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九十二章 反對
              聽閨女說要帶一位稀客回家吃晚飯,追問稀客是誰時閨女還賣起了關子,甘建軍聯系近來諸多異樣立即心領神會,拍著胸脯朗聲說:“歡迎稀客!老爹絕不給你丟人!”

              甘建軍如常早起卻未出門晨運,翻出煎鍋、燉鍋、炸鍋等一系列日常沒怎么用的一應廚具逐一清洗。簡單做了早餐,讓甘甜踏踏實實去開店,中午就不管她伙食了,晚上早點帶稀客回家。老祖母自然十分高興,一大早就忙著擦拭桌椅、窗棱,忙個不停。

              整整一天,從甘家的廚房里一會兒飄出炸酥肉的香味,一會兒飄出醬料香味,一會兒又飄出燉菜的香味兒·····堪堪是一陣一陣的饞人。直到下午五點左右,甘建軍忙活停當坐等稀客上門,一切才歸于平靜。老祖母今天也難得的沒去打牌,忙到甘建軍停下來她還在擺弄家里的那些小物件兒。平時不在意的一些小擺件,有的在今天看來特別別致有趣或有用,有的變得特別礙眼,不時與甘建軍說兩句自己的看法。最后坐到甘建軍身邊,總結似地說:“娃娃呀!媽這歲數,是活天數地人了,甜甜現在有了對象跟著肯定就是談婚論嫁······你得有個伴兒·······”說著就紅了眼,哽咽著說不下去了。

              甘建軍摟住母親,拍著老母親地肩膀說:“媽!您兒子可是奔六的人了,凡事心里有數。您就踏踏實實顧好自己的身體,健健康康的,兒子我就啥都好。”

              “我就擔心我走了以后你孤苦無依的,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老祖母說話時連忙抬手蹭掉就要簌簌落下的兩行清淚。

              “別想那么多。您兒子怎么會孤苦無依呢?甜甜孝順著呢。”甘建軍抽了一張紙巾為老母親拭淚說。

              “這半年多,我總夢到你爸。我這心里難受······”老祖母作勢就要受不住情緒。甘建軍連忙抱住老母親哄著說:“怎么說著說著就哭的更厲害了呢!今天可是您第一次接待疑是準孫女婿,這都五點半了,一會兒兩孩子回來見著您這模樣可怎么想。別哭了,別哭了啊?”

              老祖母趕緊離開兒子的懷抱,擦干臉色的淚痕。甘建軍見奏效接著說:“干脆去簡單洗洗,精神些。瞧您,還攥著抹布呢。”老祖母見說低頭一瞧,才發現自己果然還拿著用過的抹布,扯著嘴角笑了一下起身去屋里了。

              六點半不到,甘甜帶著吳浩然擰著大包小包的禮物和水果回來。開門的那一刻,甘建軍與老祖母都不自覺地站起了身注視著門口。先進門的是甘甜;“奶奶,爸爸,我們回來了。”甘建軍與老祖母并未應聲,連臉色的神情也沒有絲毫變化,直到甘甜換好拖鞋挪了身子讓出一點縫隙讓吳浩然的身軀可以出現一點在二人的視線里,兩人才頓時神情欣喜,說著:“歡迎!歡迎!”不約而同地迎到門邊。

              吳浩然連忙乖覺地打招呼:“奶奶好!叔叔好!”

              “哎!哎!好!好!”

              老祖母見甘甜要扔給吳浩然一雙賓客拖鞋,連忙制止說:“不用那雙,不用那雙。”奪過來放回原位后,取出另一雙新的說:“那些是為客人準備的。我上午特意去新買了一雙,你爸也說這種穿上舒服。”說著就要彎腰更深把拖鞋擺到吳浩然腳邊。嚇得吳浩然連忙蹲下,撒開手里的禮物雙手去接拖鞋,并回應說:“謝謝奶奶!謝謝奶奶!”

              甘甜將手里的兩袋水果遞給甘建軍說:“我不讓買這些,他非說水果是基本的手伴,怎么能沒有。”甘建軍連忙接過直說太客氣,將說過放到茶幾上后又迅速站回原位。這時甘甜已經擰起了吳浩然放下的禮物,又順手遞給甘建軍說:“這些是他給你和奶奶的禮物。”甘建軍又迅速的將這些東西放到茶幾上走回來正式迎吳浩然入門。

              幾人落座后,甘建軍問:“小吳沒開車吧?”

