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十六章 善后
              物業辦公室里的燈光全開,從半落地的窗欞照射出來,在晦暗中圈出白茫茫的一圈,勾勒出大門處景物高低起伏形態各異的邊沿。物業辦公室門外,人影綽綽,男男女女分群站立,負手交談,見甘甜從昏暗的樓宇間走來,有人率先呼道:“甘總出來了”。隨之眾人紛紛迎上去,韓粼波與吳姐也跟著大嬸子小媳婦兒們上前。

              甘甜如常和大家打了招呼,問:“人抓住了?”

              幾個只穿了休閑短褲的男人同聲說:“小樣兒,想進來造事還能跑”。甘甜見他們一副從床上翻身就下樓了的模樣,借關心的語氣說:“夏天還沒來,這大半夜的別著涼。”那幾個人連連表示自己身體棒,夜晚涼風不是什么唬人的東西。甘甜也無話再應答,看向韓粼波和吳姐問:“那········人呢?”

              韓粼波答:“在辦公室呢,等派出所過來接手”。

              一個男人插話說:“甘總,你們大公司就是太講規矩了。照我說,逮住就先掰了他的腿再說”。

              等附和的聲音漸歇,甘甜才笑著說:“大家入住小區還不到一年,很多地方還是不太習慣。物業的存在就是服務大家的,大家還不習慣利用他。就說今晚這件事,如果發現賊立即悄悄地打物業電話,由物業來采取措施,就不會造成整個小區都失眠的情況。想想一大早多數人是要上班的,孩子們都是要上學的,都沒睡好怎么行。”

              見眾人似乎有恍然大悟的意思,甘甜又接著道:“咱物業是有一系列安全應急預案的,咱們要對咱們的物業有信心。一會兒我跟主管說說,看用什么形式在咱小區開設一下成系列的安全活動。一來呢,提高相互的安全防范意識;二來呢培養面對不同突發狀況時物業和業主之間的默契;再有嘛就是相互交流溝通,讓咱們物業管理隊伍更加的接咱們本土的地氣兒,讓咱們業主呢也能更好的利用物業辦,享受物業管理服務”。

              聽完甘甜的話,男男女女紛紛點頭稱是,甚至有當下發表看法的。吳姐適時打斷,笑道:“這樣吧,時間也不早了,明天大家都各有各的事,都早些回去休息吧。明天大伙兒到宣傳欄里看公告,了解開展活動的相關時間,好吧。到時候,歡迎大家暢所欲言”。

              吳姐只是憑自己對甘甜的了解自作主張的說明天會出公告,說完后不免忐忑的看向甘甜。甘甜微微一笑,補充說:“對。大家聽吳姐的,先回去休息吧。明天物業辦應該還會召集大家開業主會,就今晚的事跟大家作出說明,以及匯報他們的反思與經驗總結。”說完又把韓粼波拉上前,說:“明天我有個工程會議要開,就不到現場了。我讓韓助到場。韓助是集團總部分派給我的助理,我不在她可以全權代表我。她昨天下午才到,今天第一天上班,所以大家都還不認識”。

              甘甜介紹完,韓粼波熱情主動的跟大家打了招呼,說了一些謙虛客套的話后也勸眾人回家休息。端麗雅潔的美人謙遜溫婉最能俘獲人心,就連甘甜也不禁為她這份平易近人心生幾分好感。

              可惜初識,誰也沒看透韓粼波語笑嫣然是偽裝,誰也沒能洞察她此時內心的不屑與委屈。更想象不到她內心的腹誹:我好歹也是總部派來的總助,要緊的工程會議不讓我參與,竟然要我來參與這些窮土鱉的雞毛蒜皮雜事。甘甜這小妮子即沒關系背景又年輕,一定是怕我資歷比她深搶了她好不容易得來的位置。瞧瞧這一天,她都讓我干了些什么!

              心眼被不屑與委屈縈繞后又生出了幾分對甘甜的忌憚。

              勸說眾人回家后,三人一同來到物業辦公室外,甘甜示意物業主管出來說話。甘甜簡單了解了進展,并提出了善后事宜的看法,強調了幾點后與物業主管達成共識。

              回到宿舍,甘甜睡意全消,倔強的她索性一盞燈也不開。不都說鬼怕光嗎,真有鬼,真要找她算賬,來就是了,一次算個清楚。甘甜仰躺在沙發上,內心異常平靜,不知不覺竟睡著了。

              次日清晨,甘甜被投入窗戶的陽光喚醒,伸了個懶腰只覺得前所未有的神清氣爽,斗志昂揚。只是這一夜太長,睡的太沉。

              上午的工程討論會開的很順利。雖然向工十分的不情愿,可是他也不得不低頭于客觀的理據數據之下。只要結果是好的,甘甜才不管誰因為失去灰色收入的可能而懊惱憤懣。

              會后,甘甜簡單整理了材料便一個人向“翰林院”走去。昨天現場有人受傷接著又發現怪蛇,她得去看看工友們的情況,鼓舞鼓舞士氣。另外,昨晚那個夢始終很清晰的在她腦子里循環。她想去向伍大爺打聽打聽,這上百年的老宅子里曾經發生過什么傳奇軼。昨晚那個怪夢始終讓她覺得過分真實,不再詳細了解了解“翰林院”里發生過的故事她總不踏實。不論是否無濟于事,聽聽故事總歸是有趣的。

              甘甜在院子里巡查了一番,出來閑談似的問伍大爺:“伍大爺,現在伍家支系多嗎?”

              伍大爺頗為感慨的嘆了口氣,答:“不多了。翰林祖爺的上一代分三房,翰林祖爺是三房的,人丁最薄;我們家是長房的,當時人丁最旺,現在也不行了。到現在,就二房的人多”。

              老年人多數是喜歡與人聊天的,尤其喜歡別人問他通曉的。伍大爺也恰好是這類老人。何況甘甜問起的還是他引以為傲的宗族歷史。伍姓族人中沒有人能比他更了解宗族歷史,這又使得他更為自得。且不說伍家先祖何等榮光,單作為談資而言伍家翰林祖爺一脈的故事確實遠勝很多說書的精彩,為此伍大爺也很樂于跟別人講那些從前。

              他受聘于公司看守這老宅已經有大半年了,卻從沒有公司的人關心過這老宅的曾經。似乎他們太忙顧不過來,也有可能是從鎮政府那邊聽說過個大概吧。現在甘總親自問起他伍家的情況,正好他可以主動與甘總聊聊這老宅不為外人知道的或是已被旁人淡忘的舊事。這也算他的一點與眾不同,過人之處吧。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