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五十五章 沉郁
              傍晚時分,老祖母每日的養生小麻將結束歸來,發現甘甜的房間門關著,推門進去見她睡得正酣便又輕輕合上門開始忙活做晚飯。甘建軍騎游回來剛好飯菜齊備,老祖母讓他喊丫頭起床吃飯,他料想閨女一定是舟車勞頓,于是不忍吵擾。老祖母卻說:“讓她吃了又睡嘛。這都幾點了,再睡天都黑了,晚上又怎么睡嘛。”甘建軍執意不叫醒甘甜,解釋說:“她這會兒還沒醒肯定是累著了。晚上實在睡不著,我陪她看電視。”急性子的老祖母,耳朵又不好,于是說話的聲音不自覺的又高了幾分:“這飯菜溫著的總不比現做的好吃嘛。吃個飯也耽擱不了多少時間。去去去,去喊她起來,一起吃了又去睡。”甘建軍怕聲音再擴大下去真吵醒女兒,便佯裝去喊甘甜,不再與老母親多費唇舌。

              甘甜酣夢中隱約聽到老祖母與父親的爭執,不禁潸然落淚。心中無限感慨,在外如何志得意滿,光鮮嫌人,總比不上家里柴米油鹽的絮叨。

              老祖母擺開飯菜,見爺兒倆還不入坐,便出來找人。卻見甘建軍還是獨自在客廳磨蹭。老祖母責問:“你還沒叫她呀?”

              父親立刻起身,嚴肅的說:“不許去喊她喲。”

              老祖母拗不過父親,賭氣的說:“哼。餓瘦了是你的閨女,活該你心疼。”

              說完母子兩進入飯廳開始用餐。甘甜調整了情緒,揉了又揉雙眼把憋不住的淚水揩盡才來到飯廳。

              “看吧,你就這討人厭的奶奶,把她吵醒了。”甘建軍嗔怪母親,邊說邊放下碗筷去給甘甜盛飯。老祖母不予理會,只笑呵呵的對甘甜說:“我想喊你起來一起熱絡絡的吃了再去睡,你這老子偏不讓。”

              甘甜用手粘了一塊兒肉在嘴里,嗯嗯嗯的應著老祖母。老祖母放下碗拍她的手,說:“剛睡起來也不洗洗手就抓菜吃,太不講衛生了。”

              飯后甘甜把自己關在書房里。父親以為她在辦公,送果盤進來時卻見她在發呆,眼圈還紅紅的。父親的心為之一揪,放下果盤,走到她跟前,揉了揉她的頭,低聲問:“怎么了?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甘甜抽了抽鼻子,拿一塊水果放進嘴里,笑笑說:“沒有。就是工作了這么多年,突然覺得沒意思”。

              父親忍住嘆息,拍了拍甘甜的肩,問:“人生不如意事十之**,不要太較真了。”

              甘甜答:“不是。您知道,我對事較真,對生活從來不較真的。”父親點點頭,又問:“那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甘甜不愿再在這個話題上與父親多言語,怕他老人家心疼擔心,只說:“沒有。真的就只是突然覺得特別空虛,不知道一天天忙的是為什么。如果只是為了生活,用您和奶奶的話說,我們一家三代人不用做事憑租金收入就可以衣食無憂。如果說是為了自食其力,不想做啃老族中的一個,那么我大可以只做一份簡單的工作,月收有個四五千塊也就足夠花銷了。我為什么要過成現在這個樣子?”

