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一百零三章 準備
              在純陽觀的那處獨立院子里,老道士在地上畫了一個大圓圈,大圓圈里還套著同比的若干同心圓。圓圈與圓圈之間有無數不連貫的線段相連,是整個圖形中形成了許多扇形小格,有的格子里寫著一個字,有的格子里寫著密密麻麻的小字,有的格子里又什么都沒寫。個別字用彩色區分開,有的格子用彩色描過,整體看上去還不失美感。老道士拿著幾支粉筆在外圍踱步,時而俯下身時而望向他處,每每動筆添加或改寫無不慎之又慎。

              前幾次南姝過來都是直接到院子里,一找一個準兒。這次還在院子店面的兩個拐角處就被兩個小道童攔下了。小道童告訴她說師祖閉關研習不見客。南姝再三央求說有緊急大事,人命關天,小道童還是回絕說:“道家學說啟智通性,不解急難。公道求法、傷病尋醫。”南姝又強調說與老道士是熟識,道童還是不予放行,說:“師祖舊友新知等同,不破研習之規。”南姝急得原地打轉,如果她轉身離開又能去向誰求證這些玄之又玄的事情呢?老莊頭倒是一個可以相問的人,但是眼見過他向柳依依磕頭下拜的慫樣,即使問明緣由他又能起什么作用。

              百抓撓心的滋味不好受,南姝拍拍頭想大聲呼喊老道士又怕無狀冒犯清修之地更見不著人。最后急中生智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對道童說:“這樣,麻煩您給道長帶句話,說晞露請見。如果道長還是不應我就走。”

              兩道童猶豫了片刻交換了眼神其中一個讓南姝稍后,然后向小院方向走去。另一個道童仍攔著南姝去路。不多會兒前去的小道童在高處輕喚:“師兄,帶她上來吧。”南姝喜出往外不等身邊的小道童相伴就邊說著謝謝邊向小院大步跑去。

              “別急,別急。”老道士站在那圖紋旁邊正對著院門侯來人。他本以為來的是甘甜。帶南姝走近,老道士對道童說:“去吧。”

              南姝見道童走出院門,回過頭正要說話,卻聽老道士問:“甘總出事了?”

              “道長您知道?”南姝感到身上像通了電般酥麻。

              老道士不自覺地捏碎了手里地一支粉筆,語氣卻依舊:“到底怎么回事?”

              南姝并不清楚甘甜走失的細節,只把沖哥夢游,甘甜失蹤前將念珠硬塞給她地事說了一遍。她怕老道士不以為意又補充說:“去年來向您求平安符的時候也跟您說過她的詳細情況,您是知道晞露······”

              老道士面色凝重,抬手示意南姝不要再說,道:“貧道都知道。”說完不在理會南姝,轉身又去研究起了地上的圖紋。格子里的文字由天干十字、地支十二字和零星幾個難辨認的生僻字匯集。

              “道長·······”南姝覺得老道士的平靜與剛才知道甘甜出事時捏碎分別的舉動反差甚大。老道士卻不應聲,只抬手對她搖了搖。

              想來老道士心里應該是有數的,否則為什么不兩三句話打發了她,要這樣拖延著她。南姝如是想也就按耐住急切默不作聲地等著。

              過了將近一個小時,老道士地注意力才從那個圖紋上抽離出來,向屋內走去,又過了一陣拿出一個信封對南姝說:“你快去找我師弟,他會把一根長鐵鏈交給你。然后你今晚十點后去留仙鎮經發路,甘總會在那里。見到她就用那鐵鏈子將她捆起來。很簡單將她套住就行。”

              “東岳廟背后地莊先生?”南姝記得老莊頭說過這老道士是他地師兄。見老道士點頭,南姝就想到了那鐵鏈應該就是她與甘甜見過地那根。南姝認為自己已經猜到了那鐵鏈的效用,顫動著牙關問老道士:“您說用鐵鏈困住甘甜,您的意思是······”

              “別怕,沒事的。你有家學淵源,祖德護身,甘總有正氣籠罩,你們都不會有事。我也會協助尊神,我們都不會有事的。邪不勝正。”老道士寬慰著南姝。

              “尊神?是晞露嗎?”南姝身上的雞皮疙瘩一陣一陣的泛起。

              “嗯。”老道士的語速越發快了起來:“來不及細說了。勇敢一點,沒事的。不過,你可以找個幫手,畢竟你是女性恐有力道不足的情況。”

              “嗯嗯。那我現在就去。”南姝是有所遲疑的,但決心很快就被一定要救甘甜的想法堅定了。

              駕車去東岳廟的路上,南姝猶豫了幾次要不要告知甘建軍。最終看了看手腕上的念珠還是決定自己帶著沖哥單干,不告知甘建軍。如果有必要,或者應該告知甘建軍事,前甘甜不會不這么做。既然她想到要把念珠留給自己做暗示,想必自己才是那個最合適的人選。何況老道士見面就能猜到她的來意,而且能推算出甘甜再次出現的時間地點并告知她具體的處理方法,想必這一切就算是有驚也是無險。

              老莊頭坐在檐下擺弄著麥管。麥草被他剝得干干凈凈,只留下中空的那一段,然后掐成長短不一的小管,有的三兩支并排擺著,有的十多支為一組擺著,整體看去桌面上像是在搞藝術創作又像是在擺陣法。

              南姝在門口見他在檐下認真的擺弄著什么就大聲喊他:“莊先生,我是來給您送信的。您師兄讓我帶給您的。”

              “哦?”老莊頭猛地站了起來,問:“您是哪位呀?”

              南姝邊進門邊說:“我和我朋友來找你看八字,您沒給看。后來遇到了點事兒,您師兄讓我們來找您,您給了她一道符。還有,上一次過來,就在您家還見到了魅姬娘娘,你還記得嗎?”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哦!是你們。您是她的朋友。”老莊頭向南姝伸出手問:“信呢?給我。”

              南姝雙手遞上那封信,老莊頭一把抓過捂在胸口說:“你先坐,我進去一下。”說完就轉身進了屋內。南姝那里坐的住,就在原地等著。

              十多分鐘后老莊頭抱著鐵鏈出來交到南姝手里說:“師兄讓我把這個交給你。想必你是知道用法了。”

              “道長讓我拿它去困人,說困住那人就好。”南姝不確定這是否就是全部的使用方法。

              老莊頭嘆氣說:“看來,你知道的也不多。好!師兄如是交代你,你就放心大膽的去辦。切忌膽怯。”

              南姝點點頭,嗯了一聲。老莊頭又叮囑說:“記住,人是萬物之靈,無劫不破。”

              “嗯!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南姝突然相處這么一句老話給自己打氣加油。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