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八十八章 微瀾
              平靜的日子在甘甜接到東岳大帝雕像揭幕式邀請之前就起了些許波瀾。

              最初是老祖母的牌友陸續給甘甜介紹的幾個對象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而沒有后續。老祖母從甘甜的舅爺爺家回來后聊起舅爺爺家的小乖孫,十足的羨慕口吻。說那不到三歲的小人兒晨昏都會自發的到太爺爺的遺像前叩頭請安,小模樣甚是惹人喜愛。

              甘甜知道老祖母不是要催促她趕緊解決個人問題,也沒有埋怨她遲遲不結婚的意思。但是她仍然會為老祖母流露出來的失落感到內疚。甘建軍見祖孫兩聊得都不開心,便插話對老母親說:“你別天天看別家。咱家過的又不差。我看這樣就挺好。”說完又對甘甜說:“我見一小伙子總打咱家店門口經過,經過還要特地跟你打招呼。就有顆小虎牙的那個。看上去不錯呢!”當時甘甜羞答答地應付了父親幾句就躲開了。老祖母卻是聽者有心,之后天天到店里“守株待兔”。

              但凡店里進來一個獨身男青年,老祖母都要毫秒不差的注視著別人。假使那人再神情和悅地同甘甜說上幾句話,老祖母的目光就會變得更為熱切。甘建軍最初只是玩笑似的提過幾次異議,老祖母根本沒當回事,后來還變本加厲主動上前與那些她認為“有可能”的青年攀談。話題雖不甚要緊,無傷大雅,但不免害得一些客人顯出尷尬之色與局促之態。甘建軍這才鄭重其事地說:“媽,不許你守店。來看看可以,坐會兒就得走。”為此母子兩還拌了幾句嘴。

              家里就三代,三個人,已經很多年很多年沒有發生過這樣得事了。甘甜因而不免更為自責和難過。可是沒有對的人出現她也很無奈呀!

              甘建軍母子各自生了半天氣事情也就算過去了。接下來的日子里老祖母說她總夢見甘甜故去的祖父,這很反常。以往老祖母不時會念叨老頭子過去了就不念她了,總不來夢里見她。現在卻天天來,也不說啥,只是對著她笑。聽母親閑話,甘建軍則暗自責怪自己不該同母親拌嘴惹她不快才多夢。

              適逢東岳廟大辦廟會,又有失蹤多年的東岳老爺正裝相重回大殿揭幕,甘建軍正好借此博老母親一樂,帶她去逛廟會湊熱鬧。

              廟會上傅文嘉鬧那么一出,誰都始料未及。甘甜更沒有想到會再見到晞露與柳依依。自此,她的心里又忐忑起來。甘建軍倒是沒有她的諸多顧慮。對甘建軍而言,他再次見到的柳紅塵沉穩了不少,儼然換了個人,也沒有了再糾纏之意。而傅文嘉他也作了相關了解。

              傅文嘉確實是剛回來,得知傅氏集團的近況后將一切遷怒于甘甜才做出廟會上的愚蠢行為,并沒有其他內情。

              在甘建軍的判斷里,這一段插曲就這樣過了,一切又將回歸平靜。而事實卻如甘甜所敏感到的那樣——有些什么正在發生著。

              變化最明顯的就是南姝。在廟會前南姝就像很忙似的很久沒來過店里了,也沒跟甘甜聯系,廟會過后她來過店里幾次,每次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她像是有話要對甘甜說,卻又總是硬生生地把話吞回去。

              因為有過去年那段匪夷所思的經歷,甘甜首先想到的就是與超自然現象有關的事情。當時她也曾掙扎要不要對南姝講述自己的遭遇,要不要把一切告訴父親。在她的再三追問下南姝也沒有對她開口道明原委,她想來想去最后決定把那烏木珠子給南姝送去。南姝知道珠子是晞露留給甘甜的,說什么也不肯收。甘甜堅持讓她收下說:“你就暫時幫我保管著。我這兒你也別擔心。我不是還有你幫我請的符嗎?那符也是不簡單的,你忘了?”好說歹說南姝才肯收下。收下時,她的眼里還氤氳了淚花,搞得甘甜一陣手忙腳亂。當南姝說出事情始末后甘甜除了手忙腳亂還一頭霧水。

