拿著化驗單,“傷口處有一種真菌,它在阻止組織細胞再生,肉芽組織及膠原無法形成,所以傷口一直沒有愈合。”

              “這種真菌是我們目前從未發現過的,而它除了阻止細胞再生之外,似乎也沒有其它壞處,也不會導致傷口發炎等。”

              張木清沒有接話,只是仔細看著眼前的化驗報告。

              華子一則表示需要重新為劉曉曼處理一下傷口,需要對傷口做一下清理,將傷口處所存在的真菌處理掉才行。

              等到華子一將傷口處理完,張木清也看完了檢查報告。

              除了張木清之外,幾人都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畢竟那只是一只小小的昆蟲而已,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小小的昆蟲,竟然意味著危難即將來臨。

              因為警局有事,岑偉一便自己打了個車,先行離開了。

              而張木清則是把劉曉曼送回了學校才離開的,這時才晚上八點,并不算晚;只不過因為是暑假時間,所以學校人比較少,也沒有人注意到劉曉曼是從張木清的車上下來的。

              不過就在張木清離開之后,進入學校的劉曉曼則被自己的室友包圍了,原來是劉曉曼沒忍住,把張木清的照片發了朋友圈。

              不說劉曉曼被自己的室友如何圍攻,只看張木清回家之后會不會被放在茶幾前的鞋盒嚇一跳?

              張木清打開家門,換好鞋,便走到豚鼠的小別墅面前,摸了摸團子和團團,“爸爸回來啦。”

              張團團看到張木清的臉才突然想起來,自己忘記將鞋盒推回原處!!

              張木清看不出團子的緊張,直接回了房間,準備換一身寬松的衣裳。

              而張團團在看到鏟屎官直接回了房間,只覺得松了一口氣,待看不到張木清的身影后,張團團連忙打開籠門,對著張團子道:得快一點把鞋盒推回去,不然被鏟屎官發現就不好解釋了!

              然而,兩鼠還沒有推到一半,張木清便從房間出來了。

              正好見證了他們推著盒子往門口走,嗯?

              他忍住沒有說話,而只顧著推鞋盒的兩只也沒有發現自己鏟屎官正用一種深不可測的眼神注視著他們。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