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三十一章 思家
              甘甜領著南姝在街上買了一些菜才回到“翰林院”。甘甜把菜交給伍大娘,并表示自己又要帶著人蹭飯,請伍大娘不要嫌她麻煩。伍大娘熱情應承,還直說甘甜見外。

              南姝站到美人靠前就開始數落甘甜的膽大妄為,不知忌諱。甘甜笑臉稱是,絕不辯嘴,勤懇的忙著給南姝泡茶。

              “奶奶知道你那個怪夢的事么?”南姝剛問出口,還沒等甘甜作答,她便篤定的說:“你一定沒說。你不敢說”。

              甘甜笑而不語,只管慢條斯理的為南姝沏茶。南姝又問:“昨晚落水的就是你說的那個和你夢到同一個女人的人吧?”

              “嗯”,甘甜點點頭,又說:“上次你幫我送禮物過來,在大院門口見過”。

              “是他呀”南姝滴溜溜地轉動了眼珠子后說:“有意思。你們倆掉進水里,小帥哥把你們救上來。這個故事很值得期待嘛”。

              “嗨!你到底是不是來關心正事的?”甘甜不喜歡她這樣不著調的玩笑。

              “我是來帶你回去的。”南姝一本正經的說:“那么嚴重的事,我一個會點堪輿之術的人怎么幫你”。

              “其實,上次回去,我去過一趟純陽觀。”甘甜依次把聞香杯和品茗杯遞給南姝,并平靜的講述著近來發生的不可思議,以及老道士最后給她的建議。

              “那你還瞎耽擱什么?要等到白日見鬼才去找莊先生嗎?”南姝說著就把品茗杯往桌上一擲,作勢就要去拉甘甜。

              甘甜做出躲閃的樣子,說:“不至于,不至于。你讓我再好好想想”。

              “想什么?有什么好想的?這種事情,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南姝不自覺的擰起了眉。

              兩人爭執了一會兒,最后決定飯后一起回市區。甘甜打電話告知韓粼波。傅文嘉突然聽說甘甜回市區,便追問詳情。得知甘甜搭乘南大美女的車回去,他也說自己要回去一趟,理由是董事長召回。于是,飯后三人便一車回市區。

              路上甘甜假寐養神,南姝與傅文嘉則相談甚歡。到市區,南姝先將傅文嘉送到集團樓下,再將甘甜送到大院門口叮囑:“那事不跟奶奶和叔叔說,就不說吧。明早我來接你。”

              兩人道了別,甘甜調整了狀態才進門。推門進屋,精神抖擻的喊了聲:“奶奶,我回來了”。

              老祖母顯然為這突然怔了片刻,放下正在摘的菜,站起來走向甘甜,問:“你回來啦!是有什么事嗎?”

              甘甜一邊換鞋一邊答:“沒有啊。就想您了。”說完還淘氣的一笑,坐到那堆菜旁邊幫著摘菜。

              老祖母沒再說什么,坐回原位繼續摘菜。過了一會兒,老祖母像是不放心似的,又問:“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麻煩?”甘甜頓時一滯,笑著說:“沒有啊。挺好的呀。您孫女兒是霸道總裁,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有什么麻煩。”

              “我看你最近一段時間總愛回來,回來就在家呆幾天。我想你是不是工作不順心。”老祖母的神色還是擔心的意思。

              “不都跟您說了嘛。您孫女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順心著呢。”甘甜一派得意之色。

              老祖母嚴肅了神情,說:“話可不是這樣說。先前,你爺爺在的時候常教導你爸爸‘處下位不自輕,居高位不自傲’,‘立信立德,天地不愧’唉”老祖母嘆了口氣接著說:“那時候你還小,該沒什么印象了”。

              甘甜聽出老祖母的哀思,接口道:“誰說我沒印象?我現在都還能想起夏天,爺爺坐在藤椅上抱我在膝上教我‘鋤禾日當午’的情形呢!那會兒爸爸打算退伍下海,爺爺經常念叨為人要謹小慎微,經商要誠信。能耐大就要有能耐大的擔當,能耐小要量力而行。不做損人利己的事”。

              “嗯,好!記得就好!”祖母默默摘菜,不再多說什么。

              甘建軍回來也對甘甜在家感到驚訝,隨后理所當然的變成驚喜。或許是年代與經歷影響不同吧!甘建軍總不太過問甘甜的工作,如同曾經不太過問她的學業;對于工作,他也總對甘甜說不想干就別干了,如同曾經總對甘甜說別累著,身體要緊。

              晚上,一家三代在一起看抗日神劇,老祖母突然開口說道:“你爺爺才參加工作的時候一季,半年才回來一次。那時候家里日子苦,沒吃的,他在外我在家,我們也拖拉幾個弟弟妹妹活過來了。”

              甘甜與父親交換了一下眼色,并沒有打斷老祖母的話。聽老祖母接著自言自語般的說:“干工作要踏實,肯干,吃得苦。那時候我們喊得口號是“建設社會主義新中國”,后來又說要奔小康。拿我們家來說,早就奔了小康,我那個撫恤金是沒要的,得駦給真正需要幫襯的人家。大家好了,國家才能好;國家好了,小家才更好。雖說你不是爺爺那樣吃公飯的,但還是社會主義建設的一份子,不能總思家。思家怎么能干得好工作。說的小一點,老板覺得你這人思家,也不會放心用你,不是。”

              甘甜輕輕拍了拍老祖母的手臂,應聲答:“是。我知道。奶奶,我都快三十了,做事知道分寸”。

              “你也知道你歲數不小了?”老祖母斜睨著她,說:“你自己的事也要上心嘛。你看現在,高不成低不就的,人家想跟你說媒都不好開口啊。你們現在的年輕人不是會網戀嘛?你也試試呢。”

              甘建軍啞然失笑,旋即故作鎮定繼續看電視。甘甜瞋了父親一眼,對祖母說:“奶奶,我知道。網戀靠譜的少。我以前不是事多嘛,現在好多了,會留意的。”

              “你現在說是當大領導了嘛,但是在那么遠的山溝里啊。那里能有你滿意的人嗎?等你再調回來的話,又該是多少歲數了!”老祖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接著說:“你這歲數還沒嫁,指不定你舅爺那邊的人在背后怎么說咱家的話呢。肯定要說你是老姑娘的”。

              說出來的是人言可畏,甘甜聽出來的卻是老祖母的失落與憂心。心思轉了轉,笑說:“有什么好說的。奶奶你翻來覆去細細數數,舅爺那邊在家的外嫁的,兒子輩,孫子輩,重孫輩的哪個有出息了?再看看咱家,人不多,可是個個是優秀的。爺爺和大伯都是人民英雄,組織都給了稱號的;您也是組織表彰過的模范家屬;我爹,您親兒子當兵是兵王,下海是商界大佬,就是退隱江湖置下那幾處固定資產,也可以保一家衣食無憂,保我們一家三代人逍遙快活,把您和我這一老一少照顧得好好的;再說您親孫女兒我,三十歲不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總裁,按古時候的那種社會制度來比喻,您親孫女兒可就是一方諸侯啊”。

              “好哦”祖母像是認可她的言論,也像是疲乏不想再多說,總結似的說:“不管怎么說,工作要好好干,別辜負別人對你的信任。自己的終身大事也得上心”。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