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三十五章 小妹
              晚上,甘甜將念珠取下來把玩了一陣,若有所思,思之無解的樣子。末了將其隨意的放到枕頭下面,又看了看一旁的那碗青苔,便沉沉睡去了。

              次日清晨,文物研究所的人如約來后院搬那尊神像。甘甜梳洗后也沒去食堂吃早餐,就在伍大爺夫婦那里蹭了碗面條。

              發現神像之初,大家都陷在震驚與喜悅之中,現在著手搬運事宜,才發現一件更使人難以置信的事實。六角小樓六面開窗,窗皆瘦小于門框,頂處無天窗。既然門戶窄小于這尊神像,那么這尊神像又是怎么塵封于此,幾十年不為人知的呢?

              不論是這尊神像當初的失蹤還是如今的突然現世,都魔力般的引起了文物研究所的專家們強烈的探求欲。那種專業人士才能體會的興奮勁兒,促使著他們只想趕緊把這尊神像搬回所里。當下向甘甜提出拆除六角小樓門框的意見。傅文嘉正巧在這時候過來,遞給甘甜一個煮雞蛋,一杯牛奶,說:“給文物讓道是理所應當。只是,這些老房子無人問津多年,倉促砸墻拆門,我怕不安全啊”。專家們皆沉默了,似乎經傅文嘉提醒,他們意識到自己太過興奮,思慮不夠周詳,這不是文物研究者該有的氣質。

              大家沉默之際,甘甜將啜了兩口的牛奶自然的遞到傅文嘉手里,讓他幫忙拿著。傅文嘉頓時有種奪得小高地的勝利喜悅,還來不及問她去哪里,只見她已剝著煮雞蛋向前院走去。

              甘甜撥通睿超的手機,簡要說明情況。睿超回憶了上次過來實地勘察的情況,給出明確的建議。幾分鐘后甘甜回到現場,見傅文嘉站在六角小樓的臺基上拿著那杯她喝過兩口的牛奶,正積極的出謀劃策,又自我推翻。專家們站在下面,或作思索狀,或作蹙眉焦慮狀,或認真聽傅文嘉剖析利害,梳理關系。鎮政府派過來的郝站長和兩個文書則負責活躍氣氛,偶爾和傅文嘉借著討論問題插科打諢兩句,引得個別專家發出提不起興致的笑聲。

              “大家等一下吧。”甘甜的聲音在此時不高不低的響起,顯得尤為清亮從容:“我讓楊工去工地請向工他們了。幾個工程主管一起過來物專家,見其不作聲又說:“這樓也是一棟精巧的古典建筑,如果就這樣毀了也挺可惜的。再說真要存在坍塌的危險,神像可能也會受損。尤其是在這個過程中發生安全事故,就更是得不償失了”。

              領隊的文物專家低沉著聲音說:“甘總,我明白。是我們大意了,沒考慮周詳。該把所里那幾個搞古建筑的差過來才是”。

              甘甜莞爾一笑,說:“沒關系。建筑嘛,分家也分不遠的。我們工程主管都有好些呢。等他們有了定論再說”。領隊的專家默然點頭,傅文嘉便主動邀請眾人到門廳處用茶。并立馬吩咐隨他過來的行政小劉讓人安排桌椅,茶水,到他辦公室取好茶來。

              文物研究所的同志們顯然沒有品茗的興致,個個神色不佳的在門廳前或坐或立,再者來回走動著細看這棟老樓及那幅木雕凈瓶觀音大屏。傅文嘉陪陪這個,又陪陪那個,像只穿花蝴蝶。大概他們談論的內容比較高深吧,郝站長無處插科打諢,便與站在一旁的甘甜講述自己展望的小鎮未來。甘甜含笑不語,洗耳恭聽狀。突然看見一個妙齡少女在院門外探頭向里張望。臉上竟有與柳紅塵一樣的傷。甘甜正感不解之時,卻見那少女沖她招手,并喚她“嫂子”。

              郝站長也大吃一驚,重復了一遍“嫂子”,看向甘甜問:“啥時候辦的好事?甘總!見外了,也不知會哥哥一聲”。

              “我不認識她。”甘甜發懵的看著郝站長。

              郝站長好笑得跳腳,一拍大腿說:“呵,不認識!喊你嫂子?”

