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七十九章 為難
              能見著老道士,甘甜可謂喜不自勝,恨不能在頃刻之間就把自己近來遇到的事情都說與老道士知道。老道士聽出她的急切與慌張,打斷了她數次讓她慢慢說才總算把事情的來龍去脈梳理的通順。

              “實不相瞞。”老道士聽甘甜介紹完情況后才說:“上次你與我說了夜半見鬼的情況后,我就疑心事情不簡單。后來你朋友又來為你請平安符,更肯定了我的猜想。因此告訴觀中說去云游,其實是想憑借我門術法找到異端根源。經過這兩個多月的探尋總算有了些方向。”指了指手中的羅盤接著說:“若無偏差,這羅盤所引領的去處就是異端的源頭。”

              “道長要去的地方不會是冷泉鎮吧?”甘甜暗自在心中佩服起玄門妙法。

              “具體地名我不清楚。”老道說完又恍然大悟地問:“你要去地地方就是冷泉鎮?冷泉鎮就是你所說地‘翰林院’所在的地方?”

              “嗯。”甘甜與老道士心中都肯定了彼此的猜想。

              來到“翰林院”門前,甘甜對老道說:“道長的羅盤顯示位置也是這里,道長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老道士說:“一得知曉伍家二小姐的生平事跡;二得嘗試請見你所說的那位尊神。不知那位尊神可是我門仙師。我最擔心的還是妖邪鬼魅覬覦你的在世修為,借此生事。”

              “那道長在院外能行嗎?”甘甜想認真措辭卻找不到適合的委婉方式:“現在夜深,這個院子本就有些故事。如果現在伍大爺夫婦見我帶著您進后院,我怕他二位多想,給鎮上添些不必要的談資。”

              “你考慮周到。”老道士四下望了望說:“你進去吧。我在這院子外轉轉。”

              待老道士走開,甘甜撥通伍大爺的手機。伍大爺很快來開了門:“喲!甘總,您怎么大半夜跑來了?他們都說您調回總部,升官兒了。”甘甜笑了笑,應付寒暄并讓伍大爺回屋歇下說自己去后面看看就走。伍大爺熱心,擰著電瓶照亮燈跟在甘甜身后說:“您雖然不在這兒管我們了,但您還是好領導。我給您照著點兒。這一會兒功夫不耽擱睡覺。”

              甘甜心里一暖,卻也不敢讓他跟著。一會兒要出現什么光怪陸離的現象把老人家嚇著可不好。她主動奪過電瓶照亮燈說:“謝謝。您回吧。我自己進去就行。來來回回走過多少趟了,沒事。”伍大爺說什么也還要跟著,甘甜便說:“您一定要跟著是不放心我嗎?知道我現在不在這個項目了,怕我回來做壞事?”

              如此一說,伍大爺連忙解釋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得退了幾步表示自己不在跟去。

              甘甜轉過屋宇間的小弄就關掉了電瓶照亮燈。因為那燈光線太強,站在光源中間,光源外的一切都看不見。

              晞露······晞露······晞露······

              甘甜一遍一遍的在心里呼喊。走到祠堂前,她索性閉上了眼睛站在當中,在心里專注地呼喊晞露。幾分鐘過后四下并無異動,她睜開眼快步走進那個發現神像地六角小樓并懇切地低喚了一聲:“晞露。”

              四下寂靜,就是一個普通地夜晚。甘甜愣在原地急得眼淚橫流卻無可奈何·······

              過了一會兒,她調整好狀態出來沒見著老道士就回車上等她。又等了好久才見老道士回來。

              老道士難掩激動之色:“老道有幸!老道有幸啊!”

              “道長!”甘甜見其狀,料想定是有好消息;“有什么發現嗎?”

              “你是門外人,不必知曉詳情。你可安心返家。記住我跟你說過的,中正為人,道法自然。”老道叮囑道:“你的事不會有差。回去吧。”

              見老道士如此篤定,甘甜又問:“道長是知道事情根源,得到化解的方法了?”

              老道稱是,并說:“我還得留下來處理一些事情。你回去路上慢些開車,注意安全。放心吧!尊神,你也不必再尋了······仙凡有別,他不會輕易現身。這樣說你能理解嗎?”

              甘甜默了片刻,抱拳向老道士一揖說:“道長大恩高義,我銘記。道長的叮囑,我也不敢忘,時刻謹記遵循。”

              半夜三點過到家,甘甜疲憊到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再醒來是因為接到甘建軍的來電。甘建軍開口就問她在哪兒,搞得她一愣才答:“能在哪兒啊?在家里唄。”甘甜莫名覺得自己昨晚的行蹤已經被父親掌握了一樣。

              “聽你這聲音像是還在睡覺呢?”甘建軍的語調也發生了變化,有些玩味。

              “嗯。”甘甜的睡意被父親的語氣消除了一大半,說:“對啊!昨晚上追劇,一不小心追到了后半夜。”

              “啊?”甘建軍的難以置信非常合理。甘甜耐心地應付著說:“都說追劇浪費生命,幸好我沒這愛好。體驗一次真的是夠了,以后再也不追了。”

              甘建軍聽出她有意隱瞞昨晚上山的事,猶豫了片刻還是還是云淡風輕的說:“偶爾為之不為過。不玩物喪志就行。掛了啊?”甘甜又問了他們車隊的行程和情況方才同意結束通話。

              甘甜有種蒙混過關的僥幸之喜,甘建軍卻暗罵自己約了眾多戰友、老友出來的決定是自作聰明。他想到了他們一走甘甜可能會遇到一些驚險,他卻從來沒有想過甘甜遇到了麻煩事會瞞著他。他現在領著車隊在外,自己一人先折返不行,繼續領著車隊前行也不是。

              出發后接到的電話均稱甘甜那邊一切正常,昨晚也是報平安后突然又來個電話說她獨自駕車去了山上。她去“翰林院”里轉了一圈,除了中途順道搭了一個老道士外別無其他事情發生,接著就回家了。她的這一行為讓暗中跟隨她的人費解也很讓甘建軍費解。一大早打電話過去本是想聽她說些什么,沒想到她卻編了個理由搪塞。為此,甘建軍有些坐立不安了。他怕自己所知道的、所料想到的遠沒有自己閨女正在蠻對的多。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