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二十一章 求教
              服務生引領他們到窗邊一個四人位的隔間,并為他們放下了隔簾。南姝很自然的和沖哥坐到了一邊,柳紅塵與甘甜也不別扭的并排坐到了二人對面。

              落座后南姝才注意到甘甜的黑眼圈,問:“你怎么有黑眼圈了?這不合常理呀”。熟識甘甜的人都知道她作息規律,生活習慣良好。剛工作的時候免不了加班,后來進入管理角色后她就很少熬夜。她總會盡量規劃好工作,盡量避免自己以及自己的隊友受不必要的罪。

              甘甜眨了眨眼,只是說:“最近多夢,睡的不怎么好”。

              “不會吧。你是幾十年無夢的人,竟然會夢多失眠。”南姝說完看向柳紅塵,柳紅塵淺笑依舊,顯得禮貌又不僭越。

              “唉········”甘甜故作感慨的樣子答:“可能上年紀了吧”。甘甜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怕自己憋不住告訴南姝自己近來總夢到那個舊式衣著的女子。恰巧這時甘甜看見沖哥有些坐不住,便問:“沖哥怎么了?是覺得悶熱嗎?要不我們換到大堂去,空間大一點”。

              “不不不,沒事。”沖哥邊脫下外面敞開穿的襯衫掛在椅背上,邊說:“我把這脫了就是,看我這兒就穿個褂子,夠涼快的”。

              “喲,什么時候弄了個紋身啊?”甘甜一眼就看到了沖哥的手臂。

              沖哥像是還不舒坦,硬是把無袖體恤的兩肩卷成了兩條麻花卷卷掛在肩上才消停,說:“嘿,就上次我們吃過飯后沒兩天吧”。

              這話像是說到了南姝的痛處,擰著沖哥的胳膊給甘甜看他那個女人手掌大小的紋身,并痛心疾首的說:“你看看,你們都看看。人家都是左青龍右白虎,或者什么有個性的圖,看看他去紋的什么,紋個玄武”。

              甘甜明白南姝的“恨其不爭”,笑答:“是挺特別的”。

              “嗨嗨嗨,都給我擰巴紅了。”沖哥親昵的打開南姝的手,數落說:“懂什么!”

              南姝還沒反唇相譏卻聽柳紅塵徐徐道來:“玄武是水神,沖哥五行用神為水?”

              “嗨!瞧瞧,有懂行的。”沖哥瞬間迸發出找到知音人的得意勁兒。甘甜與南姝則詫異的看了看這個形容雅潔的小年輕。柳紅塵倒不甚在意兩人的反應,頗有興味地聽沖哥接著說:“我這個還是請人開了光做了法的呢,小瞧,哼!”沖哥得意的撫了撫他的蛇纏龜紋身,有些抱怨的對南姝說:“就你,給弄的,這會兒都火燎火燎的”。

              “喲,真紅了。我給你吹吹。”南姝有些心疼的湊上去輕輕吹氣。

              甘甜無語的笑著捂眼,以行為表示對二人秀恩愛的不滿。柳紅塵則更直接,起身禮貌的對二人說:“二位先吹著,我去趟洗手間”。

              趁柳紅塵離開的時間,南姝趕緊詳問甘甜與柳紅塵的關系。她越看兩人覺得他們很有發展可能,也很般配。甘甜一陣無語,想借口讓她趕緊接著給沖哥吹胳膊撇開這事,沖哥卻一本正經的說他沒事了。她也只得無奈的任由南姝盡情發揮想象力,直到柳紅塵回來。

              晚飯后各自回家,甘甜陪老祖母看了會兒抗日神劇才回房間休息。一夜好眠,卻有柳紅塵悄然入夢。第二天甘甜醒來時已記不清夢里的景象,只記得夢里的柳紅塵帶給她快樂與溫暖,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體驗。

