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二十七章 怪夢
              在食堂為傅文嘉舉行完歡迎宴,已是晚上九點。傅文嘉堅持要送甘甜回“翰林院”。走到河邊發現河水已經漫過部分搭石,甘甜以傅文嘉路徑不熟為由再次謝拒他的好意。傅文嘉最終以殷勤的態度,在情在理的言辭說服了甘甜。

              兩人一路無話,不覺間走到了大橋上。傅文嘉突然驚詫地問:“那是什么?”甘甜抬眼望見橋那頭半空中有兩點幽綠幽綠的亮光,像眼睛一樣正盯著他們這個方向。不由一怵,卻也平靜地答:“可能又是那只小黑貓”。

              “呃。”傅文嘉簡潔的一聲回應也泄露了他的恐懼感。

              兩人保持原來的步幅與速度逐漸靠近那兩點幽綠的亮光。越靠近,越能清晰的看出那兩個幽綠的亮光嵌在一抹人形的黑影上。甘甜心里這才真正釋然,難怪這兩點亮光是在半空中,不是它上次蹲在欄桿上的類似位置。

              又靠近些,抱著那只黑貓的人先開口說:“還沒有真正入夏,晚上的河風還是挺涼的”。

              甘甜一聽說話的聲音,更是輕松的笑了,說:“我說誰大晚上的會抱著這只貓咪呢”。

              柳紅塵答:“它跟我親著呢”。

              傅文嘉也聽出了柳紅塵的聲音,搭話說:“晚風清冷,柳先生抱著只小可愛站在橋頭是在找創作靈感嗎?”

              柳紅塵答:“不是啊。我等她”。

              說話時三人相近咫尺。甘甜問:“有事嗎?”并抬手要去撫摸那只貓的頭,手還未碰觸到那只貓,卻像觸電一般,激的她“啊”地叫了一聲,縮回了手。那貓更是凄厲的慘叫著,從柳紅塵懷里猛地射出去,隱在了黑暗里。

              “喲,你倆還來電啊!”柳紅塵調侃著。

              傅文嘉很是膈應他那總是漫不經心,總是輕松自在的德性,抬手輕輕推了一下甘甜的手臂,說:“晚上風冷,沒事還是先回去吧。小心著涼”。

              與傅文嘉的成熟穩重,儒雅風流相比,甘甜倒是覺得率性灑脫的柳紅塵更讓她覺得輕松自在些。黑暗中,雖看不清彼此的神情,甘甜卻也望著柳紅塵笑道:“早點休息”。

              柳紅塵連忙說:“我正事還沒說呢。”說著從褲兜里摸出一樣東西,放到甘甜的手心里。

              甘甜感覺了一下,像是一串木質的手串,問:“這是什么?”

              柳紅塵似乎在努力嚴肅:“我的護身符。市區東郊的老和尚加持過的烏木念珠。你當手串在手腕上繞兩圈戴,應該剛好。既驅邪又美觀”。

              甘甜連忙把那念珠往柳紅塵懷里推,說:“不行不行,太珍貴了。我不能收”。

              “我又沒說送給你。就借你戴戴。你也不可能在那老房子里住一輩子不是。”柳紅塵難得的語氣里沒有夾雜笑意。

              “可是,我也不怎么戴飾品呀。”甘甜執著的要把念珠推給柳紅塵。柳紅塵稍稍用力,甘甜便無能為力了。

              柳紅塵穩穩地將甘甜的手擋在她的胸前,說:“不戴就放在你的枕頭下面。你要執意不收下,信不信我明天就死皮賴臉的搬過去給你守夜”。

              甘甜哭笑不得,傅文嘉見狀說:“看來,他真是你的追求者啊。我開始感到有壓力了。”

              甘甜正在咀嚼言下之意,卻聽柳紅塵說:“不用。跟傅總相比,我只是個頗有顏值的寒酸小鮮肉。”說完,話鋒一轉:“我住這兒下去幾間鋪面的地方,送甘甜方便些。你請回吧。時間也不早了,你今天剛到,回去收拾收拾什么的,早點休息,做個好夢”。

