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三十八章 失蹤
              暗夜里的波瀾壯闊,于普通人而言不過就是夜幕上的云舒云卷,清晨依舊陽光明媚,河風喜人。

              柳依依還是穿著那身衣服,抱著那只黝黑的小貓咪在橋頭哼著歌謠踱來踱去,見甘甜走來連忙迎上前去,也不打招呼開口就問:“我哥呢?你把我哥弄哪兒去了?”

              她的慍色使得甘甜嘴角的那絲笑意尷尬地退卻,疑惑地答:“你哥········昨晚在我那邊唱了一首歌,說了幾句話就回去了啊。他還說你一個人會害怕呢”。

              柳依依眉頭微蹙,說:“你是不是對他說什么絕情的話了?不然他怎么會不管我,徹夜不歸!”

              甘甜多角度的省視了一下昨晚與柳紅塵說過的話,并未覺得有什么不妥,便掏出手機說:“念一下你哥哥的手機號,我聯系一下試試”。

              電話撥通后并無人接聽,甘甜收起電話說:“他會不會有什么事走的早,你不知道?”

              “那我哪兒知道啊。反正他去找你,我就沒見過他,你得負責幫我找。”柳依依撫摸著懷里的小黑貓,委屈的說:“人家都還沒吃早飯呢”。

              甘甜被她那可愛的小模樣逗的不由一笑,遂帶她一起到公司食堂用早餐。

              小姑娘的食量驚人。她慢條斯理的咀嚼吞咽,消滅的食物足足是甘甜的一倍,然而她還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甘甜靜靜地看著她,也不催促。來往的同事都好奇她是誰,而這好奇似乎都只是為了順理成章的感慨一句:小妹妹,你真能吃。還有人甚至感慨說“你比你哥還能吃吧?”柳依依倒是自來熟的性格,跟誰也能對答寒暄,看到傅文嘉進來還連忙招手熱情地喊道:“大哥哥,帥帥的大哥哥,你過來坐這里啊”。

              傅文嘉先是詫異她的出現,繼而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開心的對柳依依招了招手算作回應,取了餐點自然地坐到她身邊。落座后,他問甘甜:“她怎么在這里?”甘甜仰靠到椅背上,將一只腳的腳踝架到另一條大腿上,說:“她找我要她哥”。

              傅文嘉不自覺的瞥了一眼甘甜那條悠閑的腿,遂即納悶道:“她怎么會問你要她哥?”

              甘甜如實把情況說了一遍,也發現傅文嘉不時的瞥向自己架起來的那條腿,不禁微微勾起了唇角。待她講述完,傅文嘉只“哦”了一聲算作回應。她見正吃的津津有味的兩人相處還融洽的樣子,便說:“麻煩傅總帶一下這丫頭好嗎?我先去辦公室,一會兒還得去趟工地。”傅文嘉爽快的表示沒問題。她又叮囑柳依依說:“用完餐去我辦公室玩兒,別一會兒我忙完找不到你。辦公桌左下方的柜子里還有一臺筆記本電腦,你打開柜子就能看到,沒鎖。你可以用它上網打發時間。桌上的臺式你別動,那是公司配的辦公電腦········”

              “好了,好了,知道了。忙你的去吧。”柳依依有些不耐煩甘甜的啰嗦,打斷她的話說“帥哥哥不是在辦公室嗎?我可以跟他呆在一起啊。他會照顧我的。我也不會亂跑,我還要纏著你幫我找我哥呢。”說話時還不自覺的側身靠近傅文嘉。

              傅文嘉十分受用柳依依的這一親密舉動,吶吶地說:“哦,是。你忙去吧。我看著她”。

              甘甜不由一笑,看了看兩人,點點頭,快步走出了食堂。走在路上,甘甜又掏出手機撥打柳紅塵的手機號,仍是無人接聽。反觀柳依依輕松自在,胃口甚佳的狀態甘甜幾乎不再擔心柳紅塵的人生安全問題。反倒是有些后悔讓柳依依與傅文嘉獨處。說不上具體理由,就是覺得不妥。胡思亂想著,她已走到了小區門口。

              七大姑八大姨,老頭老太太,以及個別賦閑的中年男人正湊在小區門口議論著什么。見甘甜走近都紛紛跟她打招呼,甘甜因惦記著趕緊忙完手里的事便只是應承,并未多作停留,也未把他們談論的內容聽真切。

              甘甜與行政部交涉好今天的各項工作,坐上工程部的車準備出發去山上時也還不見傅文嘉和柳依依過來。甘甜再次掏出手機撥打柳紅塵的手機號,仍是無人接聽。

              巡視完工地,準備與乙方開會的空檔甘甜又一次掏出手機撥打柳紅塵的手機號。甘甜還真有些懷疑這對孩子氣的兄妹密謀了惡作劇。

              有哪對相親相愛的兄妹中的一方在走失一方后,另一方還能食欲不減,見誰都能相談甚歡。

              柳紅塵的手機仍然無人接聽,甘甜轉而撥打傅文嘉的手機。電話一接通就聽到那頭傳來柳依依清脆愉悅的聲音,像是在問傅文嘉:“是甘甜打來的嗎?”傅文嘉“嗯”了一聲,然后溫柔地對著電話這頭說:“怎么樣?要回來了嗎?中午來樓上吃鵝肝,好不好?”甘甜答:“哦,我可能下午三點左右才能回項目部。你們吃吧。幫我轉告柳依依,他哥哥的手機一直是無人接聽。如果她知道她哥哥可能去哪些地方的話,讓她先羅列出來,等我下午回來帶她一起去找。”

              鵝肝原本也不是為甘甜準備的,她說不回來正稱傅文嘉的意。應付了甘甜,他干脆的掛了電話。

              傅文嘉心血來潮又要秀廚藝,這讓甘甜想到上次受他邀請品嘗他廚藝的情景。甘甜更覺得把柳依依托付給傅文嘉照看是不甚妥當的決定。真不知道這對奇葩兄妹倆到底要玩什么把戲。當她意識到自己干著急也沒用時,反倒又勸說自己:或許是自己把傅文嘉想的太不堪了。只是自己對他沒什么好感,并不代表他就真的那么糟糕。

              會議進行到十二點半,乙方負責人向甘甜提議先用了午餐再繼續會議,甘甜贊成,會議才暫停。走出臨時辦公室,甘甜發現有柳紅塵的回電,只因她設置了靜音模式才沒能接聽。她如釋重負的吁了口氣,回撥電話。電話那頭傳來那熟悉的懶散語調:“怎么,半天不見思之若狂?”

              昨晚已誠摯明確的道明了自己的態度,甘甜就更不愿意與他說些不正經的,只說:“招呼都不打,你妹妹很擔心你。趕緊回來,她在我辦公室”。

              “哎········誰讓我失戀了呢?”柳紅塵的語調比從前還調皮了不少,接著說:“暫時回不來了。我在外面散心呢,你幫我照顧著吧”。

              “我和傅總都很忙,哪有那么多時間幫你們老柳家帶孩子?”甘甜不自覺的急躁起來。

              “咦·········甘總也會用這樣的語氣跟人說話呀?”柳紅塵說著還樂呵呵地笑了兩聲,接著說“關心我!一定是關心我!”趁甘甜無語至極的時候,他又接著說:“好了,好了,沒事的。幫我看著她,過些時候我想明白你說的道理就回來。拜拜。”

              柳紅塵說完就掛斷了電話。甘甜再打過去,語音提示就是用戶已關機,氣得甘甜拿手機在掌心里重重地拍了兩拍。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