              她心下狐疑那種感覺與別人口中描述的熱戀幸福感很相像。這樣的猜想一升起,馬上把她自己嚇了一跳。她懊惱的錘了錘自己的頭,自語道:“這太不合邏輯,太不正常了。”凝神想了想又接著說:“他看上去是不錯,但是我真的沒對他起色心吶”。

              為此,她困擾了一大早上,直到吃完早飯準備出門才暫時把這件不合常理的事放下。

              甘甜誰也沒約,自己開車來到純陽觀。還是在那處別院,仙風道骨的道士爺爺還是在那個位置氣定神閑的打著太極,甘甜還是靜候一旁直到那位道士爺爺發現她。

              “喲,小施主。”道長初時有些意外,隨之則釋然,說:“來,檐下坐”。

              甘甜如說在檐下的竹椅坐下,老道長從屋內出來遞給甘甜一只盛著七分滿白開水的直身杯,然后捧著自己那杯綠茶退到另一根柱子下的竹椅坐下,說:“施主今天過來是有新的困惑嗎?”

              甘甜誠懇的點點頭,說:“我想請教道長,鬼怪之事道長怎么看?”

              “鬼怪?”老道長似乎有些驚訝于甘甜會問這樣的問題,轉瞬卻又自若地答:“貧道沒有見過”。

              這個回答讓甘甜很是為自己的提問感到汗顏。想她一個長在紅旗下,一路優秀少先隊員、優秀團員、黨齡十一年的老黨員,竟然會憂心忡忡的向老道士請教怪力亂神之事,而人家老道士卻如時代進步青年一樣干脆的回答“我沒見過”。“眼見為實,耳聽為虛”老道長大概就是這意思吧。

              老道長沒見過,不言論鬼怪靈物,可是她似乎見過呀。甘甜念及此處舔了舔下嘴唇,訕笑著說:“是這樣的。我最近幾乎每天都會夢到同一個女人,夢里具體發生了些什么我記不清。但是她對我說的最多的就是,我動了她家主人的祖屋,如果項目不停下來他們就會懲罰我”。

              道長拉長聲音問:“她近你身了?”

              “應該沒有吧。具體夢里的情況我記不清楚,但是感覺她都是和我隔著距離的。尤其是第一次夢到她的時候,她要靠近我,但是又自己跳開了。就是第一次夢見她的那天晚上,我好像真的見著她了,不是夢里,是我醒著”。甘甜當下把小區里鬧賊那晚的情況,以及于“翰林院”有相關的聯系簡要告訴了老道長,連帶著還說了自己的態度。

              老道長聽完后,片刻才了然的長長“呃”了一聲,然后不緊不慢的說:“人才是萬物之靈。就以修行來說也是最容易得道的,所以天地萬物總是敬人幾分,懼人幾分。也因此,人似呼總是多幾分的鬼。他們比人更重“道”,更遵守天地法則,因為一旦觸犯極有可能就是萬劫不復”。

              甘甜細細地品味著老道士的話,并不急于插話。老道士見其眉心微蹙若有所思,便停了片刻才接著說:“貧道認為你的觀點是正確的,是合“道”的。你只是執行者,不支持動那老院的人或其他靈物跟你過不去,都是說不通的。若就這困擾找貧道,貧道還是那句話贈予你——中正為人,道法自然”。

              甘甜重重地點點頭,心悅誠服的說:“我明白了,謝謝您為我解惑。我會調整好自己的狀態的。”說完起身深鞠一躬。老道士連忙起身站立,微微欠身算是還禮。甘甜告辭,老道士又補充說:“陰陽玄妙之事貧道疏離已久。如果你還是疑竇在胸,心神不安,可以去東岳廟后面找一位姓莊的老頭子”。

              “看八字的莊先生?”甘甜脫口而出,甚是驚異。老道士微笑頷首。

              老道士松柏之姿迎著晨曦站立,陽光灑在他身上暈染出爍爍光華,宛若仙人。甘甜怔怔地望著眼前的老者,說:“好的。謝謝道長指點,再見”。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