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九十七章 顧慮
              民間傳說每個人的身上都有三團伙,頭頂一團,雙肩各一團。這三團火將人籠罩在它的光暈中,邪神野鬼便不能靠近人,傷害人。身體弱的人火氣不旺易招邪事,一旦火光不能籠罩人的全身就極其兇險了。

              甘甜把家里的燈全打開,照的滿堂紅。她必須要把一切想出一個頭緒來。當然,如果方才回家的路上晞露肯多說些什么她也不至于冥思苦想。

              那男的說符沒用了。也就是說之前是有用的。那么為什么現在會沒用?是因為他拍我那一下就是滅了我一肩的火嗎?記得去年在山上項目半夜鬧小偷那次,那女的離我很遠;醫院那次,我剛上前那老頭就消失了,我跑出醫院那奇怪的女人也離我很遠,為什么今天這男的可以離我這么近?他道行更高?他知道烏木念珠的事。會不會沖哥夜夢就是他搗的鬼?如果沖哥說夢話真的是他們搗的鬼,那么現在奶奶反常的情緒,尖酸的話語是不是也不是出于本意?可是,烏木念珠都送給姝姝幾個月了,為什么現在才發生這些?這么幾個月,今天也不是第一次夜晚獨行,為什么事情總是這么打著堆的發生?

              甘甜分不清那個頭緒才是準確的,加上情緒的干擾只覺得自己已經瀕臨崩潰。她來到書房打開書柜,從一個不起眼的夾角處取出兩只精致的小匣子打開。里面各盛了一枚亮燦燦的國徽。

              甘家有兩張遺像是塵封著,不輕易打開的。一張是祖父出殯時甘甜抱過的那一張,另一張是甘甜素未謀面的大伯出殯時用過的一張。祖父犧牲的時候是快退休的年紀,而大伯犧牲在那場自衛戰中時還沒有來得及談對象。大伯犧牲后老祖母一見那遺像上大伯永遠定格的笑容就會悲凄地哭。后來大伯的遺像就被祖父收起來了。自此,甘家再也不掛親人遺像。想念親人了,三代人就會取出已故親人曾經頭心里話。祖父抱她在膝上被唐詩的時光是她今生最難忘的幸福歲月。

              “爺爺,您能感應到家中的一切嗎?您要守護奶奶和爸爸,我會很勇敢的。晞露說一切會好起來,我信,我什么都不怕。請您一定要守護好爸爸·······”

              甘甜涕淚橫飛地念叨著,她卻不知道晞露曾說過,生命終結飛灰湮滅才是常態。

              清晨五點多,甘建軍回家準備早餐發現家中燈火通明,來到書房發現甘甜卷縮在書柜旁困倦的睡著了。她的手里還拿著一個精致的小匣子,里面的軍徽已因為匣子傾斜偏離了原本的凹槽。

              “甜甜。”甘建軍輕聲的喚著又輕輕地拍了拍甘甜的肩。見她慢慢睜開惺忪的眼睛,問:“怎么睡這兒了?快去床上補會兒覺。”說著從甘甜手里拿過那個小匣子,將兩個小匣子收好放回了原處。

              “爸爸······”甘甜跟在甘建軍身后,并沒有要去補覺的意思。

              甘建軍不想回頭看她那憔悴的模樣,多看一眼都可能會心疼得落淚。他背著甘甜“嗯”了一聲。

              “我想搬出去。”甘甜忐忑的說。

              甘建軍淘米得動作一滯。他猜閨女是因為母親得話不能自處了,可是他不愿意這樣以為,說:“爸爸不讓你跟小吳交往,你就要搬出去?”

              甘甜因為祖母得話感到不能自處是一方面,但更重要得是她怕自己的經歷或將要面臨得未知會連累父親和祖母。就眼下得情況,她也不確定祖母是不是被她連累的。她想過父親會為她想搬出去而失落傷感,但還沒有來得及考慮到父親反對她與吳浩然交往這一層。這讓她一時間否定也不是,肯定也不是。

              “怎么不說話了?”甘建軍很害怕自己隨便的一個說辭會巧合言中。那么他們的父女之情真就這么單薄?

              甘甜狠了狠心又狠了狠心就是無法說出那個可以選擇的肯定答案應付父親的不解,話到嘴邊還是轉了急彎,說:“我想,您是因為爺爺和大伯都是犧牲的烈士,所以才不能接受警察和軍人做女婿吧。這一點我能理解。”

              既然甘甜她對父親的反對有自己的理解,那么想要搬出去的原因就只剩下了“不能自處”。甘建軍沒有停下手里的事,邊準備著小菜邊說:“昨晚半夜你奶奶睡醒一覺突然問我她睡著前是不是對你說了很多不好的話。她說她當時腦子里很亂,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事情剛發生的那兩年她對你媽媽連帶著你是有些怨氣,這么多年過去,她早就看開多了。還說,畢竟是自己嫡親的孫女兒,還就這么一個,怎么可能有多大的怨氣。”

              甘甜站在父親身后眼淚花撲簌簌地落下,她知道這些才是祖母的真心話。人心都是肉長的,有溫度有知覺的,祖母對她的疼愛,不是她自己臆想出來的,是她真真切切體會到的。只是眼下,她要怎樣才能說服父親同意她搬出去呢?

              “爸爸,媽媽離開了你。你每次看著我,心里難受嗎?”

              甘建軍似乎笑了笑說:“傻子。難受什么?你媽離開了,你就不是我的親閨女啦?”

              甘甜模糊記得,母親離開一個月后父親突然回家。一天下午雨很大,父親還是帶著她出門了。父親穿著軍用雨衣,打著一把大傘,甘甜就塞在父親的胸前,小腦瓜子就縮在父親的頷下,大雨一點也碰觸不到她。那天,游樂場里一個游客都沒有,餐廳里只有母親在等他們。他們一家三口在一起說了什么,做了什么甘甜都記不清了,就記得本來是母親抱著她,后來母親說要去趟廁所便把她塞給了父親。母親留給她的最后印象就是大雨朦朧中那個穿著軍用雨衣埋頭急行的背影。

              “媽媽去兒了,你知道嗎?”幼時記憶浮上心頭,甘甜心心念念的問題脫口而出。以前總不敢問出口,因為在家中一旦提起祖父與母親祖母與父親必然要難過很久,很自然的這一類話題就成了家中的禁忌。現在想想,父親除了獨自飲泣并未有過其他表現,悲傷大過埋怨吧?而且父親從來只說母親離開了,沒有說過其他,難道父親心里一直是有期盼的?

              “不知道。”父親的語氣生硬多了,有阻止甘甜再問下去的意思。轉過話題又說:“你吃點別的什么再去睡也行。我把早飯帶去醫院和你奶奶一起吃,然后就辦出院回來。”

              甘甜嗯了一聲作答,然后洗漱去了。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