              大概是晞露告辭后的一個月左右,沖哥出現了夜半夢游的情況。起初南姝還調侃他,后來情況加劇夫妻兩還專門去醫院做了一次全面體檢,體檢結果一切正常。后來沖哥的夢游癥沒再犯,卻改成了囈語。剛開始嘀嘀咕咕的說不很分明,后來偶爾能聽清他在喊“甜甜”。再后來還會說一些類似“甜甜,我想跟你在一起”的話。南姝初聞時猶如晴天霹靂。她還在上高中時,這個男人就狂熱的追求她,相愛十多年早過了七年之癢的界線從不曾有不睦,說什么南姝也不會相信他會變心。何況甘甜的為人南姝十分清楚,如果最了解甘甜的人一、二位數她的父親和祖母,那么南姝自認是排得上第三的不二人選。甘甜絕對不是會插入別人感情的人。只是這一切她該去向誰要個明白?

              一邊是愛深情篤的愛人,一邊是多年交心的摯友,與任意一方挑明都是傷害。南姝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只能在心里把任何能想到的細枝末節都翻來覆去的咀嚼,琢磨。不敢對任何人談起。

              直到她感受到來自甘甜對她那樣強烈的在意,她的所有情緒才徹底崩盤。數月以來的委屈,困惑,痛苦全向決堤了的洪水一樣傾瀉而出。

              對于甘甜而言,南姝講述的內容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也太過于離奇。她似懂非懂地回味了好久才敢確定南姝表達的意思。弄明白事情的始末,甘甜心里覺得甜甜的。南姝對她的了解與信任竟然到了這種程度。

              南姝宣泄似的泣不成聲,甘甜將她摟進懷里靜靜地等她哭。一直到南姝哭夠了,甘甜才說出自己的看法。去年遇到柳紅塵的時候自己總是莫名其妙的夢到他,自己分明沒有想他,念他,沒有對他抱有幻想,可是他的身影就是總出現在夢里,有時甚至是眼前。甘甜的這一講述,南姝立刻就聯想到了那次甘甜突然打電話問她是否遇到過柳紅塵,她分明什么也說不上來,記不起來絲毫細節但就是很確定自己遇見過。由此,兩人默契的作出一個猜想:如柳紅塵一類人物是否有左右他人意識,干擾他人思維的能力;沖哥是否正在經歷被人干預意識,左右思維。

              想到這里南姝就急急的問出口:“那么是誰呢?是要對付我老公嗎?是什么目的呢?”

              甘甜想了想答:“要不就先把烏木珠子給沖哥帶上,看看他有沒有什么反應。晞露的能耐應該不小。”她猶豫了一下又補充說:“會不會,其實是我連累了你和沖哥?這事是沖我來的?”

              南姝不禁坐直了身子。可不是么,讓她疑心沖哥和甘甜,她不是找甘甜吵鬧,至少也會和甘甜少了往來,如果是沖她們夫妻二人來的為什么一定要拉甘甜入局。出軌的戲碼找誰客串不行,為什么要是甘甜?除非甘甜能起到什么作用。甘甜能起到什么作用呢?若不是她能幫到她們夫妻,就是甘甜能起到促使事情更糟的作用。如果反之,是沖著甘甜來的,那么更容易說的通。甘甜受屈不說,失去兩個摯友就是實質上和心理上的雙重打擊。甘甜一旦孤立無援,是不是就更好為人魚肉。

              這件事就像一團濃霧籠罩著南姝與甘甜。而南姝還有另一重憂心不敢與甘甜言明。會不會事情根本沒那么復雜,就是沖哥單戀了甘甜而已。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