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四十一章 族斗
              早上甘甜出門的時候,柳依依還是個呼呼大睡的美少女。當她接到物業主管的電話從工地趕到派出所時,見到的柳依依已是個可憐兮兮的“大熊貓”了。傅文嘉鼻青臉腫的坐在她身邊,她則順勢依靠在傅文嘉的肩頭。

              回來的路上,物業主管已在電話里將事情的經過匯報給甘甜。甘甜受柳紅塵之托照顧柳依依,心里著實惦記這丫頭,因此也顧不上先回被砸的項目部。

              “嫂子·········”柳依依一見甘甜便哭著撲進了甘甜懷里。甘甜也顧不上計較她對自己的稱呼不妥,急忙安撫說:“別哭別哭,你傷了眼睛,怕不能哭”。

              聽到甘甜關切的話語,柳依依更是嚎啕大哭起來。甘甜不知怎么是好,看向傅文嘉的眼神也含幾分埋怨之意。只是礙于情面,她實在不好說出些訓斥的話。傅文嘉也被她看得多了幾分羞愧,上前拍著柳依依的肩說:“別哭了,誰讓你不聽話的?”

              這時,派出所所長走過來與甘甜打招呼,并請她至所長辦公室溝通這次小區內發生的**善后事宜。

              事情的起因還是伍家小姑婆受欺負的校園欺凌事件。昨天兩名伍家青年子弟陪祖孫二人到校,向伍家小姑婆的班主任陳表事情始末,望班主任做出合理處置。當時班主任以孩子們一天課程緊張,以不影響學習進度為由,請家長給她一天時間待她找到當事人把事情始末核實清楚,再行處理;何況受欺負的是個小姑娘,這事還是處理的低調點好些,若是大張旗鼓的把雙方喊道辦公室來對質問責,免不得全校都要知道這件事。

              伍家人想想也是這個道理,這鎮小學本就不大,一個年級一兩個班,師生加起來不到三百人。在這里讀書教學的多數不是親戚就是近鄰,一旦有個什么事十里八鄉人盡皆知。所以伍家人同意了班主任的意見。待到今早再去學校的時候,那劉姓男生的爺爺反倒去的更早。老人家雖說身材瘦削矮小,倒是精神矍鑠,豪氣萬丈,拿了根三四公分粗細的棍子橫在校長辦公室。剛走進學校的伍家人就聽到校長辦公室傳來了他的叫囂聲:“人多我就怕他呀!有理我們說理,咄咄逼人,氣焰囂張做甚”。

              如此碰面,兩方說不到兩句話便嗆上了。老頭子桌子一拍,跳起來就指著兩個伍家青年的鼻子,大罵其不知敬老,缺少家教。伍家兩青年有理說不清,氣得跳腳,老頭子不依不饒,上前推二人一把并警告二人說,從今以后他的孫子要有個好歹全算在伍姓人身上。兩青年忍無可忍,推開老頭的手,并繼續與其理論,老頭子則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大呼伍家青年打人。雙方早已不理會校方領導與眾老師的勸說,校方很是無奈。老頭子罵罵咧咧地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屁股放下狠話說:“姓伍的好小子,你們敢動手。你們不知道我當小隊長的時候的手段,回去給我等著。我要你們姓伍的給我賠禮道歉”。

              老頭子邊走就邊打電話,揚言要去尋伍姓人的晦氣。伍姓的兩個青年擔心這蠻橫可惡的老頭惹事也給小區里打電話,讓大伙兒有個防備。

              兩年輕人受了老頭子的氣,轉而責問校方為什么偏袒姓劉的學生?過去了一天不僅沒有給出具體的處理辦法,反而還任由當事人的家長如此囂張。同時也對校方擺明態度,如果在學校里解決不好他們也就不指望學校來主持公道了。

