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五十二章 尷尬
              傅文嘉慢悠悠地掀開沉重的眼皮,想挪動四肢卻無力,只得先轉了轉眼珠子醒神。另一張床上,柳依依蜷縮的像她身旁的阿秀一樣。烏黑的頭發貼在白凈的臉上,白的越顯白,黑的越顯黑。她一臉倦容,睡的很沉。傅文嘉輕輕下床靠過去,伸手為她順了順腮邊的亂發。

              有位作家說過:也許每一個男子都會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成了墻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傅文嘉沒娶過紅玫瑰也沒與白玫瑰廝守過。但是他還是很肯定這位作家的話的。因為他身邊的鶯鶯燕燕里有嬌媚熱情的紅玫瑰,也有清高冷艷的白玫瑰。不論她們是何種風情,最終都是讓傅文嘉感到膩味無趣的那一種。所以,根本不用嫁娶這一環節傅文嘉也能確定那位作家的話是至理名言。

              護理甚好的手指劃過柳依依微微涼意的臉頰,傅文嘉的內心異常平靜:依依,你與她們不同。我只愿你是我的“床前明月光”,只要抬頭一望就能看到你一直在身旁。

              傅文嘉與柳依依來到餐廳用餐時只看到了灰頭土臉,神情萎靡的小鄭。柳依依還笑話他三分像人七分像鬼,順道還夸了一下傅文嘉。說他就算醉成那樣,第二天依舊是位翩翩佳公子。傅文嘉雖然受用柳依依的溢美之詞,卻擔心這些溢美之詞與昨晚的醉態南轅北轍,心里實在別扭。小鄭未覺察傅文嘉的心思,順著柳依依的話拍了拍馬屁才嘆服甘甜深藏不露,好酒量。傅文嘉聽這話心里倍感窘迫。慣上酒桌的人就能發現昨晚他是有意要與甘甜喝酒,結果卻是個不小的笑話。傅文嘉喉結滾動了兩下才說:“甘總職場混跡多年,有些酒量很正常。我是自嘆不如。你也快些吃吧,可能就等我們兩個醉鬼呢。”

              與甘甜碰面時,她一切如常。昨晚的事她是不在意,還是未覺察出傅文嘉的意圖,傅文嘉無從得知。面對她禮貌的問詢,傅文嘉也故作從容并夸她海量。甘甜只是禮貌的笑笑,既沒有謙虛之詞也沒有為之補充說明。

              酒店前廳的服務人員將他們送至門口,領班的女士向甘甜轉達哪位夜班值班主管的話,說他已經向酒店管理公司的副總經理匯報過甘甜他們項目的情況。副總經理也表示他們公司對該項目有了解的意向,期待同溪會面。

              上車后,柳依依試探般地問甘甜:“我挨著嘉嘉坐咯?”

              甘甜戴著大墨鏡沒有看她的意思,只是從鼻子里“嗯”了一聲。柳依依暗自偷笑,坐到傅文嘉身邊低聲說:“你的小甜甜是不是吃醋了?”

              傅文嘉詫異的看了看柳依依,說:“要是就好了。”說完將目光轉向甘甜。他真希望自己的目光能有什么特異功能,可以解鎖甘甜這道難關。用什么比喻她恰當呢?一時之間還真想不起來。說她是塊硬石頭吧,她總給人一種溫和的感覺;說她是軟面團吧,她渾身上下又透著股剛直之氣;說她像雞蛋一樣無縫吧,她的外殼又不知道堅硬過雞蛋殼多少倍。知道她工作多年來從來沒端過酒杯才想出灌醉她這著,卻不了料她酒量如此驚人。

              傅文嘉越看甘甜心里越不是滋味;越見甘甜氣定神閑,他就越是覺得自己狼狽不堪,丟人現眼。

              昨晚宿醉的兩人今天的精神不免差些,向工不時起床查看兩人也不免精神差些。誰都不說話,兩個多小時的車程顯得沉悶。車在同溪古鎮的游客接待中心停車場停下,傅文嘉、向工和小鄭三人才迷迷瞪瞪的醒來。柳依依開三人玩笑,甘甜與吳姐主動幫三人分擔一些行李,不作聲。傅文嘉心里窩火卻不能發作,還要強裝幽默化解柳依依的玩笑,強裝好精神自己拿行李。

              在同溪古鎮林氏集團旗下的客棧前臺辦理入住,前臺登記人員還沒看過身份證就認出了這一行人,并表示熱烈歡迎。說是酒店管理公司的業務主管已經打過招呼了,為表示歡迎,酒店管理公司副總經理特簽九折房價。并且,明天中午酒店管理公司副總經理會抽空過來,希望能與客人面談一次,請客人安排一下出行時間。如行程不便改動可提前告知,副總經理再調整時間。

              前臺登記人員的一通表述,讓半睡半醒的傅文嘉也高興的清醒了不少。不愧是資深老酒店旗下的連鎖產業,無時無刻,具細處都能讓人感受到被重視,被禮遇。甘甜更是感到合作達成在望。

              一頓讓人打不起精神的簡餐對付了中午后,甘甜讓眼睛一直半瞇狀態的三人回房休息。她自己和吳姐及小宋在古鎮里隨便逛逛。柳依依沒聽到提及她,抱著阿秀老大不樂意的問:“我呢?我怎么辦?”甘甜抿了抿唇說:“隨便啊。你可以回房間休息,也可以和我們一起去逛逛。”柳依依隨即眉開眼笑表示要和甘甜一起。

              晚飯時,柳依依提議晚上大家去感受感受這個鎮上的酒吧。在房間里睡了一下午的三人談酒色變,懶得聽她描述這里的酒吧如何,順河道蜿蜒,門前設計如何個性獨特,試想晚上霓虹燈交織在河面輝映,坐在煙雨長廊下舉一杯美酒該是如何的詩意。向工擔心傅大少爺受不了這不是存心擠對的擠對,便清了清嗓子說:“依依,你一小姑娘怎么盡關注一些成年人的東西啊?”

              “對啊。我不關心你們,你們不帶我玩兒了怎么辦?”柳依依認真的說。

              向工又說:“昨晚也喝的真是痛快。我們甘總真是一般不端杯,端了杯也是豪氣干云,不讓須眉。我這老頭子也是很多年沒像昨晚那樣喝了,這會兒都還有一點頭疼。”

              甘甜笑了笑,看了傅文嘉一眼用一貫的商量語氣說:“這邊的酒吧還是有些氣候了,看上去不比那些以酒吧著稱的古鎮遜色。我們可以去感受感受。”

              不管甘甜是以什么樣的方式表達出還要喝酒的意思,對傅文嘉而言他都像是戰敗的將軍在落荒而逃時還被敵人羞辱。心里對甘甜再怎么氣惱,他還是盡量裝出一副深情款款,柔情似水的樣子,看著甘甜說:“既然你也這樣說,那依依一定不是夸張。今天怕是不行了,我和小鄭都被你這個女中豪杰給喝的還沒緩過勁兒來呢。”

              甘甜笑了笑,說:“從上班開始就一直不敢喝酒,怕酒后出錯。昨天吳姐和向工也是第一次見我喝酒。”被提及的兩人紛紛點頭,連連稱是。向工接著說:“甘總白酒至少也有一斤以上的酒量。真是真人不露相。”甘甜搖頭并搖手稱沒有沒有。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