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告別
              事情過去了幾個月,南姝與沖哥手上特殊的“對戒”時常浮現在甘甜的眼前。下午,她在店里無事又拿出了那顆僅剩的念珠出神。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粉基地】,現金點幣等你拿!

              “老板生意興隆啊?”一個蒼老又中氣十足的聲音帶著笑聲鉆進甘甜的耳朵里。這聲音她再熟悉不過,現在恐怕也只有這聲音的主人能解答她心中的所有疑問。

              甘甜回頭看向來人,卻是自己不認識的。老頭身材修長,頭頂因銀絲濃密整整齊齊地往后梳著,臉龐白凈紅潤,目光清澈,笑容可掬,仍由甘甜打量。上身天空藍中式立領小襯衫,下身白褲連白鞋,挺括有型。

              “這位爺爺需要點什么?”甘甜收起念珠禮貌的問。

              老人家仰頭大笑直呼“甘總不認識我了!甘總不認識我了!”甘甜一陣窘迫,還是追問:“爺爺您是?”

              “純陽觀老道。”老人擺出著道袍時的姿態。甘甜再細細一看果真是同一人。甘甜連忙招呼其坐下,并奉上熱茶。兩人閑敘罷,甘甜問出心中疑惑,老人一一作答。

              晞露借甘甜之軀引浩然之氣匯聚鎮內,又設歹人為餌誘世間邪魅精靈入鎮煉化。他耗盡修為清除了世間所有已具備靈力的亡靈,并將人們記憶中的一些事情糊弄過去。原本他不必這樣做,因為那個想借甘甜修習的女鬼是得柳依依助力才能沖破界限桎梏攪弄常人生活,只要時機恰當由柳依依做法就能讓一切歸于正軌。不料在傅文嘉有難時她會舍身相護。柳依依沉寂離世,晞露只能用舍身之法收拾殘局,他自言這也是他當時貿然接觸柳依依的懲罰。

              明明暴雨會被大家記憶成晴天,南姝與沖哥手上的紅光圈,也許還有許多甘甜不清楚的細節都是晞露的法力效用。

              “你那顆珠子給我看看。”老人家說著向甘甜伸出了手。甘甜雙手奉上。老人家把念珠拈在指尖,閉目默誦一段什么后將念珠還給甘甜說:“尊神做出安排前同我交代過,如今的時代是科技的時代,不再是修習自然之法的環境,讓我入世生活,好好走完這一生。尊神讓我留一顆念珠給你,他會把要對你講的話藏在里面。現在你閉上眼睛,平心靜氣,進入冥想之境你就會知道他給你留了什么話。”甘甜依眼閉目,幾分鐘后晞露就像在他耳邊低語一樣,他說:“甘甜,若是環境允許我一定會爭取你做我的弟子,讓你傳揚本門學術。不過,紅塵俗世有你這樣的人我也很高興。你的父親很了不起,我是敬重他的,請轉告你的父親,他等的人會回來。”

              語音畢,甘甜慢慢睜開眼想要向老人家確定晞露的意思是不是指她那多年未歸的母親會平安歸來,可是店里只剩下她一人了。

              一切終了了吧!

              中秋家宴后,南姝挑事問甘甜二人什么時候結婚。吳浩然直拿眼偷瞄甘建軍,甘建軍期待地看著甘甜。甘甜狡黠地笑著望著吳浩然不語。沖哥大喊:“不是吧!哥們兒!你不會還沒有求過婚吧。”吳浩然還沒回答,沖哥地兒子搶先說:“不是的。然媽媽派我送過求婚戒指給甜爸爸,甜爸爸不要。”眾人為爆料乍舌,紛紛看向甘甜與吳浩然。老祖母問:“甜甜,你可不許欺負小吳。到底什么個情況?”

              甘甜傻兮兮的笑著不說話,吳浩然的眼神在甘甜與甘建軍之間來回瞟,說:“我的審核期還沒過,還不允獲得合格證。”甘甜突然親了他的臉頰一下,低喝說:“別瞎說。”大家都還沒回過神來甘甜的舉動,又聽她解釋說:“我想再等等。等苗圃的花都開了,品類多了,到時候婚慶節省成本。”眾人又是一片嬉笑。

              一切像是回到了從前,又比從前更幸福。

              第二年清明,吳浩然值班,祖母腿疼,只有甘甜與父親來到烈士陵園掃墓祭奠祖父與大伯。擺上水果,鮮花甘建軍說:“你們打算什么時候領證結婚?”

              甘甜邊擦著墓碑邊回頭看父親,她笑了笑沒說話。甘建軍問:“笑什么呀?你?今天在爺爺和大伯這里表個態。”

              “表什么態呀?人死如燈滅,爺爺和大伯又聽不見。”甘甜沒有回頭看父親,她怕自己藏不住心里的真實想法。

              “嗨!你這孩子!”

              “不是嗎?”甘甜得意的笑著起身望著甘建軍說:“您老還信在天有靈啊?”

              “不是一回事······”甘建軍真不知道怎么繞回去了。

              甘甜咯咯地笑著,問:“爸爸,你信鬼神之說嗎?”

              “有什么信不信的?信與不信做人不都一個標準嗎?再說,四九年以后不許成精,神仙們都可以玩兒去。”甘建軍隨口應付著。

              甘甜抿著嘴笑不說話。甘建軍又問:“你們到底怎么想的?”

              “快了!”甘甜樂呵呵的笑著就是不給個明確的答復。

              甘甜知道父親是無神論者,這又何必向他轉告晞露的話呢?而且等待是漫長的,尤其是切盼某事多年后事情來臨前的一段時間是最難熬的。所以,母親會回來的事又何必提前告訴父親呢?他已熬了這么多年,剩下一點點時間自己來熬吧。她想等著母親回來才與吳浩然領證結婚。因為母親錯過了她成長中太多精彩,既然有可能她還是希望母親能見證她結婚成家。

              甘甜逃也似地前面跑著躲避父親的追問,父親在后面緊追,喊著:“跑什么跑?還不回家了呀?”

              甘甜停下腳步說:“別問我啦,問你女婿去。”說完又哈哈大笑起來。她相信母親會回來,因為晞露不會騙人的。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