              “我真不認識。”甘甜還是懵怔地看著郝站長,又懵怔地看了看院門外的那個少女。少女這時迎著院內眾多的目光顯出羞澀之態,半低著頭抿緊了唇。

              “丫頭,你過來。”郝站長向少女招手示意。少女呆在原地有些遲疑。郝站長把語氣放的更溫和些,說:“來,過來。我問你。”并連續招了招手,給予鼓勵。

              少女試著邁進門檻。寶藍色的小腳七分褲,配淺紫色的寬松體恤,腳拖一雙無后跟的黑色帆布鞋,低低的馬尾懶散地綴在腦后。額角腮邊,以及渾身的傷痕加上那怯生生的樣子,真教見者生憐。她渾身的傷也像是鞭抽火燎的一樣,甚至有些傷痕的位置輕重都與柳紅塵的無二,只是柳紅塵身上的傷更多些。見丫頭羞澀的負手度步過來,甘甜暗自猜想,難道她是柳紅塵的妹妹。

              陽光下,她如積雪的肌膚上,猩紅的傷痕讓人觸目驚心。她卻無甚感覺一般,羞怯時也忍不住對甘甜露出笑意,斜眼偷瞥傅文嘉。

              春水碧波,蕩開的層層漣漪仿佛能漾進人的心里。少女瞥向傅文嘉的余光恰似如此。待那明眸微轉,視線不在他身上逗留時,他的心神也隨之飄離。只覺得她那凝脂般的肌膚如細膩絲滑的奶油,上面鋪灑的條條傷痕正是奶油上澆淋的軟糯果醬,引人垂涎。

              “你喊她嫂子?”郝站長強忍著笑問站在檐階下的少女:“你哥是誰?”

              甘甜小心的扶著她的手臂,盡量不碰到她的傷口使她感到疼痛,說:“站上來,下面太陽曬。”待少女站到了陰涼地里,才問:“你哥哥是柳紅塵吧?”

              “對啊!”少女不無自豪的答,并自我介紹說:“我叫柳依依”。說完從身后拿出一張素描畫給甘甜:“我哥說,上次那張畫的太潦草。這才是正版”。少女自顧自的說著,沒留意到甘甜的走神。

              夢里,樓上的書生是柳紅塵的相貌,自己是晚清時候大家閨秀的打扮,他在樓上喊自己“柳依”。而這個名字屬于傳說中那位伍家二小姐。如果夢里那個小姐裝扮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同眼前的這個少女一樣音容笑貌,甘甜的所有認知與篤信一定會被徹底顛覆。柳依依見她走神又將那素描往她身前送了送,又喊了聲:“嫂子”。

              “是那個小畫家吧?”郝站長問出聲同時,甘甜問柳依依:“你們倆怎么都搞這一身傷啊?”柳依依甜甜地笑著,很滿意這個“嫂子”的反應,還沒來得及作答,傅文嘉上前輕輕拍了她的肩膀說:“柳先生只是甘總的追求者之一。小妹妹你不可以喊她嫂子”。

              趁傅文嘉與柳依依說話的時間,兩次說話都沒人應答的郝站長連忙拍了甘甜一下說:“姐弟戀呀,甘總”。甘甜尷尬的一笑還來不及辯白,卻見柳依依望著傅文嘉理直氣壯的說:“管你那么多。”小嘴一撅,顯露不盡的嬌憨可愛“有本事,你也找個妹妹喊她嫂子呀。”說完再也不看傅文嘉。逗的在場眾人哈哈大笑,傅文嘉也盯著這個傷痕累累的可人兒笑的舒心。多么動人的青春活力啊!一身的傷亦于她無礙。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