              話說到這里,甘甜也說:“也對。這兒離宿舍單元也不近了,你先回吧。接下來的路我自己也可以。而且,他也確實很近,路況也比你熟”。

              傅文嘉也不再爭取送完接下來的路程,只是溫和地對甘甜說:“那好。早點休息。回去給我發條信息。”便回去了。

              柳紅塵如說,將甘甜送至“翰林院”,待伍大爺開門將她迎進去了才離開。

              甘甜與傅文嘉通了電話互道了晚安就沒再說其他,到樓下梳洗停當,回來躺在床上把玩柳紅塵給的念珠,回想今天的事情。她自己也懷疑她這棵老鐵樹開花了,還一次開兩朵。

              這種事,她沒遇到過,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于是稍微想了下還是覺得以熟悉的工作思維模式來應對吧。緣分不由人,隨緣!

              昏昏沉沉睡去,迷迷糊糊醒來。

              甘甜努力睜開的沉重雙眼,馬上被三竿之上的日頭晃的連忙閉上。隨即,她猛地從床上坐起來,一手擋在眉頭,一手拿來手機,瞇著眼睛一看,竟然上午十點半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這樣?甘甜完全不相信這是事實,渾然還在夢里。聽到樓下有工人進出門廳的聲音,她連忙下床換衣服。

              太難以讓她接受了。長年不睡懶覺的習慣從無間斷,這一覺竟然睡到小晌午。甘甜連忙穿戴整齊,到樓下打來溫水,用盆裝了在檐下洗臉。當她在臉盆里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臉時,昨晚的一段夢境突然在腦子里閃現。她連忙晃晃頭,想確定自己是否真的不是在夢境里,隨即腦子里又連續閃現出幾個畫面。

              夢境里春暉正好,甘甜正值豆蔻年華。天青色的提花氅衣上刺繡的錦繡山河,隨著她的跑動猶如活了一般。垂髫雙鬟髻上簪飾的珠花顫巍巍的閃動如點水蜻蜓。

              門廳前的天井里,她玩興正濃,忽聞樓上傳來清朗沉穩的聲音,說道:“柳依,上來”。那人發帶束髻,鬢角整齊,白面如玉,明眸如星

              “柳紅塵,他是柳紅塵”甘甜頓時驚訝的念叨出聲。夢里那男子的模樣不就是柳紅塵那副自畫像的形象。

              這時,甘甜想要繼續回憶夢里接下來發生什么,盡管她再努力回想最終也只想起了一個貌似結局的畫面。她站在凳子上,將一條錦緞拋過房梁,將兩端交疊打結,最后目中含淚卻不悲傷,甚至還有些興奮的將脖子掛在了錦緞上,同時說了一句:“看你怎么撇開我!”

              “二小姐?”甘甜被自己嚇了一跳。她不愿再繼續想下去,趕緊梳洗完畢,向辦公樓走去。

              一路上,甘甜整理著思緒,得出了一個可以讓自己信服的結論:應該是之前聽過有關伍家二小姐的故事,昨晚剛好又是第一天住進傳說她上吊自盡的屋子,加上昨晚柳紅塵送烏木念珠,這些材料混合在一起,自己才在潛意識里醞釀出來了那樣的夢境。

              總算撇開了這件事,來到辦公室,甘甜與傅文嘉打招呼,禮貌性的問他昨晚睡的可好。傅文嘉不正經的回答倒叫甘甜再也難以自圓其說了。

              傅文嘉以玩笑的語氣講述他的夢境,像想以此顯示他的風流一般。他說昨晚不知何時入夢,夢中遇見一個溫婉可人的古典美人。那美人還對他頻送秋波,言說是從前世趕來,歷經黃泉路苦才將他尋著。甘甜一聽他夢到一溫婉的古典美人,連忙問那美人衣著穿戴。傅文嘉所言竟酷似在描述甘甜曾經的夢中人。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