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一百零一章 失蹤
              已經是晚上十點了,甘甜還沒有回家,手機也還是關機的狀態,母親也還在熟睡,甘建軍開始坐立難安起來。他撥通南姝的電話問:“姝姝,甜甜跟你在一起嗎?”

              “叔叔啊!沒有啊,從家里出來我們就分手了呀。她還沒回家嗎?”

              “沒有,手機也關機了。”

              “啊?可能沒電了吧。”南姝懷疑甘甜與吳浩然約會去了,絞盡腦汁組織起借口理由。

              “不是。這兩天家里有些事·····我擔心她心里不痛快。”甘建軍更擔心的是上午祖孫兩單獨談話時,老母親是不是又說了些什么。畢竟如果要晚歸甘甜總是會提前跟家里說一聲的。

              “啊?哦······可是我沒發現她有什么不對勁啊。”南姝也開始認真回想起今天跟甘甜相處時的情景。

              “哦。行吧,那我在等等,興許臨時有什么事。”甘建軍也猜想有可能甘甜與吳浩然約會了。

              “行!那一會兒她回來讓她給我說一聲。”

              “哎!好!”

              掛斷電話,甘建軍心里還是七上八下的,不自覺地往甘甜地房間走去,轉動門鎖推開門,房間里傳出一陣水果壞掉時地酒味,再瞧屋里一團團地黑影相互勾連,到處蔓延甘建軍吃驚地打開燈。房間里瞬間地明亮帶給了甘建軍一時地眩暈。這孩子在干什么!衣物、被褥、盆栽、擺件玩意兒······房間里地東西除了大件地床、柜子、小桌、沙發其余沒有一件物品呆在原本該呆的地方,幾樣水果或是被咬了兩口隨處扔或是直接被磕壞隨處扔。真不知道這房間里是遭過賊還是還仇家惡意破壞過。

              甘建軍燈都顧不上關恨不能一步就跨入書房,他取出那枚神秘地電話卡換上,撥通命令似地說道:“甜甜一點半左右從家里和朋友出發去店里,扎低馬尾,穿白色寬松針織衫配藏色束腳褲,五分的樣子,白色板鞋。兩人應該是在鴻都廣場那個十字口分的手,分手時間應該是在兩點之前。她現在還沒有回家。馬上查清楚她的活動軌跡。”

              “明白。”對方應聲后快速復述了一次甘建軍述說的重要信息,確認無誤后就掛了電話。

              甘建軍回房間取出另一個備用手機,將手機卡快速歸位后將兩個手機都插進了褲兜。從床背面摸出一把軍用匕首,拔出刀鞘檢查刀鋒后迅速別在腰間,整理整理了衣服把它遮住。他來到母親的房間,試圖輕輕喚醒母親,母親卻還微微打著鼾。他拿出常用的手機猶豫著是否要拜托信得過的親友過來幫忙照看母親,就聽見母親說話了。母親說:“建軍,你怎么在我屋里?”

              “媽!”甘建軍連忙坐到床邊:“媽,您覺得怎么樣?有哪里不舒服嗎?您可足足睡了一天了。”

              “啊?”老母親反問:“有那么久?興許是昨天在醫院里沒睡好。”甘建軍還來不及說什么,老母親突然高興的說:“嗨!我做了個夢,夢里一姑娘一直跟我聊天兒。挺漂亮的,大波浪卷兒到腰這么長,穿件紅衣服,那種斜肩款,整個人都在放光一樣,亮燦燦的·······”老祖母在自己身上比劃著,盡量把那夢中人的美貌生動的刻畫出來。

              “媽!媽!夢的事兒,咱回頭聊。甜甜還沒回來,我得出去找她,您一個人在家行嗎?”甘建軍哪有心情聊天。

              “甜甜還沒回來?”老母親剛才還靈活的比劃著的手頓時僵在了原處,問:“她沒說去哪兒了?”

              “人都聯系不上。”甘建軍說完又有些后悔,連忙補充說:“沒事,我已經讓熟人幫忙找了。您身體怎么樣?一個人在家行嗎?”

