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九十四章 轉移
              昨晚鬧到后半夜,今早父女倆誰也沒說話。做早飯的做早飯,吃完早飯該去開店的去開店,該收碗筷的收碗筷。閨女沒有消氣的意思,當爹的這次也沒有要哄的意思。也許父女倆都不知道在鬧不快后怎么和好吧,畢竟爺兒倆之間從未有過一絲絲的不愉快。

              老祖母放下碗筷也出門去了。她沒有能勸服兒子接受警察女婿的自信,也沒有全服孫女放棄警察男友的自信,但是她不能眼見著父女兩這樣僵持下去。眼下,她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請南姝去開解開解甘甜,就算不能勸說她什么,好歹也不讓她一個人悶著生氣。南姝也是老祖母能想到的唯一有效的外援了。

              南家的古玩店里只有一店員在,店員是熟識老祖母的,便招呼老人家坐下說稍等一下老板就會來。先到店的卻是沖哥。

              “喲!奶奶,早上好啊!”沖哥在店門口就看到了老祖母,打著招呼三兩步走上前。

              “唉!”老祖母應站起來,問,“姝姝呢?她今天有事不來店里嗎?”

              “來。一會兒。”沖哥抓了抓手臂上的玄武紋身,覺得那里有些癢癢,“奶奶有事找她?來,坐下說。”

              老祖母輕嘆了一聲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向沖哥說了一遍。沖哥認真聽著,不時抓一抓手臂上的紋身。后來他的動作太過頻繁,力道與幅度也逐漸增大,老祖母說話時目光也會隨他的伸手抓撓的動作看向那處紋身。待講述完事情,老祖母關心的說:“你這是怎么了?”說完伸手去輕輕摸了摸已被沖哥抓的彤紅的那一片,接著說:“看你,都抓成這樣了。”

              “嗨,沒事。不知道是不是這兒就換季的原因,最近時不時的會癢一陣,去年這個時候都沒有。”沖哥低頭扭著自己的胳膊看那栩栩如生的蛇纏龜圖紋。

              “不行去醫院看看。”

              正說話時南姝打著招呼走了進來,沖哥連忙起身接過南姝的挎包讓她坐下自己則去幫忙放了包才回來陪坐。

              聽完老祖母介紹情況,南姝的臉色也泛起了難色,問:“叔叔怎么就怎么堅決呢?”

              老祖母嘆了口氣說:“其實也好理解。我們就兩個警察,一個殉職,一個沒頭沒腦的突然就跟人跑了,你叔叔能對這個職業有什么好感?”

              南姝沉默了一會兒說:“別看甜甜平時很好說話的樣子,其實骨子里也是個犟驢脾氣。”

              “嗨!可不是么!跟她爸沒兩樣二,沒觸到她的堅持點上啥都好說。”

              “所以······這事,我怕是說服不了甜甜什么。”南姝有些抱歉的看著老祖母。

              “時間總是能緩解問題的,也不是說就要你當下就去給她勸退。就去跟她聊聊天,說說話。爺兒兩不能就這樣僵著,對吧。這樣僵著,你叔心里該多難受啊。”老祖母說著就要落淚,連忙用手擋住抹掉眼里的淚花。

              “嗯嗯嗯······”南姝連忙應承下來,說,“奶奶,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這點沒問題,我一會兒就去店里找她。”說完見老祖母神色緩和又接著說:“不過,話又說回來。那警察我和沖哥都見過一次,瞧著是挺不錯一小伙兒,您也可以勸勸叔叔。沒有人的人生是可以被復制的,同理,他也不必擔心甜甜和警察在一起就不好呀。對不對?”

              老祖母點點頭,看了看門外說:“你們有沒有覺得有點兒冷?”

              “瞧我!這兒風口上呢!”南姝說著就起身攙扶老祖母,說:“走,咱到后面茶室邊喝茶邊聊。”

              老祖母攀著南姝的手臂剛起身,只覺眼前一黑就栽倒了。沖哥眼疾手快連忙從后面兜住,喚了幾聲奶奶不見反應連忙對南姝說:“快打120。”

              甘甜與父親前后腳趕到醫院,先問了南姝夫妻情況又向意思問了詳細病情。醫生說沒什么問題,血壓低了點,注意不要讓老人突然情緒大波動,盡量保持心情愉悅。父女兩相互看了一眼都有自責的低下了頭。回到病房,接替了南姝夫婦,爺兒倆在病床邊一左一右坐著誰也沒說話。

              老祖母的臉是偏向甘甜這一邊的,甘甜最先發現老祖母有蘇醒過來的跡象。她上前輕輕喚了兩聲,甘建軍也跟著湊上前去。老祖母慢慢睜開眼睛,看清甘甜后便將視線移開又慢慢轉向甘建軍那一邊說:“口渴,想喝水。”甘建軍立即拿過早準備在一邊的溫水要用吸管喂,母親卻有坐起身來的意思。甘甜忙伸手扶一把,老祖母卻抬手去接水杯,自然的從甘甜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臂。

              從祖母醒來看向甘甜的第一眼就讓甘甜覺得不適,祖母緊接著的動作更加深了她的這一感受。這種埋怨、疏離的態度甘甜并不陌生,只是久違了而已。

              當年母親離開的時候她約莫三四歲的樣子,那時候祖父犧牲不久,祖母的情緒幾近崩潰。父親從單位趕回家處理好家中事宜后很快又返回了單位。家中只剩下祖孫兩人,很長一段時間,甘甜都是在祖母的冷莫或責罵中生活的。大半年后,父親退役回家,很快又下海經商很少在家。祖孫兩在相對無言中度過了好幾年。那時的甘甜雖然年幼,但是心里都很清楚。她常常告訴自己,世界上她與父親、祖母是最親的人了,他們三個人不能相互傷害。祖母傷心難過,因為母親的原因遷怒她卻也把她照顧的無微不至,不肯讓她吃一點點虧。她不可以再惹祖母生氣。

              祖孫兩在那段相依為命的日子里漸漸形成了一種默契。祖母沉默不言地愛著孫女兒,孫女兒規規矩矩地做個乖孩子謹防有一點點惹祖母不悅。直到甘甜上初二,甘建軍回歸家庭做起了全職爸爸,死氣沉沉的甘家才逐漸溫馨起來。甘甜也才慢慢變得開朗起來。

              祖母醒來時的反應,讓甘甜童年的記憶全部蘇醒。她一時間愣在原地,腦中一片空白。

              見甘甜走神,甘建軍說:“喊醫生呀。”

              “哦,哦。”甘甜應聲就出了房門。甘建軍見她出去并沒有阻止卻若有所思的抬頭看了看床頭的呼叫器。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