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一百零六章 異象
              晚上剛過九點南姝夫妻就開車到了留仙鎮境內,為了避免出現甘甜發現他們就跑的可能,兩人還專門借了朋友的車開過來。兩人一直在經發路附近徘徊,不敢走太遠也不敢走太近。最后兩人商量把車開到經發路與臨鎮交界處停靠,坐等十點整開車向上方慢慢前進,一遍沒發現甘甜行蹤就倒回來再找,反正老道士說過今晚十點等候甘甜會在這條路上出現。

              十點整,南姝夫妻打起精神發動車,按商量好的由南姝駕車,沖哥拿著鐵鏈隨時做好準備捆人。

              車向上方緩慢行駛,夫妻兩瞪大眼珠子仔細地在空曠的大道上搜尋。如此行進了十多分鐘,前方非機動車道上出現了一個慢悠悠的白影,夫妻兩同時提醒對方主意,告訴對方自己確定那就是甘甜。

              從身形步態上看,那人與平時的甘甜別無二致。南姝觀察了一下環境,并沒有急于追上前去,直到那身影快走到一處小路岔口南姝才猛踩油門沖上前并橫打車身讓車插入那個路口阻擋住身影的去路。

              那人不料有人攔路,驚得頓住了腳步——確實是甘甜。南姝掛空擋拉手剎一氣呵成,下車就訓斥甘甜說:“你瘋啦?聲都不吭一聲,不回家,你是沒人要得嗎?”話沒說完就一把拉住了甘甜。甘甜驚詫中還沒回過神來又被沖哥從車后繞到她側面用一條大鐵鏈子圍住。這時,她顧不上南姝,恐慌得低頭看圍著自己得東西。她還來不及做出反應,那大鐵鏈子已被沖哥趕忙的打了個松垮垮的活結。

              頓時,天空亮如白晝,甘甜的慘叫與雷聲同起,洪亮而綿延。

              平地驚雷,震天動地,沖哥驚惶地抬頭望天,而南姝眼里只有看上去異常痛苦的甘甜。她將甘甜緊緊地抱住不停地呼喚她。甘甜的喊叫聲與接二連三的雷鳴電閃相應,對其他毫無知覺。沖哥見情形不對大聲對南姝說:“不行!這樣!這么大雷電,我們這樣很危險。我來抱住甜甜,你來開車。”南姝一時拿不定主意,就在猶豫間雷電具收,甘甜也閉上眼睛癱軟了下去。

              “快!快給叔叔打電話,他就在這邊。苗圃離這兒不遠。”南姝摟抱著甘甜對沖哥說。

              甘建軍接到電話頓時老淚縱橫卻面不改色,問沖哥:“你們在哪個位置?”得知準確位置后,甘建軍對吳浩然說:“人找到了。你照顧一下奶奶,我過去。晚點,我們一起回家。”

              沖哥向甘建軍說清楚地址后又撥打了120。夫妻兩把暈厥的甘甜附上車,南姝讓甘甜依靠在自己身上,沖哥就在車旁燈甘建軍。不多時,甘甜悠悠醒轉發現自己在一輛車上,依在一個女人懷里便抬頭去看這女人是誰。

              “甜甜,你醒啦?”南姝破涕為笑。

              甘甜想坐起來,一動身體發現自己被一條重重的鐵鏈子圍著,不解地說:“這是搞什么呀?”

              南姝委屈的說:“你還不樂意呢?都硌死我了。”

              發現兩人說話,沖哥也圍了上來,問甘甜:“嗨!姐妹兒,認識我嗎?”

              甘甜邊解著身上的鐵鏈邊說:“沖哥!我姐妹兒的老公。”

              “哈哈!嗨,真醒了!”沖哥拍掌稱好,又問:“你怎么跑這兒來了?”

              “對啊?發生了什么?”甘甜問出口時就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鐵鏈已被她解開,但還圍在她身上,她一手握著一邊。她突然反應了過來,問南姝:“這是莊先生家的那條?”見南姝點頭,甘甜又默默地把鐵鏈套了回去。南姝見狀忙褪下手腕上的烏木念珠給甘甜套到手腕上,說:“我去了純陽觀,是老道長讓我來這兒尋你的。”

              甘甜示意南姝禁言,南姝心領神會的閉了嘴。沖哥看得有些迷惑,問:“不能讓我聽的?”

              這時有車燈晃過來,沖哥道:“肯定是叔叔來了。”

              “我爸?”甘甜問南姝。南姝答:“叔叔都快急瘋了。”

              甘甜為難的看了看身上的鐵鏈說:“這要怎么跟我爸解釋?”

              “我來解釋吧。叔叔不信鬼神,卻不會駁我的面子,而且還是我找到你的。”南姝舔了舔唇說。

              “甜甜呢?”甘建軍下車就問沖哥。

              “叔叔,甜甜在這里。”南姝搶在沖哥前大聲回答。

              甘建軍兩步上前,開口就問:“你沒事吧?”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甘甜抱歉地搖搖頭,不知道該說什么。甘建軍又問:“你身上這是干什么?”

              “哦,叔叔,這是我們這行里的老說法,走丟的人晚上找到要給她鎖一鎖,免得生怪病。”南姝說的特別輕松。

              甘建軍看了那鐵鏈兩眼還是沒多說什么,正要說離開,120感到了。醫生護士下車就問病人在那里。這時四人面面相覷,甘建軍最先反應過來說:“這里,是我女兒。你們給她看看。”

              南姝也補充說:“剛打雷的時候突然暈過去了,剛蘇醒。”

              醫生上前大呼:“你們這是干什么?這么粗的鐵鏈子!趕緊給病人摘了。”說完沒人動,醫生和護士就不客氣了,沒兩下就解除下來甘甜身上的鐵鏈。一陣血壓基礎的測量后得出的結論是一切正常,醫生問他們要不要隨他們回醫院做更詳細的檢查,甘甜感覺良好就推了。120還沒離開,吳浩然開著甘甜的車帶著祖母、兩位姑婆以及甘甜的舅爺爺趕到了。

              吳浩然三步并作兩步走到甘甜面前,打量了一翻什么也沒說就撲過去抱緊了她。甘甜什么情緒都還來不及成形就被他抱住,還剛好面對著父親,面對著眼前的一眾親友。她拍拍吳浩然的背說:“我們都分手了。我爸就站你后面呢。”

              吳浩然把她抱得更緊,說:“不管!不管!叔叔剛才出來的時候說了,等他過來接了你,我們一起回家。大伙兒都聽見了的。”

              老祖母與兩位姑婆率先哈哈大笑起來,甘建軍也憋不住嘴角的上揚。甘甜看見父親臉色的神情后也幸福的笑了,同時伸手環抱住了吳浩然。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