              “我沒事!沒事!剛睡醒,精神著呢。你也去,你也趕緊去,我這兒沒問題。”老母親急切地哄甘建軍出門。甘建軍不住地應聲就離開了母親地房間,第一件事就是去反鎖了甘甜地房間門,第二件事就是把甘甜房間門地鑰匙收進了自己地口袋。

              甘建軍剛發動車,那部特殊地手機響起,接通電話那頭還是那個男人地聲音:“甜甜現在應該在市西郊往留仙鎮地方向,一個人步行。十分鐘前在經發路二段是她在監控里顯示的最后位置。”

              “好!”甘建軍很奇怪甘甜的行蹤,她是要去苗圃嗎?又聽電話那頭說:“從視頻里看她和朋友分手后先是去見了一個警員,然后就一個人無目的走,走走停停,一直到現在。所以我們查起來才這么快。”

              “中間沒有再和任何人接觸?沒有再發生什么事?”甘建軍追問。

              “剛才主要是想找到甜甜目前的位置所在,確認安全,所以快進的很多。”

              甘建軍向對方說了甘甜房間內的情況,然后說:“這是極其反常的。我擔心這孩子是不是有事瞞著我。再幫確認一下這一下午到現在她有沒有接觸過其他人,發生過什么事。”

              “好。”

              甘建軍的車平穩快速不違規,除了他專注的視線透著緊張與急切,別的再也察覺不到他心急如焚。常用的那部手機響起,是南姝來電。

              “姝姝!”甘建軍保持著語氣常態。

              “哎!叔叔,她到家了嗎?”

              “沒有。她去咱家苗圃了。我這會兒正過去接她的路上。”甘建軍說,“沒事兒。別擔心啊。”

              “您怎么找到她的?不是關機了嗎?”

              “她拿看地兒的大爺的手機給我打的電話。”甘建軍眼睛都沒眨一下。

              “呃呃,那就好!叔叔開車小心,我掛了。”

              “哎!拜拜!”甘建軍沒有懷疑自己的演技。南姝卻并不安心。

              南姝坐在沙發上捻動著那串烏木念珠,入神的想著什么。沖哥從兒子的房間出來走到她跟前打了個響指說:“女菩薩,經念完沒有?”

              “哎,你還記得吧?”南姝一把將沖哥拽到身邊坐下,神情嚴肅中透著緊張。沖哥玩笑的心思瞬間變成了疑惑不解,問:“我記得什么呀?”

              “去年那姓傅的打了甜甜······”

              “記得呀。”

              “你別打斷我說話。我是想說,你不是找人查了一段監控錄像嗎?里面明明有個甜甜,但是甜甜卻能證明她那天在家,根本沒出門。”

              “你說這個。那,那天晚上她去醫院看新生產的產婦,回來的路上遇到的事是不是更離奇?還是你派我去接她的呢?”沖哥說著做出了影片中喪尸要襲擊人的樣子。

              南姝沒好氣的看著這個快四十了卻還像個傻子的男人,說:“叔叔說她還沒回家,我有點擔心。”

              “人家熱戀中,晚歸多正常呀。”

              “甜甜不是會讓手機沒電關機的人,這是多年工作養成的習慣。如果苗圃那邊突然有什么事需要她過去,苗圃那邊不太會直接通知她而不告訴叔叔。她去苗圃的次數一只手都數地過來,都是叔叔在跑。”

              沖哥換了個舒服的坐姿問:“那你是什么意思?”

              南姝把那串念珠舉到沖哥眼前,說:“她今天一開始是收下了這個的,后來又非要塞給我,還很嚴肅的說讓我聽她的收下,有用。”南姝用另一只手梳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接著說:“現在她說的‘有用’兩個字就一直在我耳邊回放。我想,她是不是想暗示我什么。”

              沖哥嘆了口氣,懶洋洋地說:“甘總在我心目中一直是個很正派,很磊落的形象。我發現近一年她怎么比你還神神叨叨的?”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南姝沒心情跟他打鬧,重重地捶了他一拳兇巴巴地說:“你就不神神叨叨的?沒事跑去紋個蚯蚓王八,還美滋滋的說開了光的,你不神經。我跟你說個你神叨叨的,你還別不信。”南姝說著說著就落了淚。

              “你輕點兒,兒子睡覺呢。”沖哥很擔心南姝情緒失控。

              南姝擦了眼淚抽抽噎噎地把沖哥夢游,夢中呼喊甘甜的事原原本本地講了出來。驚得沖哥大叫“媽呀”,他怎么都不信這些是事實。急得南姝撲在他身上一陣捶打,最終在愛妻的氣憤與焦急,淚水與怒吼中他才將信將疑地宣告自己徹底相信了。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