              這樣嚴肅的問題,父親不愿意草率的接話,只說:“那就請個假,休息休息。”甘甜點點頭,并說明已經請同時幫忙請假了自己的手機這段時間也會處于關機狀態。

              是的,她需要冷靜。很多事情需要她冷靜后才能看得透徹。

              甘甜悶悶不樂,父親也隨之悶悶不樂。

              次日,甘建軍如常早起出門晨運,買菜。回來時,老母親與女兒還在熟睡。甘建軍不急不忙的淘米,洗松花蛋,砌自家泡制的酸蘿卜,有條有理的準備早餐。

              香噴噴的皮蛋瘦肉粥咕嘟咕嘟的冒泡時,祖母起床了,邊往廚房里查看早餐準備的情況邊說:“咿,丫頭今天比我這老太婆還能睡呢。”

              “知道她還在睡您老人家還不輕點兒。”甘建軍埋怨說。不知老祖母是否聽清,反正徑直洗漱去了。

              待老祖母與甘建軍吃過早飯,正要收拾,甘甜才蓬頭垢面的出來。老祖母邊收拾餐桌邊讓她去洗漱,甘建軍則進廚房取給她預留的早餐。甘甜洗漱好津津有味的吃早餐,老祖母與甘建軍坐在一旁作陪。甘建軍滿懷期待的問:“怎么樣?粥還行吧?比外面買的如何?”

              甘甜嘴里塞著食物,只對甘建軍豎起大拇指頻頻點頭。老祖母從旁解釋說:“喲,得到你閨女的表揚了,繼續發揚。”說完與兒子都哈哈一笑。甘建軍還謙虛的說了一聲:“你是安慰爹呢。”甘甜又“嗯嗯嗯”的把手兩擺。這時老祖母又對父親說:“哎呀,別老跟人說話。吃飯呢。”

              “就再問一個問題。”甘建軍說:“老爹想吃火鍋。剛好你也休假。一會兒你把南姝一家請到家里來,今晚上咱們涮火鍋,好不好?”

              甘甜還沒作答,老祖母說:“你今早買的那點菜哪夠。要吃火鍋,一會兒還得再去買點他們喜歡的。小南帶兒子過來的話,你都沒買火腿腸,不行。”甘甜嘴里含著粥,盯著老祖母傻笑。老祖母被看的有些別扭,問:“你看著我笑啥?我說錯了?”

              甘甜咽下嘴里的食物說:“祖母大人英明。我換身衣服,我們一起去東門那家菜市場。東西多又新鮮。小南南喜歡吃海鮮,她家沖哥喜歡吃肉。”

              甘建軍說:“你不先聯系一下?萬一今晚他兩有別的應酬呢。”

              甘甜邊回房間邊說:“沒事。準備著,反正我們吃著。他們今天要沒吃上,明天來接著涮。到了明天,那鍋還成老湯了呢,更有滋味。”

              說笑罷,一家人收拾好便開著家里那輛小破車出門了。

              下午,南姝獨自先來到甘甜家。兩人在后院吃零食說悄悄話。南姝一貫關心甘甜的終身大事,一會兒問與柳小哥進展怎樣,一會兒又問傅文嘉表現如何。甘甜撿能說出口的說了,別的不愿多談也沒表現出與往常不同的地方。南姝只當她一貫的少言寡語,并未覺察出異常。兩人聊來聊去聊不出個興味,便又來到廚房幫忙。甘建軍忙著炸酥肉,沒理會兩人,老祖母卻將南姝往外推說:“去去去,你倆吃零食玩兒去。不用你們。”

              幫忙不成,甘甜也不想在與南姝聊那些煩人的話題煩人的事,又將她帶到書房與她談自己的鮮花事業構想,直到沖哥接了兒子過來。

              于祖母與父親而言家里頓時熱鬧了不少,于現在的甘甜而言卻顯得聒噪。

              大家在一起熱熱鬧鬧的吃了火鍋,甘甜陪著父親和沖哥也喝了三四兩白酒。客去主人也不閑,三代人足足清掃收拾了將近一個小時才把家里收拾的妥妥貼貼。甘甜獨自在后院曬月亮,甘建軍走過來說:“黑燈瞎火的,在這兒干嘛呢?”

              甘甜笑答:“等曇花一顯吶。”

              父親說:“狗屁。至少還有一個多月才到花期呢。”甘甜嘻嘻地笑了兩聲不再說話。

              南姝一家來做客的時候甘甜雖然沒顯露出與往日的不同,可是在這一家走后,卻是比昨天還顯得低沉郁悶。她不愿多說,甘建軍也不忍心強問。或許等她自己調整些時候就好了。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