              兩人同老祖母回到橋頭時,果然有劉姓族人帶著棍棒家伙什兒候在橋頭。伍家人早聞風而至,假意散步、納涼、橋上行走,實則與劉家人擺開了對壘之勢。那劉家老頭子真是不怕惹事的暴脾氣,喊著就是這兩人打了他就帶人上前揍人。他們一舉事,伍家人在場的全圍了上去,不必帶任何家伙什兒憑人多就占了絕對優勢。橋上瞬間亂成一鍋粥。

              正當焦灼之際,柳依依和傅文嘉帶著幾個物業保安大模大樣的走來。柳依依指著亂作一團的人,厲聲呵斥:“你們這群地痞流氓,居然敢到我們公司的地盤來撒野。信不信,我們傅總找人收拾了你們”。傅文嘉想攔她已來不急。

              劉姓人瞬間憤憤地看向傅文嘉,說:“難怪姓伍的越發囂張,果然是大樹底下好乘涼。”傅文嘉聞說,連忙試圖安撫。伍家人正在氣頭上,直接回劉姓人的話,說:“就是大樹底下好乘涼。你們今天糾集上門鬧事,我們不虧理還怕你們不成。”聲音完全蓋過傅文嘉的言語,根本不顧及他的意圖。

              兩族人吵鬧起來,加之柳依依從中扇風。跟隨來的保安見情況不妙,趕緊向物業主管報告。報警到警察趕來的這段時間里,已有后來的劉姓族人與伍姓族人纏斗到了項目部的底樓辦公區。一邊要搗壞奸商老巢,一邊是要維護推動地方發展的良心企業。所幸公司里相關人員除了傅文嘉和柳依依并無其他人受傷。

              所長向甘甜詢問賠償意見有無補充,甘甜表示所里的調解在情理,講規程,她別無意見。從所長辦公室出來,在走廊里正巧碰到前來配合調查的三位老師走出另一間辦公室。一位作普通農婦打扮,戴一副寬邊眼睛,看人時雙眼似乎有些上翻。一位頭發花白,中等身材的老漢;另一位正是難掩時尚之氣的王老師。三人前后走來,看上去并不和氣。

              因為知道了事情的詳細過程,甘甜認定兩位班主任是考慮到自己是本地人,與雙方不好相處才采取消極的態度應對此事。而王老師不是班主任,不好直接處理犯錯的學生,只是當場訓斥了一通,然后讓伍家小姑婆告訴自己的班主任,讓班主任來處理。想必兩位班主任心里正埋怨著王老師的多管閑事。甘甜與王老師只是簡單打了招呼,畢竟各自都正有事纏身。

              回到大廳,柳依依早沒哭了,正讓傅文嘉給她剝橘子吃。她現在不盡的滑稽。傅文嘉也是鼻青臉腫的,還一副奶爸的做派。怎么看這兩人都像一對活寶,甘甜按捺著火氣上前對柳依依說:“你去行政找小劉帶你去縣醫院檢查一下,可別落下病根”。

              柳依依瞇縫著自己的熊貓眼看甘甜,有些不滿的說:“為什么去找別人,不是你帶我去?”

              甘甜努力壓抑著怒氣反問:“你說呢?”傅文嘉從未見過情緒起伏明顯的甘甜,有些無措,怯怯地說:“要不,我帶她去吧。我順便也看看。”說著指了指自己的臉。

              “傅總。你不覺得公司現在需要我們留下嗎?”甘甜杏眼圓睜,不怒自威。

              “那她這眼睛···········”傅文嘉自知理虧,說話底氣也不足。正在這時,三位老師走了過來,王老師說:“我帶她去吧。”

              甘甜看向他,問:“你也要去縣醫院?”王老師答:“嗯。我們是學校的老師。”指了指身邊的兩位接著說:“這位是兩個孩子的班主任。今天這事讓伍慧慧的奶奶受刺激暈倒了,學校讓我們來派出所做了筆錄就去醫院看望老人家”。

              “好。”甘甜應答后,轉頭對柳依依說:“你跟王老師去。回來再跟你哥詳細說這事。”言下不無要好好與她計較之意。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