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七十三章 籌謀
              晚飯后道別,柳紅塵愉快地說他要來店里做義工。甘甜知道躲不過,就笑著未置可否。柳紅塵在回去的路上不住的佩服自己的機智。這么快就讓甘甜對他改變了態度。想到這里又不禁自語道:“早知道就早點這么嚇她一嚇,多省事啊。也不用冒著天懲的風險偷偷讓死鬼現形”。他變幻回柳依依的形容回到小套房時,屋內黑燈瞎火的。傅文嘉不在。很顯然,甘甜平安無事就意味著傅氏的危機來臨了。她才不關心了,反正傅氏也不是什么良心企業。

              柳紅塵自鳴得意,甘家父女的心思可完全不是他以為的那樣。甘建軍見女兒神色并不像柳紅塵在時那樣輕松,便開口試探性的問:“我見你跟小柳好像挺好的。”

              告別后甘甜就一直在猶豫要不要把事情的全部始末告訴父親,突然聽父親這樣一問,顯得有些慌亂:“什么意思?”

              甘建軍雙手把握方向盤,兩眼平視前方,說:“我記得你好像說過,拒絕了他的表白。”

              “對啊。”甘甜迅速在腦子里回顧剛才的一切,審視自己有沒有什么曖昧的行為。在確定無甚不妥后才接著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嘛。人家客客氣氣地來送畫,我不可能給人轟出去吧。倒是您老人家,怎么就把那畫給掛上了呢?”父親是知道自己對柳紅塵地態度地,父親也不該表現得態度曖昧才對。可是今天父親得表現算態度曖昧嗎?話說到這里,甘甜才察覺出父親也有些反常。

              “嗨。那不是確實缺一副畫嘛。再說那畫確實好啊。你沒看見嗎?那畫往哪兒一掛,要是沒那裝裱得絹邊還就跟咱那墻渾然一體了。那畫中景象就像是畫在墻上得一樣。”父親突然話鋒一轉接著說:“還真別說。人家小柳對你可真上心,總能找到你。你沒主動給聯系方式,人家也不主動要,僅憑一腔熱情整天滿城尋你得蹤跡。”

              甘建軍的話粗略一聽沒什么,仔細一琢磨似乎話里有話。父親是看出什么門道了嗎?甘甜猶豫了片刻問:“爸,您覺不覺得他很奇怪?”

              “哪里奇怪了?”甘建軍目不斜視,卻把頭向右傾了傾。

              如果把事情向父親和盤托出,父親又能幫得上什么忙?會不會反而把父親卷進是非當中?父親言語間似有弦外之音又是怎么回事?父女兩要這樣一直語言太極下去嗎?甘甜搖了搖抿了抿唇,說:“就像那次啊。你不是也覺得奇怪,讓我給南姝答電話核實嗎?我就覺得他身上的巧合太多了。好像,只要他想見我他就能見到我。”到這一串話說完,甘甜的目光也沒從父親的臉上移開。

              聽她說完,甘建軍面不改色,只是重新擺端正了自己的姿勢,說:“皇天不負有心人嘛。要不我說人家對你是真上心呢。”

              “爸。”甘甜突然把聲音放得很低,說:“您說他會不會是什么山精狐怪,魑魅魍魎之類的?有神通。”

              甘建軍忍不住斜睨了女兒一眼,立馬移回視線說:“最近看靈異故事了吧?瞎扯。你不如說他是人販子什么的,盯上了你,我還覺得靠譜一點。”

              “咯咯·······”甘甜忍不住的笑聲算作對父親的回應。路上父女都默契地沒在說話。

              梳洗整理后,甘甜獨自來到后院那株藍石蓮面前,把滿腔地心事通過眼神告訴對它:道士爺爺不在,我該怎么辦?跟誰去商量?道士爺爺囑咐我“中正為人,道法自然”,可是她對爸爸和奶奶下手我又該怎么辦?我到底該不該向他們把一切說明?我該怎么辦?

              她靜靜地站在昏暗中,淚眼婆娑,背影確是十分恬靜。甘建軍偷偷瞄了一眼,確定她的位置后迅速去了書房。他又撥通那個電話,對那頭說:“上次幫我查過的那個柳紅塵,還記得嗎?”

              “嗯。出什么問題了嗎?”對方問。

              “我發現這小子好像總是很清楚甜甜,甚至是我們一家的行蹤。今天我探了探甜甜的意思,她也有這種感覺。還跟我開玩笑說他會不會是什么山精狐怪。她不這么說還好,她這么說我倒是懷疑這丫頭心里是不是藏著什么事。她怕我擔心。”甘建軍把聲音壓得極低。

              “上次查到的關于這兄妹倆的信息就不是很詳細。又出現這種現象,確實當小心。”電話那頭的聲音也嚴肅起來。

              兩邊靜默了片刻,電話那頭先開口說:“這樣。為防患于未然,我先走程序為甜甜申請暗中保護,并安排人手著手詳細調查一下這個柳畫家在本市的活動情況和人脈關系。”

              “好的,好的。謝謝。”甘建軍又補充說:“你看這段時間我要不要回避一下?甜甜離職了,正好可以全力去做花店的事。我剛好可以抽身,家里只剩下她,別有用心的人會不會正好下手?”

              “你想引蛇出洞?”對方的語氣似乎有些反對的意思。

              “對啊。甜甜交給你們我也放心。你說呢?”甘建軍面露笑意。

              “是。人是在甜甜身邊出現的,現在看起來好像也是對甜甜很上心。但是我們掌握的情況實在太單一,萬一他們根本就是沖著你來的呢?你一離開市區,他們向你撲去怎么辦?”對方的言語很是急切,很是擔心自己不能說服甘建軍。

              兩頭再次靜默。這次是甘建軍平靜的開口:“這樣。你知道的,每年我都會約幾個有心的老伙計帶些學習用品,書籍,孩子門愛吃的零食什么的去偏遠山區自駕采風。這次我多約點人,搞個車隊,我們聲勢浩大的出門,沿途再玩個直播什么的,能多高調就多高調。你看行么?”

              “如果柳紅塵甚至他背后還有人,他們真的對甜甜心懷叵測,正好給他們制造放心下手的機會。而他們是沖著你來的,見你們這么高調也不便,或者不敢作為。這樣一來就會是兩種結果,一是他或者他們露出馬腳,我們可以伺機而動;二是他或者他們見不宜行動,靜觀其變。總體看來是有利無敝。”電話那頭按照自己的理解不緊不慢的說了一遍甘建軍的言下之意。

              “我們出去一般在二十天左右。我回來的時候,你們的調查也應該出詳盡的報告了。”甘建軍很滿意對方對他言下之意的解讀。

              “行。我連夜寫材料向上級報告現在的情況,說明我們的想法。你等我通知。”電話那頭很干脆。

              “我邊招呼人,籌備出去的物資,邊等你的好消息。”甘建軍與對方談妥,滿意的掛了電話。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