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七章 黑貓
              老宅子并不算特別大,布局緊湊,加上入戶天井處算得上四進院,左右兩個小側院,各帶一小花園。經東側的小花園,開側門便是老宅與祠堂之間的小巷。只是祠堂已破敗,院墻不完整,顯得小巷不是那么陰暗。

              祠堂不大,小三開間,一半坐落在背后的山坡。祠堂西側錯落著一座兩層的六角小樓,幾乎完全落座于山坡上。伍大爺指著小樓說:“那亭子是伍家的私廟,原先供奉的是觀世音菩薩,兩層。據說里面墻上有明清兩代名人畫的觀音菩薩。我是沒有見過。一直鎖著”。

              殘敗不堪,搖搖欲墜的六角小樓正門上確實掛著一把已被銹漬包裹成暗紅色的大鐵鎖。門前十二階臺階,每階浸染苔色。

              “你們現在看到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木料都是那會兒弄得。”伍大爺又指著六角小樓說:“當年要不是說里面有名人的親筆畫管錢,你們現在連這亭子都見不著”。

              走進祠堂的院子,伍大爺指了指東側橫七豎八的木料。

              伍大爺話音剛落,“喵嗚”一聲怯怯的貓叫傳入大家的耳朵。甘甜順著聲音看去,沒有見著小貓咪的身影,又上前走了兩步。

              “喵嗚……”又是幾聲略顯著急的細小聲音,像是在乞求。甘甜彎下腰,看見木料堆下,黑乎乎的縫隙里兩顆綠幽幽的東西,像是貓眼睛,甘甜問:“你怎么跑這里來了?是不是被卡住了?”說著,就試著上前,想要把那小東西救出來。

              “甜甜……”南姝緊張的喊了甘甜一聲。

              “嗯?”甘甜被這緊張的聲音驚的一激靈,回頭用眼神問南姝怎么了。

              南姝卻直愣愣地看著那小東西的方向,遲疑的搖著頭說:“沒······它走了”。

              甘甜有些莫名,又轉過身去看那只漆黑的小貓。那小東西正重新翻越木料,往黑暗里鉆。甘甜嘆了口氣,并沒有上前阻止,只是看著這通身黑得油亮的小東西重新掩進黑暗里才和三人一起離開。從老宅子出來前,南姝又在那副木雕觀音圖前凝視了一會兒。

              甘甜開車直接把南姝與睿超帶到辦公室。

              甘甜所在公司的辦公地點是臨時租用的當地民居。位處新建小區對門,與老宅隔河斜對。房東是一對五十多歲的夫妻,兒女常年在外打工。兩年前兒子回來隨大流在河堤上蓋了小樓房,等著將來不在外面干了,回來做買賣。老兩口一直住在老街上的房子里,所以新房子一直閑置。

              項目部入駐小鎮,接著展開避暑山莊的前期工作,土地流轉,居民小區修建等。看中這棟樓與新小區僅隔三十米不到,方便當時的工程部,所以租下作為辦公樓。

              來到甘甜的辦公室,她一邊燒水,準備杯子,一邊招呼二人坐下。

              “坐你的位置。一看就很舒服。”南姝屁股一歪,坐到了甘甜辦公的位置上。

              “坐著不舒服怎么好辦公,是不是?”甘甜在單人座賓客沙發坐下答。

              睿超在三人座的賓客沙發坐下,從挎包里拿出筆和本子,翻開一頁空白的,準備寫寫畫畫。

              “對了,提醒你一下。”南姝突然正色說:“以后遇到來歷不明的小動物不要撿,尤其是在那種莫名其妙下出現的小動物,千萬別撿。就算是你心生憐憫,也千萬別帶回家。萬一帶毒怎么辦?”

              甘甜眼波流轉,問:“你是在說剛才那只貓?”

              “你不覺得很奇怪嗎?”南姝反問。

              “是啊。我也奇怪它為什么會跑到那里去。就算是旁邊的人家丟棄的,它一只不足月的小奶貓怎么可能翻墻越壁,或者翻爬山坡跑到那里去。而且一身毛那么油滑泛光。”甘甜回想著那只黑得很漂亮的小貓。

              “更奇怪的是,你喊它,它就真的走出來了。但是在靠近你之后又折了回去。要說一般小動物期待人收留,那只會黏著人,跟著人回家,怎么會走近了又折轉回去。”南姝狐疑地說。

              “是不是被你喊我的那一聲嚇著了?”甘甜笑著說:“當時我都給你嚇了一跳。突然那么一下子”。

              “或許吧。反正你記住我的話。”南姝臉上的神情緩和了些。

              “喲,水開了。我給你沖杯奶茶,我自己帶來的。”說著,甘甜向燒水壺走去,又問睿超喝什么

              睿超頭也不抬,不停地在本子上寫寫畫畫,答:“不用,我跟你一樣,白水。”甘甜遞給南姝一杯奶茶,端著自己的水杯和倒給睿超的白開水坐到睿超身邊,催促南姝說:“你趕緊的。看人家超哥都在給我寫作業了”。

              南姝品了兩口奶茶,不耐煩的答:“知道啦,楊白勞。哦,不對,不對,黃世仁。”說完從旁邊臺式打印機的紙匣里抽出一張a4紙,又從筆筒里取出一支筆,也開始寫寫畫畫起來。

              五分鐘不到,南姝拿著線條勾畫簡單又粗略的a4紙坐到了睿超的另一邊。待睿超的寫寫畫畫也結束后三人進入嚴肅的討論,很快完成了此行目的。最后,南姝補充說:“整個宅子倒也普通。我這里也是按照常理給你提出的建議,但是我總覺得這宅子有些微妙的東西我還沒看到。工作中你自己要謹慎些,別總想著自己做事踏實,不招惹別人,尊重別人就好。問題是,我們時常是不知道別人是有什么禁忌的,我們做什么會觸犯到別人。尤其是你不以為意的那些神神道道”。

              南姝凝視那副觀音像的樣子在甘甜腦海里閃過,答:“嗯,好!我會比平時更謹慎些的。”

              “那,今天就這樣?”睿超見兩人都是點頭才接著對甘甜說:“我回家趕一份詳細的方案給你,專業但通俗易懂,完善也簡明。方便你到時候舌戰群儒。”

              甘甜拱手一揖笑答:“超哥大好人。”

              睿超還禮,說:“那是因為甜總也是大好人。那,咱就回?”

              “好。時間也差不多,我帶你們去藥王山那邊吃泉水魚。”甘甜看看手表:“開車過去……呃……差不多得一點左右才能吃上午飯”。甘甜遲疑了片刻接著說:“你們看吧。不想等那么久,我就帶你去街上隨便吃點,特色就一老臘肉,別的沒有。不過有家飯館子的味道還是不錯”。

              “no!no!no!”睿超連忙擺手,說:“泉水魚!泉水魚!”坦然的表現好吃嘴本色。

              南姝舉手示意要發言,待二人做出洗耳恭聽的樣子后才說:“那個,我們在橋頭的時候,我看到上面還有一條可以通車的山路。那條路是不是在“翰林院”的背后?或者說,那個祠堂和六角樓依靠的就是那條路的路基?”

              “對!是的。”甘甜有些不解,怎么突然問起這。

              “我們走那條路能回去嗎?”南姝問。

              甘甜答:“去吃泉水魚的話,就得走那邊。”

              “行,一舉兩得。走,吃泉水魚。”南姝推著甘甜就往外走,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