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五十三章 苦悶
              第二天中午,甘甜讓吳姐訂了鎮上一家口碑不錯的餐廳。用餐和與酒店管理公司的副總經理會面兩不誤。

              酒店管理公司的副總經理是個三十出頭的年輕男人。酒店業從業人員的修養在他的舉手投足,言語神態間展露無遺。一向自命紳士風度不凡的傅文嘉在見了此人后也不禁汗顏幾分。席間甘甜坐主席,酒店管理公司的副總經理坐主賓席,傅文嘉與副總經理帶來的業務主管分別坐主陪席和副主賓席。在用餐中雙方都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副總經理還大方的送上他們常規的幾套酒店開業籌備代管方案和幾套不同的運營管理合作方案。

              這種進度大大出乎甘甜的預料,就如沒想到此次出行會受到林氏集團旗下酒店的禮遇,甚至和林氏集團旗下酒店管理公司的高層會面。席間甘甜不免流露出喜不自勝的意思,對那位年輕的高管也是眾人沒見過的熱情。就連吳姐也覺得在業務往來中,她沒見過甘總對哪位甲方或乙方笑的那樣會心,那樣不由自主。

              向工與吳姐了解甘甜為人,知道她是為合作有望感到高興,可能也有幾分欣賞林氏集團的行事風格。所以在甘甜不知道的情況下,柳依依對傅文嘉說甘甜壓根不會考慮他,花癡副總經理那款人物時,向工與吳姐都正色的為甘甜解釋。

              不解釋還好,反正傅文嘉會把柳依依的話當別有用心聽。兩人這一解釋,傅文嘉心中的不平之氣才真正翻涌的厲害。吳姐幫腔還說得過去。向工與甘甜一直心有隔閡,為什么也會自發地幫她說話。為什么這個女人總能四平八穩的處世,為什么自己越想靠近她就越是把自己弄的亂七八糟。與叔叔串通這次外出考察只是改變與甘甜之間態勢的第一步,接下來還會把她調回總部,還會帶她混跡富人圈,可是怎么這第一步就讓自己敗得慘不忍睹。叔叔明知自己用意,為什么還要安排這么多沒用的人攪和在其中。

              對方態度誠懇,甘甜自然不能讓人家覺得他們這一伙人是鬧著玩的。她的心思都在促成合作上,會面結束后便留在房間與董事長通電話匯報情況,派其余人出去蹓跶調研考察。對于甘甜匯報的內容董事長也是喜出望外,明確表示讓甘甜大膽放手干,總部一定會給予大力支持。通話結束,董事長還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動給董事長夫人打電話,直夸自己沒看錯人。夫妻兩又對傅文嘉與甘甜的事探討了一番。

              用山上的項目與林氏集團的酒店管理公司合作不過是董事長向林氏集團拋出的敲門磚。國內業界都知道,林氏集團最王牌的還是建筑業與織造業。林氏集團的酒店管理公司只是脫胎于其酒店運營公司的小公司,只承擔對外管理輸出業務,尚且年輕。不過是由市場口碑和酒店運營公司撐著罷了。而酒店運營公司則負責林氏集團旗下所有酒店自營店的運營管理,這家公司也是林氏集團的皇太女回國后兩年才成立的。在這之前林氏集團旗下不過只有一家老牌的酒店而已。

              不知名的小集團小企業想與林氏集團的建筑業務打交道幾乎是不可能的。不說排不上號,就是排上了在甄選合作方時也極有可能被林氏集團否決。業界內林氏集團負責的工程項目有口皆碑,合作機會之難,但一旦達成合作也就等于在業界贏得了信譽與口碑。

              董事長與董事長夫人通了電話后,興奮勁正濃的夫妻兩像約定了似的前后給傅文嘉打電話。一個假借關心合作事宜順便叮囑一下甘甜是個難得的賢內助人選,告誡傅文嘉切莫錯過;另一個則直抒胸臆問兩人進展怎么樣,敦促傅文嘉加把勁別讓好白菜給別人摘了去。

              這兩通電話如火引子,嗖嗖嗖地竄燃了傅文嘉積壓在心里的所有負面情緒。從小到大,是哪些人一直夸他聰明能干了?又是哪些人在他越長大的過程中越覺得他不能獨當一面了?總是這樣不放心他年輕氣盛,那樣擔心他經驗不足。到他三十出頭了還要逼他去追一個他根本不喜歡的女人,理由還是這個女人可以幫襯他。林林總總,他覺得自己的人生簡直充滿諷刺。上哪所學校不由他選,參加什么興趣特長班也不由他選,后來的專業選擇更由不得他作主。都說他是家族事業的最佳繼承人,一大家子叔叔伯伯嬸嬸伯娘時常對他耳提面命,稱他是傅家的太子爺。他認為如果一定要用儲君來比喻他,那么一定還要加個備注說明——繼位登基后仍有一眾太上皇,皇太后從旁監政。

              他這個富二代有多富?不過開一百來萬的車而已。在國外上學的時候,他也不過是富二代圈中的邊緣人物。就這樣的偽土豪回來也會被身邊的老交情們視為金龜婿,良配。各路推銷自己女兒侄女的世交故友接踵而至,各色大家閨秀小家碧玉絡繹不絕。傅文嘉像是從來沒有真正活過一樣,暮然回首才發現自己竟然是渾渾噩噩的長大,糊里糊涂的不知人生路途怎么走來的,要走向那里。

              燕瘦環肥不絕,家里的長輩們不反對,但也不免叮囑他不要惹那纏不清理不開的桃花債。他不過縱情聲色尋片刻夢中些許安適罷了,全也難以如愿。或是長輩們攪擾,或是鶯鶯燕燕們爭風吃醋,把曖昧當作愛情問他要個說法,向他討個承諾。

              只有柳依依不一樣。

              那天他宿醉醒來,見柳依依蜷縮在旁邊的空床上一臉倦容,他發現自己對這丫頭的感覺不一樣了。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認真。他輕手輕腳的洗漱,怕吵醒她。慢條斯理的動作中,他開始探尋自己對柳依依動情的原因。是她的靈利可愛,還是她的純真淘氣?以前遇到的女人中不乏這樣的。那么她的特別之處到底在哪里?是她總是用亮晶晶的澄澈目光注視他嗎?是她總是自然的與他親近嗎?難道是她的刁蠻任性,偶爾的不可理喻?不對!不對!因為傅文嘉很清楚自己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想了幾天,他終于茅塞頓開,大概是因為她的叛逆吧。她叛逆的坦坦蕩蕩,叛逆的無畏無懼,瀟瀟灑灑。對她動心大概就是在那次她說“打一頓就打一頓唄,我偏要游手好閑不思進取,他們還能把我燉了煮了吃了”。

              分辨清楚自己對柳依依的情感又怎樣?她還那么小,還不懂事。將來她或許不會再依戀他這個看上去還算光鮮其實空無長處的男人。就算她真情不渝,以她的性格也成長不成父輩們希冀的兒媳婦模樣。但愿她快快樂樂的長大,尋一個真心愛她,舍不得她受一點傷害的男人吧。自己甘愿以兄長的名義守護她。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