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5dht"><var id="l5dht"><mark id="l5dht"></mark></var></sub>

<thead id="l5dht"><delect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delect></thead>

<form id="l5dht"><dfn id="l5dht"></dfn></form>

      <sub id="l5dht"><dfn id="l5dht"></dfn></sub>
      <address id="l5dht"></address>
        <thead id="l5dht"><var id="l5dht"><output id="l5dht"></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l5dht"><dfn id="l5dht"></dfn></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5dht"><listing id="l5dht"></listing></address>

            <sub id="l5dht"></sub>

          四五中文 > 都市小說 > 如電亦如露 > 第三章 如夢
              沒有繼續追問那個柳紅塵,不代表甘甜心里不著急。轉身向回走時她便掏出了手機撥通父親的號碼。

              一家人很快就在車上碰了面,南姝也在場。甘甜過來前,甘建軍和南姝差不多已經拼湊齊了今天這出戲的全貌。

              甘甜管理的項目意外發現失蹤已久的東岳大帝烏木坐身相。項目所屬的傅氏集團原也在今天揭幕式上有一席之位,卻因違規運作等問題被查。而傅氏集團被查又與甘甜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傅文嘉忌恨甘甜,蓄意報復,奈何甘甜住在公安大院里,平時進出也總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他從來沒有機會下手。打聽到她今天會出席揭幕式,想借著今天人多,人擠人好掩護,方便他給甘甜好看后就跑路,卻撲了個空。他來到揭幕式現場,左看右看,直到蓋住東岳大帝神像的紅布被揭下也沒看到甘甜的影子。南姝的身影倒是早就落入他的視野,于是他臨時起意借著揭幕式完畢嘉賓退場,人群流動的時候慢慢靠近南姝將她挾持從而逼出甘甜。

              南姝與甘建軍自始自終沒有提到那個柳紅塵口中的紅塵。甘甜又追問起南姝遇險時的過程細節。待南姝描述完經過,稱贊了甘建軍,還順便跟她撒了嬌,甘甜也沒有聽出自己想聽到的信息,只得讓那疑問一直留著。畢竟與他們不是一類。

              一個多月后的一天,甘甜得到傅文嘉瘋了的消息。帶來這一消息的是檢察院的同志。

              在對傅氏盤根錯節的人脈關系展開調查時,恰巧傅文嘉神智失常,終日念叨著東岳大帝烏木相是他家私有,文物研究所某人,市政機關某人一度想圖謀等等,似真似假,看似混亂又暗含邏輯關系的話。最重要的是他所吐露的一些只言片語確實和查察院目前掌握的一些事實吻合,這才使得他們分外重視。他們特意拜訪甘甜就是嘗試能不能從她這里收集到更多與神像相關的線索,或者能否給他們提供一些別的辦案方向。

              遺憾的是甘甜并沒有幫上任何忙。

              甘甜畢業就入職傅氏集團總部,從部門小職員一點一點做起。最初,她也同絕大多數的應屆畢業生一樣精神抖擻、干勁十足;她也曾慶幸自己能夠遇到一家這么人性化的家族企業,遇到和藹仁德的老板。隨著自己的職位越來越高,閱歷漸豐,她才慢慢發現自己與董事長夫婦并不是一路人。

              前后七年,甘甜與同事相處融洽,深得董事長夫婦器重。董事長夫婦還一度想要撮合她與傅文嘉。董事長夫婦真正委以她重任,讓她獨擋一面是在前年。短短一年光景已有隔世之感。這一年里的經歷、變更如夢似幻。有時候甘甜自己也分不清是不是僅僅只做了一場鬧鬼鬧神的夢。

              集團嘗到房地產開發的甜頭后在郊縣離市區一百公里左右的山溝里流轉下一片山地,計劃前期在那里開發觀光旅游,休閑度假項目,后期打造私人別墅。把這個項目移交到甘甜手里的時候拆遷安置小區修建工作已經順利推進,土地流轉工作已經完成,山上的施工方已經進場。項目部配備了經驗豐富,得董事長倚重的元老,在未派下項目負責人時所有工作都是董事長夫婦親自過問。最初集團上下都以為董事長夫婦是要為集團繼承人搭臺了,誰知竟是調來當時在集團下的建筑公司分管行政的副總甘甜全面負責該項目。甘甜在意外又感恩,惶恐又矛盾的復雜心情下接受了這個職務,并迅速投入工作。

              來到項目部任職,最讓甘甜感到舒服的是和項目上行政的同事相處、和當地的居民相處,讓她感到最不舒服的就是和工程部以向工為首的幾個主要負責人相處。

              到任后,甘甜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項目部的規劃基礎建設體量偏大,集團的投入時間線會拉長;既然自立門戶還是應當早日自負盈虧。因此她建議在原有計劃的基礎上開拓一些規模小、投入小、有特色、見效快的小項目,一來項目不至于長時間處于嗷嗷待哺的狀態,二來可以為項目的整體呈現提前預熱市場。

              董事長夫婦十分欣賞她的想法,并給予了極大的支持。項目部在項目所在地周邊反復考察后把鎮上的一處老院落定位目標。

              據地方志記載,老院子原是一戶伍姓人家的祖宅。滿清咸豐皇帝時期,該戶人家出過進士,后入翰林院,擢為帝師。因此,當地人又簡稱該院落為“翰林院”。解放后,該院以及院后的伍家祠堂和伍家供奉觀音的私廟一并收歸公有,由當地政府主持在此興辦中心校。后來,在運動頻繁的年代,伍家祠堂和觀音廟部分遭到破壞。運動漸息后,政府另外劃地建校,學校遷出,該院落一直閑置。

              “翰林院”位于河畔回水灣正中央,端坐四階石臺之上,現在與對面的拆遷安置小區兩兩相望。全木結構的龍門飛檐垂花,紋飾錯落,雖然已失當年彩繪描金的風華,卻在風雨滌蕩中突顯了傲骨風姿。院內天井方正,兩邊耳房低于龍門,正面的樓閣卻高出龍門兩倍。兩層飛檐垂花為飾,錯落懸于半空。藍天白云為幕,宮燈樣式的垂花雕珠翠結如意下墜三寸穗子,每縷穗子雕刻的絲絲分明,如迎風飄揚,十分生動,不禁讓人誤會是天人遺落宮燈懸于此處。

              項目部與政府多番洽談最終簽訂協議,同意項目部對“翰林院”進行保護性開發利用。

              傅氏集團被查其根本原因在于內部問題,集團核心人物的問題,而觸發促使集團內部問題被揭發的導火索卻要從準備改造經營“翰林院”說起。

              關于“翰林院”的協議等文件簽署后,項目部很快接管了該院落。在改造方案的討論過程中向工的意見與甘甜的看法形成了對壘之勢。只是甘甜處事謙遜溫和,沒有將局面推向白熾化和僵化。向工鑒于董事長夫婦對甘甜的喜愛也不好太與甘甜難堪。因此“翰林院”改造方案的討論擱淺。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