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一百一十章 失憶
              暴雨過后天氣一直晴好,夜幕降臨時繁星閃耀。老道士帶著甘甜與南姝像迎仙鎮的東邊入鎮口走去。老道士介紹說:“今夜無論遇到什么突發狀況,你們一定不要慌張。緊跟著我就是。”

              來到鎮口的迎賓廣場,老道士突然佇立不動神情肅穆,拂塵一甩默念了幾段聽不清的話語,一陣清風拂過他轉身向甘甜施禮。甘甜抬手虛扶說:“走吧。”聲音清亮沉穩,已然是個青年男子的聲音。

              南姝低喚了一聲“甜甜”,甘甜對她輕輕一笑微微傾了傾身子算作見禮,說:“走吧。”南姝不知道如何還禮,也不知該如何反應,只答應了一聲便跟上了兩人步伐。

              來到老道士埋念珠的第一處,甘甜立定不動閉目片刻然后晃了晃身體慌張的睜開了眼睛問老道說:“晞露來了?”老道士點了點頭。

              “他又去了哪兒?”

              老道士抬手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說:“走吧。”

              三人又向老街走去。不多時外圍道路上傳來了連續緊急的警報聲。南姝緊張地問老道士:“又出什么事了?”

              老道士咬著牙關說:“不用我們管。”

              當她們三人走到橫東街中心點時,一陣金光沖天,晃得甘甜南姝眼前發白。

              甘甜感覺到有人在撫她鬢邊的碎發,以為是父親進房間了。她有些貪睡,好像很久沒有美美的睡上一覺了,她不想睜開眼睛,想抬手推開剛才那只手卻推了個空。

              “甜甜,你醒了嗎?”是吳浩然喚她時特有的溫柔。

              【收集免費好書】,領現金紅包!

              他怎么會在自己的房間?甘甜搜尋著腦海里的記憶,又聽吳浩然低喚了一聲:“甜甜!親愛的!”她試著睜開眼睛,吳浩然果然在眼前。她向吳浩然展開了笑容,問:“你怎么在這兒?”

              吳浩然噗呲一笑,反問:“你以為這里是哪兒?”

              甘甜看到他手上打著繃帶,又看看四周,沒錯這里是醫院。

              “你怎么受傷了?”甘甜想要坐起來,被吳浩然制止了。

              吳浩然說:“還問我呢!跟你比起來我可算不上什么受傷。你和南大女俠才是女中豪杰呢!單槍匹馬就敢跑去跟毒販要人質。”

              甘甜臉上神色一滯不敢搭話。吳浩然瞋了她一眼揉了揉她的頭:“以后不要這么勇敢。一個家里有個勇敢的就行了。”

              “姝姝呢?”

              “在隔壁,還沒醒呢。”

              “沖哥呢?”

              “守著呢。”

              “他沒事?”甘甜想不明白怎么沖哥反而沒事了。

              “也剛醒一會兒,過來看了看你。”吳浩然答。

              “你幫我拿著吊瓶。我要去看看姝姝。”甘甜說著就要起身,吳浩然不讓。她又說:“沒事。身上都僵了,剛好下床走走。”吳浩然拗不過他便依了她。

              病房內,沖哥整坐在病床邊守著南姝,臉上寫滿了自責。聽見有人進來,轉身過去看連忙站了起來,說:“甘甜,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和姝姝。”

              甘甜僵硬的笑著,不管隨便接話,只答:“沖哥你見外了。”說完看向床上的南姝,問:“她怎么樣了?醫生怎么說?”

              吳浩然答:“醫生說你們倆都一樣,低血糖,疲勞加上突發事件下情緒緊張,沒什么大問題。”

              沖哥又復述了一遍自責的話,然后說:“昨天早上我醒的時候她還睡得正香,我就想著前晚都累就下樓買些她愛吃的早點回來。”

              “昨天早上·······”甘甜正想問連夜暴雨不是一直下到了昨天中午嗎,怎么會想下樓買早點,話到嘴邊立刻咽了回去。好在吳浩然與沖哥沒有未曾在意她的突然插話。沖哥接著說:“我剛買好早點,接到一哥們兒的電話,讓我去南門建材市場一趟。我也沒多想,你知道我的,就去了。我是萬萬沒想到他是要扣下我,協助他們逃跑。那邊有三個人我不認識,說要讓我幫忙,開車送他們走。我見那三個人臉色不對,又有些狼狽就推說有事,但會找人送他們,他們就給我扣下了。撕破臉我才知道那三個是在逃殺人犯,還有販毒、拐賣婦女兒童等犯罪事實。”說著,沖哥抹了把淚說:“我該聽媳婦兒的!我后悔沒聽媳婦兒的!成家后就該好好跟著她學做生意,把家里的店打理好,不該得意自己能夠左右逢源,灰白不明。早些遠離那幫混混,昨天你和姝姝也不會被脅迫冒險。”

              沖哥說話時,甘甜就注意到了他左手無名指上多了一條發光的紅圈,問:“你手上那時什么?”

              沖哥抬起雙手,翻看了手臂又翻看了手掌說:“昨晚知道他們要去和你們兩碰面我就跟他們廝打了起來,一混蛋劃破了我的紋身。不過傷口不深,醫生給我上了點藥,說可以不用包扎。”

              他這反應顯然是不知道甘甜所指,甘甜看了看吳浩然,吳浩然也沒有別樣神色,甘甜就表了然的點了點頭,然后上前看南姝。南姝的雙手平攤在兩邊壓著被子,甘甜走上前正好可以看見南姝的左手無名指上同樣有條發光的紅圈。她表親昵的去牽起南姝的左手撫了撫,果然沒有關于那個紅圈的觸感。

              七點過一點,甘建軍帶著四人份的早餐來到醫院,分兩份給沖哥后回到甘甜所在的房間張羅甘甜與吳浩然用餐。他一邊擺弄著餐點一邊說:“現在想想,阻擋你倆在一起還真沒什么意思。”甘甜與吳浩然交換了一下眼神都不敢接話,乖乖地聆聽嚴父訓示。甘建軍接著說:“你比他還拼,沒危險也能自己闖出個危險,挺好!不愧是英雄之家的后人。”

              關于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甘甜不敢多言,不敢多問,只能從身邊人口中碎片似地言語拼出一個大概。沖哥被逃犯挾持,南姝接到要挾電話后讓甘甜陪同前去贖人。而這群逃犯早就被警方鎖定,那晚吳浩然半夜歸隊就是被抽調去外圍協助的。警方收網聚攏迎仙鎮橫東街中段時,兩名嫌疑人與甘甜和南姝都躺在地上。從現場痕跡來看,兩名嫌疑人是被甘甜與南姝打暈的。事后筆錄,因甘甜與南姝都有輕微腦震蕩,對當時記憶體取困難也,警方對細節記錄就更著重于痕跡證明與現場物證。

              那晚到底發生了什么,一直是甘甜心中的困惑。后來她問南姝,南姝對她的回答與回答別人時沒兩樣。她嘗試提醒南姝,問她記不記得與老道士喝茶聽神話故事,南姝反問她什么時候發生的。至此,甘甜不敢再輕易試探南姝對近兩年來發生的詭異事件是否有印象。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