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十章 吊唁
              吳姐向韓粼波簡單介紹了居住情況后,甘甜問:“今晚食堂準備了些什么?大伙兒都在吧?”

              “大伙兒都出去吃。一會兒,讓劉姨提前給韓姐炒倆菜。街坊鄰居,劉姨也肯定會去。這天開始熱了,飯菜一會兒不會涼。韓姐收拾收拾,自己下來吃。”吳姐笑答。

              “這啥情況?”甘甜找不到能想明白的思路。

              吳姐略帶嘆息地說:“房東去了,老溢血,大伙兒都覺著熟絡,還是去表個心意。”

              “房東?”甘甜分外驚訝,腦子里迅速掠過房東夫婦身強體健,怡然自樂的樣子,又在腦子里仔細篩查了一遍在這里可能被大家稱為“房東”的人。答案唯一。甘甜還是將信將疑地問:“我們辦公樓的房東?”

              “嗯。星期天晚上半夜突發的,送到醫院兩小時不到就去了。太突然了。”吳姐說著連連搖頭,嘆道:“人生無常啊”。

              “本想說晚上大伙兒吃飯的時候認識認識,見見新同事。”甘甜說著看向韓粼波:“看來,只有明天再和大家見面了”。韓粼波含笑點頭回應。

              甘甜又接著對吳姐說:“一會兒你也要過去吧?”

              “嗯。一會兒掐著飯點去。”吳姐答。

              “你走的時候喊我一聲,我也得去表示一下心意”。

              鎮上居民家遇紅白喜事皆擺流水席。開席前,燃香鳴炮為號通知賓客入席。四點四十左右,甘甜與公司一眾來到房東家。上香,憑吊追思,親屬還禮畢,房東太太拉甘甜于一旁坐下敘話。甘甜與其并不熟捻,只是說些寬慰客套的話,然后靜靜聽她絮叨。

              “喵嗚”……甘甜下意識的向發聲處看去,一看便怔住了。不及她回神,房東太太大喊著:“喲,你怎么在這兒喲。”趕緊過去把靈堂邊花圈下的小東西抱了起來。

              “它是您家養的啊?”甘甜問。

              “不是,前兩天我在街邊兒撿的。”房東太太把懷里的小黑貓放到了屋外,回來又接著說說:“甘總,先入席吧,吃頭席。”

              單位地同事本打算自己人坐,甘甜則主張大家分散融入到賓客中去,融入到鎮上的居民中去。她專門強調了行政部與工程部地尤其該如此。大家照辦,她也用目光搜尋空席,伍大爺向其招手大呼:“甘總,甘總,這兒,這兒還有倆位置”。

              吳姐陪同甘甜來到伍大爺他們那桌,這一桌人都聚精會神的聽著幾個賓客正嘀咕著,沒人打岔。

              只聽一男的低聲說:“貪!就是貪!你看這也沒多少人不是”。

              甘甜環顧四周,賓客確實不算多。又聽另一男的說:“他們一家是有根的,這么多年鎮上誰不知道”。

              “哎哎……我聽說,那天中午他家撿了一只黑貓呢。”一個女的突然插話,神情古怪。

              另一個女的像是會意,接話說:“那那,剛才還見她把那只貓抱出來呢。在那兒,在那兒”。

              甘甜清楚她們說的是哪只貓,卻還是忍不住跟著那女人的視線瞥了一眼。就是這只通身黝黑,碧眼如晶石的小奶貓,南姝告誡她最好別碰,甘甜自信沒有認錯。

              這時,再聽那女的說:“我聽說,狗上門是福,貓上門是禍。狗屬陽,貓屬陰。你看這事,是不是就巧的太離譜了。中午撿的貓,半夜就死了人”。

              另一個女的表示附議,并說:“我聽說,貓是比較通靈的。它能感覺到死的味道。可能它就是感覺到他們家有問題,才來的。你沒聽說嗎,那天中午這貓就是蹲在他們家門口不走,才被她撿到的。她還樂呵呵的說財神爺上門了呢”。

              聽到這里,南姝提醒過的話又在甘甜耳邊回響。

              “喲!甘總也在啊。”一衣著靚麗時尚的年輕女子喜笑顏開的站在甘甜對面,貌似友好的打著招呼。

              甘甜勾了勾唇角,淡淡的回了個“你好”。有同桌的賓客就對那女子說:“你在那邊坐下了呀,跑我們這邊來干啥?快開席了,趕緊回去坐好。”

              那女子把滑下肩頭的頭發往后一撩,答:“我見甘總在這兒,特意過來的呀。”說著就不停的推她面前坐著的那位賓客,說:“凱哥,你過去,坐我那位置去。讓我在這兒和甘總一桌。”

              那男子笑著有些猶豫,半推半就地說:“我也想在這兒和甘總一桌呀。甘總可是我的領導,我也想和領導親近。”不由得他把話說完,那女子已經連拖帶拽的把他扯離了席位。

              那女子坐下后便不再搭理凱哥,直愣愣地對甘甜說:“甘總的品味是不俗啊。”目光在甘甜身上掃視了半天又才接著說:“像這樣素凈寬大的衣服,一般人是穿不出效果的。也虧得甘總氣質好,不像有些人活脫脫把自己穿成了尼姑、道姑的樣子。”

              “不許跟甘總瞎說話。”伍大爺夫婦同時呵斥那女子。

              甘甜始終筆直的挺著腰身,雙手交疊著放在架起的腿上,神情平和無波,淡淡的笑意同她的目光一樣穩定。

              那女子回嘴說:“我哪有瞎說。我這是在夸甘總呢。我哪敢和甘總瞎說,我還指望著甘總他們的項目快快做大,將來我回來能用我呢。”

              吳姐玩笑似的接話說:“公司里的人都知道,甘總可不喜歡愛揀好聽話說的員工。”

              那女子呵呵呵的笑了一陣又說:“是啊。甘總年輕有為,才比我大五歲,就已經是大公司的一把手了。只聽好聽話可是不行的。不像我,還只是一家連鎖餐館的店長。”

              吳姐又要說話,甘甜輕輕拍了拍她的腿站起來身來對吳姐說:“燕燕對咱們公司有興趣,我去換小劉過來坐。你們好好跟她介紹一下公司的情況,小劉和她年紀相仿溝通起來可能會暢快一些。你輔助一下小劉就行。”說完,拍了拍吳姐的肩,又用眼神向在左的賓客一一告辭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一桌賓客有低聲訓斥燕燕的。燕燕卻并不以為意,只是拿憤憤不平的眼神目送甘甜。

              吳姐見她那樣心里實在來氣,同時又嘆服甘甜的胸襟。這燕燕言語尖酸,話外之音分明意指甘甜衣品入不得她的法眼,大齡單身難嫁。她自己也不瞧自己一身媚俗之氣,還吃甘總飛醋。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