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二十二章 巧遇
              甘甜找了家正在營業的茶室,坐到僻靜的角落里點了蘇打水以及兩樣小吃便開始靜思。她想把老道士的話融會貫通。凝神靜思沒多久,視線落足的空位上竟然多出了柳紅塵的影子,笑容可掬,儒雅依舊。甘甜慌忙的甩甩頭,想都沒想就給了自己一個大嘴巴,并責備自己說:“沒見過長得好看的,還是沒見過捯飭的干凈的!真的是單身久了,春心難耐了?”她很是懊惱自己的這種狀態,不為別的,就為她不認為自己對柳紅塵是抱有幻想的。

              正當她毫不客氣的教訓自己時,手機響起,拿過來一看,竟然是董事長打來的。

              “董事長。”

              “甘甜啊,沒打擾你休息吧?”董事長很是客氣。

              “沒有,沒有。有事您說。”甘甜立即繃緊神經,瞬間進入工作狀態。

              “呃,是這樣的。我女兒過兩天回來,借這個機會呢,想請你們幾個項目負責人吃個飯,表達我對你們的謝意。時間定在下周二晚上。”董事長言辭真誠。

              “謝謝董事長。您的心意我領了,我明天得上山去,這個項目最遠您是知道的,回來的話時間太是問題了。”甘甜本也不太喜歡這樣的場合。

              “嗨,沒事的。你就吃了飯再過去。那邊被你管理的有條不紊,現在又有小韓在那邊,你不用天天呆那兒都行。”董事長嘆了口氣接著說:“說起來呀也怪我,把你一小姑娘放那么遠,又是在山上,把你給耽誤了”。

              甘甜很意外董事長會說這些,呵呵地笑著,答:“董事長言重了。現代的職業女性大多不都這樣嗎?我很感謝董事長對我的信任與栽培”。

              或許是女兒要回來了吧,董事長的聲音里一直帶著笑意:“好好好,我們都不說這些了,自己人。項目那邊你安排一下就是,其他工作照常開展,“翰林院”動土的日期你過來吃飯的時候我告訴你。你就周三再上去也行。我是知道的,你自從去了這個項目就經常超行政班作息工作”。

              “那行,我安排安排,就周三再過去。”甘甜答。

              枯坐了一會兒甚是無趣,既無人可約也無處可去,甘甜便決定去城郊的花圃基地轉轉,那邊是花卉集中銷售點,大小商家都有,零售批發都歡迎。

              甘甜停車后信步走到了鮮花區,打批發的人趁早已用車拖走貨,店家此時也把店鋪收拾的差不多了,只待不嫌遠想圖量大從優的零散顧客上門挑選自己喜愛的鮮花。

              鮮花嬌媚,芬芳馥郁,欣欣然的它們看得人也跟著欣欣然。甘甜不自覺的露出笑容隨意閑走,隨意問價,卻不急著付錢拿貨。

              “甘甜”,伴隨一生輕柔的低喚,一朵嬌艷欲滴的紅玫瑰帶著水珠繞過她的肩頭呈現在她的眼前。

              “哇”甘甜驚呼出聲,為玫瑰之美所動,退開半步回頭看來人,難以置信的喚出來人的名字:“柳紅塵”。

              “對啊!又是我。”柳紅塵星眸閃動,說:“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說話間又把那朵紅玫瑰往甘甜面前送了送。

              黑色板鞋,深色牛仔褲,淺藍色的襯衫,穿著依舊整整潔潔,簡簡單單。笑容柔和,徐徐說出那么一個問句,倒讓甘甜覺得自己有幾分失態。甘甜略微低頭,緩了緩心神說:“那個······真是太巧了!”

              “緣分。”柳紅塵輕松的吐出這兩個字,像是疑問又像是肯定,說完看了眼手里的玫瑰又看著甘甜的眼睛說:“送你的”。

              “呃呃·······”甘甜的關注點顯然早就不在這朵玫瑰身上了,此時才重新看向這朵玫瑰,笑答:“謝謝”。

              “一個人?”柳紅塵先邁開步子,邀甘甜同行的意思。

              “嗯,是。”甘甜應答后反問:“你呢?也是自己來的?”

              “我喜歡一個人。”柳紅塵始終側著上半身以便看著甘甜。甘甜含笑不語,只是思索著自己的心事:我呢?是習慣吧,無所謂喜歡不喜歡。柳紅塵并不多給時間,讓甘甜自顧自的走神,接著說:“可是我發現,我現在更喜歡兩個人。”“兩個人”三個字還故意放到甘甜耳邊輕輕說。

              “啊?”甘甜好像聽清柳紅塵的言下之意了,但是又覺得自己剛才走神沒聽清,加上昨天到今天老是莫名奇妙的想起眼前這個人,甚至還幻覺見到了這個人,甘甜實在不敢貿然相信自己的耳朵。

              柳紅塵并不氣惱,索性停下腳步正對著甘甜,沉下一口氣才說:“我覺得跟你呆在一起舒服”。說完抬手又遞給甘甜一朵艷麗的紅玫瑰,神色坦然,毫無羞怯拘謹之色。

              “你·······你這是哪里變出來的?”甘甜左右偏了偏頭想弄明白這是怎么回事。柳紅塵是有些許不滿甘甜的關注點,但又不想為此破壞她的興致,敗壞這樣愉悅的氛圍,于是自信地在她面前轉了一圈迎合她的好奇心,任她看個究竟。轉完一圈后又把這朵玫瑰遞到甘甜手里,并定定地與其對視。

              這樣凝然相望,甘甜兀自覺得不合適,率先收回了目光繼續向前緩行,從容大方的答:“你給人的感覺也很舒服啊。健康大方的大男孩”。曖昧浪漫的氛圍瞬間被她幻化出一份理所當然,正兒八經的意味。柳紅塵都有些懷疑她剛才只關注玫瑰花的出處是故意避重就輕。

              “不錯,彼此覺得舒服,那接下來就可以在一起愉快的玩耍了。”柳紅塵看著前方,談笑自若。言語雖然輕佻,態度卻不輕曼。兩人倒像是熟識多年的老友,可以任意說笑,無傷大雅。

              甘甜不禁開懷大笑,爽朗的笑聲絲毫不顧及周遭目光,笑罷才問:“怎么會一個人來花市溜達?”

              柳紅塵答:“單身,無所事事,瞎溜達唄。你呢?”

              甘甜頓了頓,想要認真回答自己選擇過來溜達的初衷,可是就在那一瞬間她抓不住一絲思路。她下意識的認為,可能是自己的想法還不成熟,還沒有成型,所以在想要言說的時候才不能簡潔嚴謹的成句。于是,她只笑答:“看著花花草草心情好”。

              “你有心事?”柳紅塵笑容淡淡,眼波清澈凝結在甘甜的臉上。

              甘甜被他這似有窺探之意的目光看得不自在,迅速轉開視線,從容作答:“有一點,不多。”說完又看向柳紅塵,莞爾一笑。說不出那一笑是由自信而生,還是源自職場幾年沉浮滌蕩出的云淡風輕。

              柳紅塵掛在唇角的笑意不由一僵,或許是因為甘甜的反應出乎他的意料,也或許是因為甘甜的回答讓她失望。

              到此刻,剛才邂逅帶給甘甜的愉快感已經被柳紅塵那些似乎別有用心的話語消磨的差不多了。她不想再這樣下去,隨便編個借口告辭離開。

              l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