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十八章 畫家
              路過房東太太家門口的時候,房東太太正在擦她家的鋪板。甘甜打招呼說:“還在忙呢?廖阿姨。”

              房東太太聞言轉身,臉上堆滿笑意,快步走上前拉住甘甜的手說:“甘總,這兒正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呢”。

              “嗯?什么事?”甘甜問。

              房東太太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呃,是這樣的。今早,我這兒來了個小伙子,美術大學才畢業的,想租我這兒賣畫兒。你看,我家老頭子剛走,就我一個人在家,來這么個租房的,也算給我作個伴不是”。

              “對啊!很好啊!”甘甜不明白房東太太想與她商量什么。

              “但是有個問題。他說他有很多大幅的成品,我這兒堆不下,我要是能把這個問題解決,他就租下我的房子。”房東太太擰著眉,可憐兮兮地說:“甘總,您看你們辦公樓那邊的地下室能不能給他放放畫兒。反正你們也用不到那地兒,行嗎?幫個忙?”

              甘甜微笑著沉默,片刻才玩笑地說:“那,您給我們減點房租,好不好?”見房東太太一臉錯愕與不情愿,甘甜哈哈大笑,說:“好了,我知道了。但是我做不了主,辦公樓不是我一個人在用。我回去跟吳姐說說這事。回頭你跟她接洽。”

              “唉!唉!謝謝甘總,謝謝甘總。”房東太太連連作揖言謝。甘甜只嗯了一聲表示回應便離開了。

              甘甜徑直來到食堂,多數同事都吃過了午飯坐在一旁聊天。見她進來,有人連忙讓座,張羅飯菜,有人關懷詢問她一個人去了哪里。甘甜一一謝過,一一作答,然后邊吃飯邊跟吳姐說了遇到房東太太的事。吳姐無奈的笑了笑,說:“地下室雖然空著,可畢竟是辦公區啊。外人進進出出總是不太好”。

              甘甜點點頭,咽下食物答:“是。我是這樣想的,你看物業辦公室后面不是有間空屋子嗎?問問能不能行。要是行,你就跟廖阿姨說,讓他們把東西拉那兒去;要不行就回絕好了”。

              吳姐沉吟片刻,又自語般說:“唉!她老伴兒剛去,現在是真的孤寡空巢老人了。能有個房客作伴也好”。說完正好看見物業主管跟廚房劉阿姨說著話從廚房走出來,連忙開口喊到:“大劉,你過來,過來”。

              物業主管應答坐到甘甜這桌,聽完吳姐的敘述便爽快的答應了下來,并表示,一會兒就可以把東西拉過來,他還可以找兩個兄弟幫忙,人家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獨自在外也不容易。

              午覺過后,甘甜走到小區大門處正巧碰上大伙兒在物業辦公室外忙的不亦樂乎。四五個安保大哥正把人力三輪車上的畫小心翼翼的往那間空屋子里搬。三個六七十歲的老大爺一人扶著一輛人力三輪,等青年人們卸貨。

              “喲,畫真不少。”甘甜也意外畫的數量。

              物業主管答話:“還都挺漂亮的,真的是有水平的年輕畫家”。

              “是嗎?”甘甜有些按捺不住好奇。

              “真的。您不信去我們辦公室看,那里暫時放了些卷軸的,一會兒這些大家伙弄好,再給他弄個架子什么的來堆那些。這些物件兒哪能跟房東太太說的似的放地下室呀!不潮了長毛兒才怪!對了!行政的倆小丫頭正在那邊看的起勁兒呢。”物業主管言語間不乏對這些畫作的珍視與疼惜。

              “人家主人在嗎?隨便開人家的作品看。”甘甜問。

              物業主管指了指正往里搬畫的那間屋子,說:“主人在里面呢。他說隨便看,給那倆丫頭樂的”。

              “那我也去欣賞欣賞。”甘甜也興奮的往隔壁竄去。

              物業辦公室的幾張大辦公桌除了一張上面堆滿了卷軸,另外幾張上面則鋪陳著幾幅作品,題材各異。行政的兩個小妹妹正小心翼翼的捧著一幅人物圖欣賞,兩人嘖嘖贊嘆不已。

              畫面整體色調鵝黃嫩綠,如同春日里陽光照耀在一切青蒼翠綠上暈染出的光暈陰影。近處一株老垂柳曼妙婆娑,僅露了幾分姿態在畫里,借著嫩綠的垂絲半隱著后面一書生裝扮的男子。

              發帶束髻,鬢角整齊,白面如玉,明眸如星,凝神遠眺,坐于石階之上,以肘支身斜倚在門當之側,月白的儒衫裳衣隨微伸出去的腿腳流淌。

              男子身后是緊閉的門戶。肅穆端方的門戶上空是園內高聳的斗拱飛檐。畫作遠近分層,虛實對照,更顯得天幕下的斗拱飛檐,以及檐角垂掛的六角宮燈若浮若沉,恍若天宮。

              “這是‘翰林院’?”甘甜將信將疑,走上前。

              小劉轉頭笑著說:“甘總,你看!好看吧!”并給甘甜讓了位。

              甘甜輕輕撫上畫面上的高啄檐牙,又聽小雯說:“這是作者的自畫像”。

              “甘總見笑了”。

              甘甜轉身向說話的人看去。只見一身型瘦削,目若星辰的男子站在門口。他下身穿一條淺色牛仔褲,上身著一件雪白的襯衫。褲子上沒有潮流氣息濃郁或藝術氣息濃郁的流蘇、破洞之類點綴,上衣也沒有放蕩不羈的多散開紐扣。腳上一雙白凈的板鞋干凈的就像剛從商店庫房里取出來的一樣。干凈整齊的頭發,額前并不夸張的稍留幾縷發絲修飾較為方正的臉型。

              這小伙子笑盈盈地走進來,甘甜不禁有些愣神,片刻后方覺失態,收回眼神,笑說:“哪里!真的是畫家。很美”。

              小伙子走到甘甜身邊,拿過自畫像,說:“來的時候就聽說負責‘翰林院’的最大領導是位年輕的美女。沒想到這么早就讓我見到了甘總。”小伙看著甘甜時星眸閃動,分外迷人。

              在小伙子卷起畫軸的時候,甘甜再次注意到了那畫中人。雖覺有異,卻辨不清異于何處。甘甜向來不喜歡無趣的客套,轉過話鋒,說:“剛到這里不久就用‘翰林院’為背景作自畫像,想必你是非常喜歡這座老院子的。選擇留下來的原因,不會就有你對‘翰林院’的喜愛這一條吧”。

              “是!”小伙子毫不猶豫的答:“我覺得我離不開它。”

              甘甜暗自感嘆不懂藝術家的精神世界,面上卻說:“有空可以去轉轉,歡迎提意見。尤其是我們進入后期裝修的時候。我們公司現在還真缺具有專業美術審美的人才,你剛好專業”。

              小伙子也不當甘甜是客套,說:“如果可以和‘翰林院’親密接觸,那真是太好了。我當然也能為甘總你提出一些我的建議。我叫柳紅塵”。

              “我叫甘甜。”甘甜禮貌回應后又說了幾句必要的客套便告辭向辦公樓走去。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