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八十一章 爭執
              “嗨!”甘甜前腳走南姝后腳就跟了出來喊住她說:“我怎么沒發現你這么倔呀?平時大事小情不都挺通透的嗎?”

              “沒有啊!”甘甜鼻子有些酸,說:“我不是挺努力的管住了自己嗎?沒有讓場面變得很尬尷呀。”

              “你還說呢?”南姝把雙手抱在胸前很無奈的樣子:“你不知道剛才你那副鬼樣子有多像受了委屈啊?”

              “我想說的話不能說,當然委屈啦。”說著甘甜就憋不住淚水哭了出來。

              南姝趕忙翻著包包拿紙巾,邊遞給甘甜邊說:“不是我說你。我們都是三十坎兒上的人了,你有你的觀念,楊楊也有楊楊的生活態度。你干嘛非較這個真兒,掰那些個理呢?作為朋友我們不是應該尊重她的意愿,在她需要幫助的時候幫助她就好了嗎?”甘甜啜泣著沒說話,南姝接著說:“你平時對待事情不也挺看得開的開嘛!以前你們那董事長有些事你看不慣,不也應付著就過來了嗎?你不也沒去跟他講正義,說教嗎······”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么?”甘甜緩過情緒截斷南姝的話說:“一樣嗎?能一樣嗎?什么叫尊重?什么叫較真兒?她不信前面有個坑非要繼續走,怎么勸都勸不住,我們就打著尊重個人意愿的幌子心安理得的不去勸阻她?當年她輟學我們沒能勸阻,這么多年過去了你就是這么哄著自己過來的?董事長一家跟我什么關系?我有必要費力不討好嗎?一些社會現象不是我能扭轉左右的,我犯得著大義凜然的去吆喝,像個斗士一樣去吶喊戰斗么?我怎么今天才發現你的邏輯這么混蛋!”

              南姝本是想勸勸她,讓她消氣,沒想到反倒把她的怒火扇的更大,看著她著急上火南姝一時間也想不到更有說服力的言語讓她消氣,就顯著為難色說:“那也不能讓她把孩子拿掉啊。”她心里很清楚甘甜和她一樣,就本心而言她們都認為楊云潔不該要這孩子。三十歲的年紀還有很多的可能,只要自己愿意向陽而生。

              “這孩子就是不該要!”甘甜想都沒想脫口而出自己的真實想法:“這孩子就是該拿掉!”

              南姝實在是找不到任何能讓甘甜消氣的語言了,于是說:“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明白!我明白!走走走······”說話就拉起甘甜的手往停車處去:“兩個大美女站哪兒掰扯,讓人看見了像什么樣子!”

              上車后,南姝見甘甜的臉色好看了些,又想起前兩天沖哥交代她問的事,說:“你都離職大半個月了,傅文嘉給你那巴掌的事怎么算?”

              甘甜想了想,想不出個所以然,只覺得楊云潔讓她頭疼,答了一句:“算了。”

              “什么?算了?不是!甘總,您這么好說話呀!”南姝很是氣不過。

              “他們一家現在也挺麻煩的,不知道事大事小。”甘甜有些感慨。

              “甘總!”南姝擰著眉看她:“我說你怎么對外人就那么寬容,對自己身邊的人,在意的人怎么就那么苛刻呢?”

              “我怎么了?”甘甜很不認可南姝的這一論調。

              “傅家的麻煩大小都是他家自己造成的。違規程度不高麻煩就小,如果違法事就小不了。稀罕你這兒可憐嗎?”南姝還有后半句化作眼神射向甘甜。楊云潔做一個安分守己的小三,不過是滿足自己驕奢淫逸從不傷天害理,看待她的問題為什么不能用同看待傅氏事情的心胸。

              甘甜心里很亂,只認為南姝說的在理,并沒有多想其他,只說:“那就麻煩沖哥警告他做人不要太自傲就好。”南姝答應了下來并沒有多說什么,心里卻突然覺得“自傲”這個詞有點扎眼。

              誰不自傲呢?甘甜待人真誠且隨和,有思想潔癖的她在知道楊云潔這些年的經歷后不也顯得清高自傲嗎?自己向來自詡能夠和塵同光,可是心里不也藏著一些不屑一顧么?

              誰不自傲呢?大概只有魯迅先生筆下“阿q”那樣的人物不自傲吧,就算自傲也是轉瞬即逝的“調皮”。

              和南姝從楊云潔家離開的兩天以后,甘甜的鮮花店進的小玩意兒陸續到貨。她一個人在店里拆貨擺貨忙到了十點過也還沒忙完。

              “甘總,歇會兒?”柳依依作那舊式裝扮站在絳紫幽藍的云煙霧氣中間,甘甜從門屋內看出去她與門框就構成了一副完整的古典美人圖。與上次她這樣現身不同的是,那云煙里有一些爬來爬去的粉肉球似乎還帶著半干的血絲,她懷里也抱著一個。見甘甜愣愣地站在原地不說話,柳依依淘氣的一笑就把自己懷里的那個拋向甘甜,并笑著說:“我帶小伙伴們來給你作伴。”

              甘甜措不及防尖叫著跳起老高,向老板桌后面躲去。柳依依從未見過這樣慌亂的甘甜,在門外捧腹大笑不止。她的嘲笑反倒激起了甘甜得勇氣。甘甜穩住心神向那地上得粉肉球看去,卻是一個剛成形的胎兒,正在地上無助的蠕動著,似乎還在嚶嚶地低聲喚著媽媽。起初是覺得令人作嘔,再多看一會兒后甘甜竟做出了讓柳依依乍舌的舉動。

              她慢慢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抱起地上的胎兒進后面的小房間拿出一條干凈的毛巾將那胎兒裹起來,十分憐憫地說:“可憐的孩子!被大人拋棄不說,還被人利用。”說著就看向了門外的柳依依。

              傅文嘉被人狠揍了一頓,柳依依知道原委就想來找甘甜惡作劇一把出出氣。她很清楚一般的靈物近不了甘甜的身,剛好前兩天甘甜說過傷天和的話于是就帶了一眾嬰靈上門。意料之中的是嬰靈確實近了甘甜的身,意料之外的是甘甜竟然在倉惶之后對英靈心生憐憫。嬰靈本就缺愛成怨,有了愛的撫慰它便不再不安,不再暴戾。

              “哼!不跟你玩兒了。”柳依依一跺,連同那些云煙霧氣和嬰靈全不見了。甘甜無可奈何的握了握手里的空毛巾,突然間有點懊惱自己對楊云潔腹中胎兒的態度。那是一條確確實實存在了的生命啊!自己怎么能那么決絕的就認為他不該來到這個世上呢?這世上確實會有很多困苦,他出生于不正常的家庭或許還會面對更多的問題,但這些就是要用悲觀眼光去審視他的未來的理由嗎?此時,甘甜有些慶幸自己沒有說出讓楊云潔打掉孩子的觀點。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