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二十四章 家宴
              南姝前腳把幫甘甜代買的禮物送過來,傅文嘉后腳不約而至。這么一位全身名牌包裹的偏偏公子駕豪車而來,不得不讓南姝瞪大眼珠子。

              她繼承并經營古玩老店多年,比這派頭大的人見了不少,可是這類型號的男人為甘甜出現,她還是難免吃驚。顧著場面,她只與傅文嘉客套寒暄,把埋怨甘甜保密工作做到她頭上的話掩在心里。

              傅文嘉從不在美女面前吝嗇自己的紳士風度,也從不吝嗇自己對美女的贊美。不論是不是為了拉近與甘甜的距離,他就是想對南姝釋放友好的信息,也想讓她知道自己是鶴立雞群般的存在。

              知道傅文嘉是專程來接甘甜去赴宴,南姝十分知趣,迅速結束寒暄,疾步離開。只是坐到駕駛座后,連車都來不及發動就給甘甜發信息:妞,應酬完自覺回電,說明一下那俊俏小哥和這個高富帥的具體情況。

              坐在傅文嘉身旁的甘甜從單肩小包里拿出信息,忍不住悶聲一笑。

              傅文嘉斜睨了她一眼,遲疑了一下,還是流利的問:“剛才那位,是你的閨蜜?”

              甘甜并未回復信息,邊收起手機邊答話:“好朋友。從高中就是”。

              傅文嘉“哦”了一聲,努力尋找相近的話題,說:“那家可以做陶器的農家樂就是她帶你去的?”

              “嗯。對!就是她。”答了話,甘甜又問:“這會兒過去還能找到路嗎?”

              “可以,沒問題。”傅文嘉面上笑盈盈的回答甘甜,心里卻充滿了對她的鄙夷。那樣情趣雅致的所在,正符合那樣精致的女人的志趣。南姝妍若桃花春盛的姿容在傅文嘉腦子里盤旋翻飛,鬧得傅文嘉忍不住又用比較的目光瞥向副駕座的甘甜。

              她今天穿了件淺藍色的連衣裙,上身中袖襯衫形制,小立領,領前裁剪成四角星形,下面那角呈小v樣式往下伸,省去第一顆鈕扣,露出一顆隱隱閃爍的項鏈墜子。墜子被極細的鎖骨鏈掛著,極細的鎖骨鏈又在她健康的肌膚上若隱若現。還好,今天這身穿著打扮還像個正常的女人。若是還像昨天那樣一身寬松的,毫無剪裁功夫可言的亞麻休閑裝,傅文嘉是真的要對跟她相處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兩人取了燒制好的花瓶,提前來到設宴的所在。那是城郊的一座院落,獨門獨院,庭前自留地蔬菜瓜架整齊,小野花自由盛開。車駛進院內,侍應生主動上前代客人泊車。甘甜幫忙拿了禮物站在一旁等傅文嘉與侍應生交接鑰匙。

              傅文嘉交接完畢,向她抬眼望來,不由眼前一亮。剛才只顧矚目那位光彩照人的美女,根本沒留意到身邊這位。她包裹在上身襯衫樣式,下身a字版的連衣裙里,顯得身材并不如他印象里那樣壯碩,給人壓迫感。尤其配上腰間那不及一指寬的白腰帶,整個人宛如晴空萬里,薄云如紗一般,清朗寧靜。

              若她不是這樣簡單的扎馬尾,若把頭發放下來,大概更有女人味吧!傅文嘉不免在心里嘆息,含笑走上前接過甘甜手里的禮盒。

              兩人進到包間,董事長及夫人已侯在那里。見兩人進來,董事長夫人先起身迎上來拉甘甜的手:“嘉兒過來接你的吧?”

              “余總,董事長。”甘甜先跟兩人打了招呼才答:“是啊,給傅先生添麻煩了”。

              “哎呀,你這丫頭就是拘束。你和我們夫妻都認識有七八年了,還是這么客套。這又不是在公司,今天家宴,不要稱呼職務。叫我們叔叔阿姨就行,不然,叫叔和嬸子更親近。”董事長夫人眉開眼笑,說完又回頭問董事長:“嗨,你說是不是?”

              董事長也走過來,說道:“對!聽你嬸兒的。稱呼嘉嘉傅先生也不合適。雖然你們兩還不熟,但是我們都不是外人哪。就叫他名字,文嘉”。

              甘甜頓覺別扭,卻推不開老板盛情,含糊的應承著與他們落座閑話。

              不多時,傅氏的骨干棟梁到齊,除一風韻猶存的中年女人外,這些項目負責人全是清一色的中老年男人。他們皆被董事長稱作兄弟,他們則尊董事長為大哥,董事長夫人為嫂子。

              除了總部召開的正式總結會議,公事往來,甘甜沒有接觸過這些前輩。一來是因為她不喜歡交際逢迎,編織人際網;二來是因為她總覺得這些大佬們是瞧不上她這個不是黃毛丫頭了的黃毛丫頭的。

              見人齊,董事長就招呼上菜,大家都推說主角還未到場,不急。董事長夫人忙說:“這丫頭常年在外,任性慣了。我們先不管她,一會兒她自己過來向各位長輩敬酒賠禮”。

              入席時董事長夫人不著痕跡的指引了甘甜與傅文嘉挨在一起坐下首,卻并不顧及那除甘甜外的唯一女賓,跟看不見一樣。那唯一的女賓僅有片刻的無措便順利入座恰如其分的位置。

              酒局剛開,一孤高的女聲在包間內響起:“不好意思我遲到了”。話雖這樣說,語氣里卻絲毫沒有歉意,倒是有一絲絲不勝其煩不安分的滲出來。

              眾人回頭看向她,幾個大佬不失寵溺的喊道:“芳芳,快來來來·······”“喲,我們的主角來了·······”云云。

              這周身大牌,神情倨傲的年輕女子就是董事夫婦的獨生女無疑。見來人對熟稔的長輩尚且不屑搭理,甘甜這個初次見面的人自然不好主動打招呼。卻不料這芳芳倒是在掃了風韻猶存的中年女人后也掃了一眼甘甜。

              甘甜禮貌笑迎她的目光,并目送她徑直走到自己母親身邊,舉起酒杯說:“謝謝各位長輩在百忙中專門抽出時間來參加我爸媽為我搞的洗塵宴。遲到是我不對,我先干為敬”。說完,一口吞下杯中的紅酒。

              眾長輩無不拍手稱贊捧場,甘甜也隨聲附和。董事長卻一只手做出下壓的手勢示意眾人安靜,另一只手則把女兒拉到自己的身邊,對女兒說:“你哥旁邊的這位,可不是長輩。剛才這杯沒包含她,我給你介紹介紹。她叫甘甜,山上那個新項目就是她在主管。你得叫聲姐姐”。

              芳芳似有所會意,目光飛快的在傅文嘉與甘甜身上來回流轉,隨即了然一笑,接過服務員新斟的酒走到甘甜面前:“幸會,幸會”。

              甘甜端起面前的果汁,以低于對方杯口的角度與對方碰杯,不介意對方笑意里不小心流露出的輕曼之色,禮貌回應:“幸會”。

              這頓飯如甘甜預期一樣,吃的索然無味。被傅文嘉紳士周到的送回家后,甘甜進門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爹,給我煮碗面唄”。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