              “沒有。”吳浩然搖頭說:“甜甜讓我陪叔叔喝點兒。”

              “誒!好嘞!”甘建軍雙手擊掌,說:“嗯!都乖!”這時,他的兩頰肌肉已有些酸澀,畢竟他不常笑。即便如此,此時的他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兩個偏要上揚的嘴角。他接著說:“那。你們先跟奶奶坐會兒,聊聊天,吃點兒水果。我這兒整兩道得現做的菜,咱就吃飯。”

              “叔叔辛苦了!”吳浩然連忙起身對向廚房走去的甘建軍說。

              哪里人?做什么的?這類常規問題一交流,老祖母更是開懷。這個疑是準孫女婿她十分滿意。

              沒過一會兒,甘甜被叫進廚房幫忙擺放碗筷。在準備上涼菜時甘建軍拉住她說:“丫頭!都這會兒了,你得跟爹簡單說說他得情況了吧?一會兒上桌了邊喝酒邊問小吳啊,你老家哪里得呀?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呀?多尷尬呀!”甘甜抿著嘴笑,眼珠子轉了兩轉,想著剛才祖母欣喜的神情,還是賣關子說:“一會兒你親自問,他親自答,那多有意義呀。”說著端了涼菜就出了廚房,招呼在客廳里相談甚歡的兩人說:“奶奶,然哥,就位啦。”

              見甘建軍還在往鍋里下油,吳浩然不肯入座,說什么也要等叔叔。老祖母幾番勸說,他才盛情難卻地入座。入座后,他主動為甘建軍席位上的空杯斟滿酒,又為自己面前的杯子里斟滿,然后問甘甜:“你要不要也喝一點?”甘甜想了想搖搖頭說:“不了。不能三個會開車的都喝。你也少喝點。”吳浩然點點頭后又補了一句:“我明天休息。”

              小盤小碗的菜色無一重復,慢慢地擺了一桌。甘建軍解下圍裙,邊入座邊說:“咱家人少,不敢做多,就一樣少來點。小吳看看覺得那樣可口。”吳浩然實事求是的連番稱贊后,甘建軍舉杯表示歡迎。甘甜與老祖母舉起果汁陪飲。待吳浩然品過幾樣菜,就著菜式的話題喝了幾口后甘建軍開始問:“對了!小吳老家哪里呀?”

              因為有老祖母顯而易見的滿意在前,吳浩然自信不少,回答說:“竹海溝。”

              “哦!郊縣嘛!挺近。”甘建軍的反應與老祖母的不差多少。吳浩然更加踏實了。甘建軍與他聊了聊老家風物,又送幾口酒下肚后問:“那,小吳是做什么的呢?”

              “在市局反扒隊。”吳浩然說著微微低頭,做好被表揚的準備。剛才在客廳,老祖母就把他表揚得不好意思抬頭。

              “刑警隊?”甘建軍的語氣不像要表揚人的樣子,笑容也漸漸僵住了。

              吳浩然聽聲音有些變化卻沒太在意,又等了會兒也沒等來預料中的表揚才小心翼翼地抬頭,卻見甘建軍整自顧自的夾菜吃,臉色已沒有了笑容。

              甘甜也不明所以,也沒見過這樣態度急轉直下的父親,有些不知所措。老祖母打破靜默,用公筷配合著公勺夾了一個丸子到吳浩然碗里說:“嘗嘗這個。這是素的,但是愣讓你叔叔做出了肉香咧。”

              “謝謝奶奶。”吳浩然感覺到了氛圍的微妙變化,見甘甜一臉茫然,他則更加的小心翼翼起來。

              與起初的熱烈歡迎相比,后來只能算得上不失禮數。吳浩然回到家中也還琢磨不透為什么叔叔對自己的態度變化會這么大?要說別的人家介意他是刑警,介意他的工作可能存在危險性他能理解,可是甘家本身就住在老公安大院,叔叔本身也是退役兵王,怎么會對自己的職業這樣排斥。

              在甘甜送他回家的路上他主動與甘甜討論今晚他的表現。甘甜一個勁兒的夸他情商高會討老人家歡心,并沒有一絲絲埋怨。他還是有些難過的說:“叔叔肯定不喜歡我。”甘甜不慎在乎的說:“我喜歡你呀,奶奶喜歡你呀。沒事的。”

              也許,大家都還需要些時間吧。吳浩然實在找不出答案。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