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三十四章 交換
              傅文嘉將車停在小區,下車時溫情脈脈的邀甘甜到他的住處用晚餐。他已購置好食材,要親自下廚,請甘甜賞光。甘甜推脫不過,便說先去辦公樓打個照面,然后回“翰林院”梳洗后再過來。

              經過車上的一番談論,甘甜開始覺得這個多出來的傅文嘉是她的負擔。就像小時候上學,完成該有的練習后老師多給的那套奧數競賽練習卷,好不煩人。然而,奧數競賽練習卷可以說是多余的,也可以說不是多余的,畢竟多增長些知識沒什么壞處。

              于公司來講,傅文嘉是海歸精英,于他家的事業來講他可是儲君。甘甜處于這個新成立的分公司,這個項目,傅文嘉剛回來,一切自然生成。對她個人而言傅文嘉真的就是個純碎的累贅。她繞不開他,除非不干了。

              甘甜回到自己的房間,長長的噓出一口氣,四仰八叉的往床上一倒,真是不想起來了。卻只舒坦了片刻,忽然被一聲似有怨氣的呼喊驚的坐起來。柳紅塵正站在門口惱怒的盯著她。

              與那令人費解的眼神相比,甘甜更覺得他那腮邊,脖頸手臂上的傷痕讓人觸目驚心。連忙走上前去,問:“你這是怎么搞的?怎么傷成這樣?”說話時就要伸手去撫一撫那腮邊的傷,頓時覺得不妥,硬是又將抬到了柳紅塵面前的手垂了下來。

              柳紅塵很是受用她這一連串的反應,尤其是那只情不自禁卻又保持禮節的手。臉上冷硬神色瞬間化出春風般的笑意,閃耀著眼睛里的星星說:“你猜啊?”

              甘甜的思維跟他完全不在一個節點上,擰著臉掃視他一身如鞭抽,如火燎的傷痕說:“你笑起來,牽動肌肉傷處不會疼嗎?”說著還摸了摸自己的腮邊,如同那里也有一條與柳紅塵一樣的疤。

              “見你這樣緊張,我就不疼了。”柳紅塵又成了那幅玩世不恭的德性,語調無限曖昧。

              “哎!哎!哎!我們兩可不是很熟啊。”甘甜并不覺得自己剛才有行為欠妥使人誤會的地方。她很確定自己只是太過意外。倒是柳紅塵這樣一說,她想起自己總是夢見這個小伙子,頓時感到幾分窘迫與羞愧。剛要轉身躲進屋里,柳紅塵湊近她嗅了嗅,問:“你今天身上帶了什么東西?”

              “啊?”甘甜被問的一愣,有些莫名,反問:“怎么了?”

              “有一股隱隱幽香。”柳紅塵的眼波里飛出幾絲輕佻將甘甜縈繞。甘甜見狀立刻轉身進屋。

              “嗨!別鬧,我說真的。”柳紅塵不請自入,拍著甘甜的肩說:“你好好想想,找找,真的。我說真的”。

              甘甜指著門口,說:“你先站出去。沒禮貌”。柳紅塵舉起雙手照做,但見甘甜從褲兜里掏出一個泛白的疊成三角形的黃紙,說:“這個?今天上午才得的”。

              柳紅塵毫不客氣的一把奪過來,背轉身去聞了聞,回過頭還給甘甜說:“嗯,就是它。淺淺的檀香味。哪座廟的和尚尼姑給你的?這么講究。”聽他如是說,甘甜也拿起那道符仔細聞了聞說:“你的什么鼻子,居然這么靈。我帶著一天了,現在才發現,還香的這么不明顯”。

              “哼!”柳紅塵抱著雙臂依在門邊:“我給你的念珠不帶,自己跑去求個沒人要的破符”。

              這話說的甘甜好一陣尷尬,連忙把目光投到床邊老課桌上,確認那串念珠還在那里。那天她憶起夢里有柳紅塵,便從枕頭下把念珠拿出來看了看。當時忙著上班隨手就放在了那張老課桌上。后來一連串的事情,她就忘了它的存在。

              “不是。我這不剛回來嘛,剛取下來要放到枕頭下。這個符是一個朋友的好意。”甘甜自認為這個說辭信服度還是挺高的。而柳紅塵卻一口否定:“胡說八道。你那天要帶了,能摔到河里去?”

              “嗯?”這倒提醒了甘甜那晚的柳紅塵與眼前的判若兩人,卻也只是轉瞬的一個念頭,解釋說:“那晚我是自己蹚進去的。傅總沒有鄉下生活的經驗,我不去救他呀?”

              “結果怎么摔倒爬不起來,要我來拉你呢?”柳紅塵反問。

              “沒想到那里有淤泥軟沙呀。說來也奇怪,走慣的地方,一直沒發現,也沒聽誰說過。”甘甜嘟囔完,又理直氣壯的說:“哦!你的意思是說,那串念珠不僅可以驅邪避兇,還能抗衡天災**?”

              “對!就是這個意思。”柳紅塵驕橫的有些孩子氣,看得甘甜一陣好笑。笑罷,問:“你來找我到底什么事?”

              “就是來跟你說這個啊。”柳紅塵向她勾了勾手指說:“你把你那個破紙符給我。你帶我的,我帶你的,頗有幾分傳奇故事的味道”。

              甘甜無奈的笑笑,走回床邊拿起手機說:“我得過去吃飯了。空了再聊”。

              柳紅塵見她既沒有把那串念珠放回枕頭下面,也沒有帶到手腕上的意思,便指著那念珠說:“去,帶上”。

              甘甜一愣神,順著他手指方向回頭看去才理解他的意思,遂走回去將念珠繞在手腕上。趁她走出來掩門的時機,柳紅塵手疾眼快地從她褲兜里掏出那道黃符握在手里,洋洋得意的說:“你帶我的,我帶你的”。氣得甘甜一陣跺腳,復又覺得好笑,真是哭笑不得。柳紅塵說著就把那道符揣進了褲兜里,甘甜可拉不下來臉伸手去掏出來,只得又好氣又好笑的瞪著他。

              “吃你的飯去吧。”柳紅塵揮揮手,大搖大擺的走了。甘甜只得安慰自己,那道符保他不受靈邪滋擾也一樣。就當自己沒回去這趟吧,隨緣。莊先生原也沒對那些怪事有什么說法,給出這道符或許也只是要自己心安。念及此處,甘甜低頭看看手腕上的烏木念珠,不由一笑,自己不是還有它么。經高僧加持過的,效用一定也不低。

              傅文嘉早已在小戶型的客廳里布置好了餐臺。桌布、鮮花、蠟臺、餐具,甚至似有若無的玫瑰花香,一切都暈染著浪漫而溫馨的色彩。甘甜來的路上一直在思考與柳紅塵的相處,近來發生的一切更使她忍不住將他與傅文嘉作對比。

              “傅總真是有心。我能幫什么忙嗎?”甘甜依舊客氣而不顯拘謹。

              傅文嘉連聲稱不用,只讓甘甜自己隨意,稍等片刻既可以用餐。

              按理說,美妙的氛圍,可口的食物應該是一次愉悅的用餐體驗,一次拉近關系,增進感情的好機會。而傅文嘉從甘甜的從容得體中意識到,這頓晚餐并沒有起到他預想中的效用。他不得不認真思考他嬸子對他的忠告:甘甜這樣的女孩子,未必是你想追就能追到的。

              飯后,傅文嘉借消食的理由與甘甜一同走到大橋上,并不像一開始那樣企圖殷切的表現。他沉下氣來,決定好好謀劃謀劃。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